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加納利前瞻 ——UTWT第三站The North Face® Transgrancanaria Ultratrail

愛燃燒 於 07/03/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2003年,費爾南多•岡薩雷斯和幾個朋友的靈光一現,讓他們產生了想要用跑步的方式嘗試穿越連接加納利島東西海岸的古老徒步路線的想法,沒想到的是他們居然成功的完成了。這不僅是加納利島史上第一次超級越野跑,也是整個西班牙的第一個超級越野跑賽事。Transgrancanaria(TGC),即穿越大加那利島超級越野跑賽,加納利島接近一半的面積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指定為生物圈保護區,自然景觀極棒。首屆比賽65人蔘加,現在已經是近1500人蔘賽的超馬越野賽。

現在國內越野跑圈有一個怪現象:百公里級別的賽事太多,入門級別的賽事太少。
越野跑資深媒體人馬德民老師一針見血地指出,這個絕非正常現象的根源,就在於一部分參賽者的“面子”問題作祟——如果比賽距離太短會顯得比賽組織得不夠高大上。筆者非常認同這個觀點。這週末的西班牙穿越加納利其實就是一個很好的正面例子。

作為2015年UTWT開年第三場大戲,無論是前來參賽的精英選手密集程度,還是大陸選手所帶來的關注度,再加上賽事本身優質的賽道環境,無一不看出“穿越加納利”的各種高大上元素。但“高大上”一定就意味着賽道長難陡嗎?
未必。

從如上這種截圖就可以看出,除了最難的125公里距離,穿越加納利賽事還有其他四個組別,並且組織方一一為其他四個組別打上標籤:17公里“提高組”總爬升470米;32公里“初級組”總爬升818米;44公里“馬拉松組”總爬升1365米;83公里“進階組”總爬升4700米。而一般大家所認識的125公里賽事,被定位成了賽事的精華所在:穿越探險級別。

誠然,大部分精英選手,以及全世界的越野跑媒體都把關注點集中在125公里的冠軍爭奪戰,但是不可否認,從全部兜售一空的名額可以看出其他四個組別依舊火爆。而17公里,32公里,44公里這三個爬升數據遠低於國內大部分越野賽事的組別,並沒有因為他們的低難度而拉低了整個“穿越加納利”系列賽事的逼格。

我們再聊聊穿越加納利這個賽事本身。

加納利羣島被譽為“大西洋上的珍珠”,三毛在她的一篇文章中這樣描述道:“這兒有我深愛的海洋,有荒野,有大風,撒哈拉就在對岸,荷西的墳在鄰島,小鎮已是熟悉,大城五光十色,家裏滿滿的書籍和盆景…”被三毛這麼一勾勒,加納利頓時文藝範兒十足。不管怎麼説,通過作家的描述,我們至少知道了加納利羣島和西非西海岸隔海相望。但在行政歸屬上,加納利屬於不算太近的西班牙地盤,卻有點類似於“飛地”的性質,所以島上通用西班牙語。

説到西班牙語,本次參賽的中國大陸選手,全山地全越野成員之一的汪瑞芳,就有過西班牙的留學背景,基本西班牙語溝通無障礙,也算是某種程度上的“主場作戰”了。

加納利羣島是火山羣島,四季如春的氣候,光照充足的天氣,豐富的旅遊資源成為歐洲最著名的度假勝地之一。這也是穿越加納利賽事成為經典的一個重要因素。試問當今世界經典越野賽事,哪一處不是著名的旅遊勝地?歐洲的阿爾卑斯,日本的富士山,澳洲的藍山,新西蘭的塔拉葳拉湖,尼泊爾的珠峯,甚至不説遠的,國內的大連,大理,杭州都是很好的證明。

關於賽事,為了更原汁原味地還原組委會的理念,我們原文翻譯“穿越加納利”賽事官網上的這段文字:“穿越加納利創立於2003年,是在加納利羣島舉辦的一項越野賽事。參加該賽事的選手必須徒步穿越幾大檢查站,並在此過程中補給水和食物。每名選手的比賽成績都會實時受到組委會的監控。穿越加納利在加納利羣島的類似比賽中當屬先鋒賽事,賽事組織者Arista把該賽事定位於西班牙,歐洲乃至全球賽事中的亮點。

2003年,第一屆穿越加納利賽事只有屈屈65人蔘賽,經過這幾年的日積月累,這個數字已經暴增到了1400人。其中不乏來自20多個國家的運動員,徒步者,熱愛慢跑與自然的人們,他們甘願接受這份在30小時內徒步穿越全島的挑戰。在賽道上,參賽選手將經歷風吹日曬與泥土灰塵的洗禮,但與此同時他們也會感知到人類與自然最親密的接觸。賽道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

穿越加納利的賽事並不只是精英選手之間的競爭,更是關乎普通參賽者自身的比賽,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把關門時間設置在了31小時。所有人都必須通過每個檢查站,但是第一名完賽者可以在白天結束,而最後一名選手要在黑夜中完賽。”

什麼?冠軍可以在白天結束?這到底是有多快?或許去年領獎台上的三巨頭可以告訴你答案。去年穿越加納利的總冠軍,來自南非的salomon贊助運動員Ryan Sandes至今仍保持着14小時27分的賽道紀錄。JulienChorier和Tim Olson緊隨其後。雖然今年的總冠軍競爭,並不一定會出現像去年這種白熱化的戲劇性拉鋸戰,但來自世界各地的越野跑精英仍賺足了媒體的噱頭。

男子方面,先從我們熟悉的人開始介紹,比如這幾年亞太越野跑圈的超級精英選手,中國salomon越野跑團隊的閆龍飛。大家既然能看到這裏,那麼相信大部分人應該對他並不會陌生,最近一次的港百冠軍徹底打響了閆龍飛在國際越野跑圈的知名度。畢竟全馬2小時15分的最好成績完全無法讓人忽視——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另一位從馬拉松半路出家的越野跑的超級越野精英Sage Canaday,而後者的全馬最好成績是2小時16分。由此可見,閆龍飛的潛力簡直不可限量,以至於賽前穿越加納利的官方媒體對閆龍飛等中國選手做了簡單的採訪。

説句玩笑話,萬一這位黑馬選手奪冠,而賽前官媒卻沒有任何重視豈不是要鬧笑話了?

這幾天一起接受賽事官媒採訪的,還有今年港百的冠軍周佩欣。同樣,來自香港,特警出身的周佩欣雖然之前也小有名氣,但畢竟僅在亞太越野跑圈,但隨着港百力克Fransseca和Claire等眾女將,Wyan Chow的名字也在國際越野跑圈響亮起來。這幾天在加納利周佩欣説了一句名言:跟住我,保證進18小時。Irunfar主編Bryon在賽事前瞻中預測到,“我有理由相信,經過最近三個月兩次難度不小的百公里賽事,周佩欣準備好了應對這次挑戰!”順便説一句,之前聽説周佩欣準備攀登珠峯,要不要試試今年和K天王在珠峯越跑?

和閆龍飛同為中國salomon越野跑團隊的東麗,同樣也是這次女子領獎台的人選之一。去年霞木尼skyrunning冠軍賽東麗的驚人表現還讓人意猶未盡,今年年初的港百亞軍和香港西貢50亞軍又再次展現出她的驚人實力。東麗是一個如此有天賦的選手,又有着初出的牛犢不怕虎的幹勁兒。“我見過她跑步,快得驚人!”Bryon評價道,“我覺得這周她也會跑得一樣驚人的快,無論與她同台競技的會是何方神聖。”

最最重要的是,閆龍飛和東麗都才25歲左右。他們都還年輕。

哦對了,一起在前線接受採訪的,還有我們熟悉的小夥伴,UTWT賽事的收集者,關雅荻同學。這次關雅荻比賽的同時,又帶了自己的拍攝團隊。我們希望他在跑出勇氣的同時,他的團隊也能拍出勇氣,鼓舞着那些還在覬覦越野跑卻遲遲未能跑出第一步的朋友們。

和關雅荻同為“全山地全越野”這個神祕組織的橄欖老師,子塵,汪瑞芳,粉條兒等眾人此次也來參賽。雖然他們在國際精英選手面前不構成任何威脅,但是他們代表了中國民間越野跑圈的一種力量。這不關乎任何民族情緒,只是筆者私以為,在這週末的國際越野大賽上,相隔8小時時差的大西洋小島,能看到一幫黃皮膚黑頭髮的朋友在為自己的夢想奔跑,心裏説不出的舒坦和感動。

IkerKarrera,讓這個名字把我們重新拉回到這場比賽的奪冠最大熱門。如果還有朋友沒聽過這位salomon團隊中和RyanSandes一個級別的人物,請先看看這位大神的部分成績:2007年至08年期間,和朋友連登15座阿爾卑斯地區海拔4000米以上的山峯;2011年UTMB亞軍;2012年意大利Lavaredo越野賽冠軍;2013年艾格峯越野賽冠軍,同年巨人之旅冠軍!這些只是部分榮譽,篇幅所限未能一一列舉。不過足以説明一件事:如果不出意外,即使Iker不是冠軍,他也會站在領獎台上。

很有可能站在領獎台上的另一人,Miguel Heras——竟然又是salomon團隊的——從他那張歷經滄桑的老臉就可以看出,他也是一位沙場老將。2011年和12年Transvulcania的冠軍,2013年UTMB的亞軍都是他。
Aton Krupicka此次也來參賽。感興趣的朋友可以關注。

女子精英選手雖然有Núria Picas和Francesca Canepa的名字,但這二位能否奪冠筆者持觀望態度。如果是去年,那麼這二人肯定包攬冠亞軍,實力太強悍。但今年Francesca港百時身體有恙,而Nuria又以“沒怎麼訓練”為由,在UTWT第二場的新西蘭表現很一般。但生病的老虎也比貓厲害許多,超馬越野賽真的是世事難料。

關於賽事的最新新聞,請及時關注@愛燃燒的官方微博,我們會實時發佈本次賽事的資訊。畢竟你也不想成為最後一個得知閆龍飛再次奪冠(萬一呢)的消息吧?


資料來源:愛燃燒,作者:小明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