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 | 亞丁,三座神山與一羣奔跑的人

愛燃燒 於 09/05/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轉載自iransaho.com)

“後面的山叫什麼?”我若無其事地問旁邊的藏民小夥。
過了幾秒他沒有答我,而是用他那雙珍珠海般澄澈的大眼睛盯着我這個陌生人。
我又小心翼翼地問:“請問後面是什麼山?”
“仙乃日,我們的神山。”

4月30日下午18:02,2016飆山越野龍騰亞丁Skyrun®越野跑賽在等待最後一位參賽選手達到終點衝線後便畫上了一個句號,而此次比賽的終點就設在仙乃日山腳下的草甸上。

藏民之所以説她是神山,是因為這座終年不化的雪山,高潔神聖,玄妙而有靈性。在當地藏民的心中,她是神的化身,因為山形酷似一個身體後仰的大佛傲然端坐在蓮花座裏,遂被命名為觀音菩薩,而仙乃日即為藏語觀世音菩薩之意。
圖片來自攝影師小寒
藏民心中還有兩座神山,一是央邁勇、一是夏諾多吉。

在我不斷對藏民小夥的追問下,我得知央邁勇是文殊菩薩的化身,她是嫺靜端莊的少女;而夏諾多吉則是金剛手菩薩的化身,他是雄健剛毅的少年。在藏民們的心裏,這三座呈品字形分佈的神山巍然聳立於他們的身後,長久以來守護着他們。
這裏是離仙乃日最近的賽道。圖片來自攝影師小寒
佛經有載:世上24處聖地,一切之主是三怙主神山(即三神山之地)。這三座神山的藏名為“念青貢嘎日鬆貢布”,意為“三怙主雪山”,是眾生朝聖積德之所在地,是聖潔的土地。
當我還在認真的聽藏民小夥的解説時,不遠處的山上就出現了一個小小的黑色身影,這時周圍的民眾紛紛躁動起來:“來了!來了!”當選手衝過終點,守候在這裏的藏民小夥們用獨特的藏族儀式為第一個到達終點的選手喝彩慶祝,他們一邊嘴裏發出“歐~歐~歐~”的喝彩聲,一邊拿着聖潔的白哈達衝到選手跟前為他戴上。

這樣獨特的授冠儀式,恐怕只會出現在亞丁藏區了。而第一個到終點的男子冠軍就是來自尼泊爾的Bhim Gurung,此時我低頭看一下手錶,11:08。
國內最高規格越野跑賽事 全球頂尖高手之間的較量

11:08,3小時8分鐘,全程29公里,累計爬升2300米,起點海拔2800米,最高海拔4800米,説這是國內最高規格的越野跑賽事着實不為過。
龍騰亞丁Skyrun®是2016年Skyrunner®全球越野跑系列積分賽的首站,這次也比賽吸引了來自美國、尼泊爾、墨西哥、意大利、伊朗等22個國家和地區的選手參賽。根據組委會提供的數據,世界越野跑前100名的選手有80%參與了本次比賽,比如大家比較熟悉的東麗以及去年Skyrunner國際系列積分賽總冠軍Tadei Pivk,可謂是全球頂尖高手之間的較量。
Megan Kimmel
本次比賽的女子冠軍Megan Kimmel這位來自美國、穿着一身亞瑟士、身材精幹、氣質突出的女選手可能對於國內越野跑者來説比較陌生。當她達到終點時現場就有觀眾竊竊地感歎道:“真厲害,只要她參加的比賽都是第一。”對,的確是。
翻開她去年的履歷,滿眼都是冠軍:2015年度美國田徑協會最佳短距離越野跑運動員、The North Face EC 50-Mile冠軍賽冠軍、美國Skyrunning Sky系列賽總冠軍、Skyrunning World Series Sky組別亞軍、三場Skyrace冠軍。
即使能力強如Megan,當我問及她關於亞丁這條賽道感想如何時,她如實説:“這比歐洲的賽道難多了,我都差點高反了。”Megan的2015年賽季近乎完美,而2016年便在Skyrunning首站上取得了冠軍,想來今年一定會真正完美收官。這麼祝福她,是因為在我採訪結束時,她誇我英語説得好並願意配合我的要求跟我合影,捂臉~
Tadei Pivk
這個來自意大利、穿着標誌性的藍黃tee、笑容迷人的長腿小夥就是Tadei Pivk。在他達到終點坐在一塊大石頭上休息時,我默默地站在他旁邊試圖找機會採訪他。採訪前他有禮貌地跟我説他英語不是很好。結果真的因為語言障礙我沒跟他聊幾句。採訪結束後,兩個皮膚黝黑的藏民小朋友好奇地從他面前走過,Tadei注視着他倆,露出了意大利男人迷人的微笑,並充滿愛心地揉了揉一個小朋友的腦袋。看到這,站在一旁的我真的有點喜歡這個跑起來”兇殘“的意大利人。
説他兇殘,因為他去年的履歷也是大寫的冠軍:Skyrunning World Series Sky組別總冠軍;兩項Skyrace冠軍;兩項Skyrace亞軍。Skyrunning®官方曾這麼説道Tadei:“雖然冠軍的路很長,但你值得走下去。”相信他在今後也會像KillIan Jornet和莊主一樣在國內越野圈家喻户曉。
Bhim Gurung
關於這個尼泊爾夏爾巴人,他除了獲得本次冠軍,我們對他了解甚少。在他達到終點之後,我跟飆山越野的張英奇聊了幾句,他説之前他們料想在這樣的賽道上男子冠軍的完賽時間應該是330-400,而Bhim的速度遠遠超出了他們的預期。半小時之後,我又採訪了男子第二、稍有名氣的Tadei Pivk,問了他對於Bhim的看法,他説:“我盡我所能想要追上他,但是他下山太快了,我根本跟不上。”

在比賽結束後的慶功酒會上,帶着對於這位神祕來客的好奇,我採訪了他。在採訪中他告訴我,他曾是尼泊爾軍人,現在一直隸屬於一個名為“軍人運動員俱樂部”的民間組織,類似國內的老兵俱樂部。在工作之餘,他仍堅持嚴苛的跑步訓練。Bhim説:“為了這次比賽,我一直在尼泊爾的珠峰大本營堅持訓練以適應高海拔氣候”,而大本營的海拔為5364米,所以亞丁這個賽事對於他來説難度並不算大。
在去年十月Bhim也曾經以4:01:54的成績奪得了一個名為the Tenzing-Hillary Everest Marathon 的冠軍,這個比賽全程42.195公里,起點就是在珠峰大本營。今年他也贏得了TNF加德滿都 80KM越野賽的冠軍。
雖然Bhim如此低調,但是在他上台領取獎盃時,他還是將早早準備在手上的尼泊爾國旗用力舉過頭頂。此時,在場的所有人熱烈地為他喝彩,也為尼泊爾喝彩。我們都知道,4月25號是尼泊爾地震一週年。相信大家都在心裏默默地説着:Bhim加油,尼泊爾加油!
[b]誘人的Skyrunning®冠軍背心和極具特色的紀念獎盃
在許多越野跑者心裏,Skyrunning®冠軍背心還是具有一定的象徵意義。當在終點看到本次比賽的男女冠軍穿上背心時,我腦中浮想到的第一張畫面就是KillIan Joenet和他女朋友的照片。橘黃色的主色調,加上winner的字樣和Skyrunning®獨特的標誌,每個熱愛越野的跑者誰看到這個背心不會激動地燃起內心參加比賽的渴望呢?
本次比賽另一大亮點無疑就是獎盃,組委會為了給選手留下特殊的紀念並使獎盃具有本地特色,賽事之初就請設計團隊着手進行了創意設計。考慮到比賽是在聖山仙乃日腳下舉行,設計團隊專門在山上挑了6塊聖石,精心設計了底座,待到最後名詞揭曉時由雕刻師傅現場將獲獎選手的名字刻在石頭上。
男子冠軍獎盃
女子冠軍獎盃
男子冠軍Bhim Gurung説:“這是我獲得的最特殊的獎盃,非常漂亮,非常具有特色,以後每次看到獎盃,都會想到這羣可愛的人以及亞丁美麗的景色。”
結語

馬克吐温曾經把毛里求斯形容為天堂,他説“這兒是天堂的原鄉,天堂原是仿照毛里求斯而建”。套用這句話,我想説:“這兒是香格里拉的原鄉,香格里拉原是仿照稻城亞丁而建。”
因為一場越野賽我們來到亞丁,因此亞丁成為了此行所有人“心中的日月”;帶着許多不捨,我們離開了亞丁,五個月後的甘肅玉門沙漠跑-魔山挑戰賽上我們還會如此震撼嗎?!





資料來源:愛燃燒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