騎車僅一年,她輕鬆贏得黃山至上海“馬自騎”大賽

愛燃燒 於 01/10/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這位以絕對優勢獲勝的美女騎手,以前從不運動,去年才開始騎行。

“馬自騎”應該是華東地區最著名的民間自行車賽事之一。它全稱“馬拉松自行車騎行”,源自一個創意巧妙的挑戰:你能不能在24小時之內,騎完421.95公里——馬拉松的十倍距離?

2007年9月1日,50多位自行車愛好者將這一構想付諸行動。他們從上海動物園門口出發,途經上海、江蘇、浙江、安徽四省市,目的地是黃山屯溪老街;最終有10人在一天內完成全程(下圖為2015年馬自騎起點的盛況)。
“馬自騎”到今年已連續舉辦至第十屆,也發展壯大成一場“千人騎行大會”:9月10日上午7時,共有925名騎手從黃山歙縣出發,蹬車直奔終點上海楓涇古鎮。最終784人完賽,完賽率達到85%,遠超第一屆的20%。
美女冠軍
今年的女子冠軍剛過午夜就抵達終點,用時17小時11分34秒,名列總成績第32名,比女子第二領先超過1小時43分鐘,名次更是相差懸殊(女子亞軍用時18:55:19,總成績第104名)。
令人驚奇的是,這位名叫何曉霞的女子耐力高手沒有任何專業運動背景,她只是安徽池州青陽縣一所私立學校的校醫,去年才開始玩騎行。
她也沒有為奪冠而如何如何刻苦訓練,賽前唯一騎過的長距離,就是池州當地舉行的220公里“環石台”馬自騎資格賽。
從外表上看,何曉霞與其説一個剽悍勇武的“女大神”,不如説更像一個文靜秀氣的“顏值女神”。
“我真的沒想到會拿第一。”近日在接受愛燃燒專訪時,她告訴筆者。青陽自行車運動協會負責人賽前雖然看好她的實力,但也沒有預料到她能夠技壓羣芳;“我們會長跟我講:爭取搞個名次——前十名之類。”
碼錶顯示,何曉霞參賽時總共騎行436.76公里,用時16小時25分(“休息時碼錶會自動暫停”,她解釋説),平均時速26.6公里,累計爬升2864米。
“全程幾乎都沒有停,只是在補給點停一下補水、吃點東西,路上還吃了頓午飯。”她説。
從打卡數據看,何曉霞從歙縣起點出發的時間,是9月10日上午7點05分。當時還下着小雨,直到二十來公里後才雨停。
她所在的個人組(C組)出發時,何曉霞出於好勝心,打算緊跟C組第一集團。
“第一集團都是些小年輕,騎得很快。到一個上坡,我感覺跟不住了,很吃力。”今年34歲的何曉霞説。
好在這是一場四百多公里的長距離比賽,不少前面衝太猛的小年輕,後來就被她超過。“耐力運動一開始真不能快,不然就容易爆掉。”她感慨道。
她有兩大強項:耐力好;擅長爬坡。“我們平時可能爬坡練得多——其實也不是練爬坡,因為我們這邊路就是坡,平時騎個一二十公里,有三分之一都是坡。所以爬坡的時候,我可以慢慢追上。”
儘管如此,本屆賽道的最高點——位於浙江臨安境內、海拔1360米的太子尖埡口前的上坡路,還是讓何曉霞領教到這一“歷屆馬自騎之最高峰”的厲害。
“真的有點超過我的預想。我們平時爬坡,一個陡坡衝上去就沒有了,但這次是十幾、二十幾公里全程爬坡,還是感覺有點吃力。爬坡時不可能有人給你破風,全靠自己的力量。”
據以前一個經歷者描述,上太子尖要爬12公里緩坡加24公里陡坡,海拔爬升逾1100米。
到103公里的第一個打卡點(浪廣),何曉霞排名女子第二。爬太子尖途中,她超過女子第一。下山後在150公里停下吃午飯時,對方又超了過去。在大約180或200公里處,她再次反超,此後就沒有看到對手;打卡點的志願者也告訴她:“你是第一。”
有驚無險
太子尖的長陡坡只是讓何曉霞感覺腿有點酸,但沒有抽筋。更讓她頭疼的是下坡路,“因為路面很差,坑坑窪窪的,公路車減震又不好,所以一直很顛。下完太子尖,整個人好像都不太好了(笑),感覺腿在抖。”
好在她沒有遭遇爆胎,只是水壺架被顛掉了,只好將水壺塞進騎行服後面的口袋,一路揹着走。
這次青陽縣自行車運動協會有9人蔘賽,都報個人項目,由5輛保障車跟隨不同速度的選手。不過,前200公里不讓保障車上去,直到下了太子尖、進入浙江境內才可以。
“馬自騎強調自助能力,要求你能自己解決問題,不能完全靠保障。”何曉霞解釋説。保障車主要在選手出事(如爆胎等)、無力獨自解決時幫忙。至於能量補給,沿途的八九個補給點應該足夠。
賽事的補給站總共有八九個,前面只有水、功能飲料和香蕉,後面還有稀飯、包子、咖啡。何曉霞在每個停留大約5分鐘,簡單吃喝、補水就出發;“我覺得減少休息慢慢騎,應該比速度快安全多了。”
保障車上除了水和食品,只帶補胎工具和急救包。其中有一輛準備好午飯,在150公里左右的一個村莊等候9名青陽選手。
有兩個補給點她沒有停,途中水喝光了就找保障車要。
到浙江境內,何曉霞跟一列“火車”走了大概50公里,速度三十多碼,感覺很輕鬆。“火車”是指多人結伴魚貫騎行的車隊,不一定是同一支隊伍的。“只要跟得住,能跟你就跟。”
人家也樂意讓她跟。“就我一個女的,他們會照顧我。他們説:哇,你好厲害!你一個女的怎麼這麼牛!”她笑着回憶説。

可惜騎到大約200公里時,她手機沒電了。這屬於必須馬上解決的緊急情況,否則萬一出事,就無法聯繫保障車。她只好停下,等保障車送充電寶過來,為此丟了那個節奏非常適合自己的“火車”。
二百多公里時,落單的何曉霞又遇上一個十幾個人的大團隊,這次運氣就沒那麼好了。
她跟了一會兒,發現那些人速度飛快,將近35碼,只得拼命跟。後來就出事了:前面有人在變道時互相碰擦、摔車,後面的人來不及減速剎車,全都摔了。
前面的摔倒者傷勢嚴重,人動不了,只好叫救護車。何曉霞幸好天黑後為了防寒戴上護膝,只是膝蓋擦破皮。
她爬起來定了定神,稍事休整,隨後還是一個人出發。“這樣的團隊不能跟,因為我們沒有那個能力。”她總結説。
夜行快車
此後何曉霞獨自騎了將近140公里;“一個人騎沒有激情,騎不快。到一個打卡點,他們説:你怎麼一個人騎?可以等後面的團隊帶帶你。”
到三百多公里時,她又碰到一個四五人小團隊,又跟了一段。
雖然一直走的是國道,但具體是哪條她説“我也不知道(笑)”。中間她曾經走錯路,多走了幾公里;“一到城區就迷路,不停地看路書也不行。”
夜間騎行的安全措施是車燈和反光背心。何曉霞覺得晚上騎最痛苦,尤其是在孤零零一個人的情況下。但她倒是不會犯困;“騎完之後回去,還是處在興奮狀態,睡不着”。
晚飯她也沒吃,因為當時人已經感覺不到累,也吃不進東西。
她全程吃下四個能量膠,水喝掉七八壺——每壺750毫升,水和運動飲料都有,還吃了些鹽丸。“廁所就上過一次,好像都排汗排掉了(笑)。”
連續高速騎行超過十多小時,畢竟不是一件輕鬆愜意的事。“馬自騎唯一讓我痛苦的一點,是後期屁股痛(笑)——三百多公里以後。我發現長距離騎行一定要買一條好的騎行褲。我們不知道,就穿平時一兩百塊錢的騎行褲。坐墊不能太軟,否則會影響發力。”何曉霞説。
她也聽説有人偷偷坐車,對此感到難以理解:“其實這完全是挑戰自己的一個賽事。你坐保障車還不如不去參加,有什麼意義呢?你又不是為多高的獎金去的。沿途有很多賽事官方的車監督,這次也有被發現作弊、取消資格的。”
男女第一更是重點監督對象。她上太子尖時,就有一輛車跟隨。中間它跟丟一陣,後來又出現了,“他們説一直在找我”。
馬自騎獎勵前十名——只給證書、獎牌和獎品,沒有獎金。
完賽後,何曉霞腿腳肌肉並不感到痠痛,走路完全不影響。只是摔車時擦破膝蓋,護膝又緊,結痂粘在一起,到賓館時護膝脱不下來。
對於自己的意外奪冠,她表示:“我真沒覺得自己有多厲害。我可能就是耐力好一點,真的沒有速度。當時我就想,反正24小時關門,慢慢騎吧,騎完就行了。”
她覺得自行車沒什麼技術可言:“就是使勁騎(笑)。”
曾經從不運動
很難想象,耐力如此出眾的何曉霞以前從不運動。“我以前上學、上班、結婚、生小孩、帶小孩,從來不運動——孩子小時候沒法脱身。兒子上學後,我開始有空餘時間,才開始運動的。”
她最先接觸的運動是爬山,後來也游泳、打羽毛球。
現在她也開始跑步,而且顯然跑得相當不錯。
爬山時她曾經一天內完成小五台穿越。因為其中有兩座山要穿越兩次,實際上是“七台穿越”。
“我們爬得最狠的是到陝西鰲太線,秦嶺穿越;三千米以上山峰有十幾座,最高海拔將近3800米。”總里程據説長達120公里,具體爬升數據她不清楚。
他們第一次穿越用了七天(重裝),後來看到有帖子説最快紀錄是48小時,夥伴們説要打破紀錄,結果只用了34.5小時。
“完全是越野跑,大家都沒睡覺,一直在奔跑。因為是高海拔,晚上比較冷,要穿羽絨服。還有乾糧、水,十斤重的揹負還是有的。耐力可能就是這樣練出來的。”何曉霞回憶説
去年她開始騎車,是因為“我喜歡玩新鮮的東西,沒玩過的就想挑戰一下”。
青陽縣城地方小,玩自行車的女性很少,沒有和她年紀相近的女車友。像這次在參加馬自騎的9個人中,只有兩個女的。另一個年紀較大,車齡也較長,只打算挑戰一次耐力賽。
他們協會的會長倒是見過世面;“他挑戰過法國PBP那種賽事(巴黎-佈雷斯特海港-巴黎,全程1200公里,90小時關門),非常狠的一個人,我跟着他騎了一段時間,他動員我來挑戰一下。這種東西有時候你不經歷,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大潛能,經歷了才知道。”
何曉霞每天早晨騎一個多小時,20公里左右,“鍛鍊性質的”。
她這次騎的公路車是一萬多塊買的,沒改裝過。原先她沒打算上公路車,因為當地山多,適合騎山地。
一次跟小年輕車友出去騎,她發現自己跟不上人家。“咦,怎麼騎不過?我買公路沒有想騎長途什麼的,只是想跟住團隊。”
現在她有兩輛車——另一輛山地,花了四千塊錢,裝備只買過一些簡單的:騎行服、頭盔、鞋、碼錶……總共花了兩萬塊左右,“我覺得還沒有爬山多”。這次參加馬自騎的費用在1500元左右,包括AA制分攤的保障車開支。
她也摔過,好在大傷沒有,只有小傷,大部分是原地摔:上公路車之後,她緊接着又購置鎖鞋,剛開始有時會忘記解鎖,就會原地倒下來。
談到未來的參賽計劃,何曉霞説:“我就不是一個參賽型選手,可能會參加我們當地的環(芙蓉)湖賽,一圈大概4公里,可能環個10圈、接力什麼的,趣味性的。明年會去環太湖,參加500公里項目。因為它是平路,最長的500公里也沒有馬自騎這麼難,應該很簡單。”
如果將來對自行車仍然興趣不減,有機會的話她還想挑戰更高級別的賽事,例如PBP那種長距離不間斷騎行;“川藏線可以嘗試一下。爬坡我不怕,關鍵是沒時間——對我們上班族來説,時間太長了。鐵三也想嘗試一下。”


資料來源:愛燃燒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