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揮手紐約,期待冉冉鳳凰再次棲梧

愛燃燒 於 03/11/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夢想不遠,因為啟程很早。

清晨5點半,在北卡羅來納大學夏洛特分校的校園內,一片漆黑又寧靜,能看到的也許只有零星的校園環衞工人在孤獨地打理的草坪準備迎接新的一天的日出。
正當幾乎所有的學生都還在夢鄉的時候,阿蘭娜已經走出了宿舍的大門,嫺熟地繫上鞋帶開始一天訓練,她要在8點以前以7英里每小時完成5英里然後趕去上8點的早課。阿蘭娜説跑步對於她來説比咖啡更能喚醒自己。而其實美國大學很多人的第一節課是從中午開始的。接着下午下課後,阿蘭娜要以同樣的配速完成一個10英里的訓練。這就是阿蘭娜(Alana Hadley),一個年僅18歲的大一新生的日常,雖説是剛進大學的新人,但在馬拉松領域她卻已經擁有2小時38分34秒的個人全馬最佳成績,這個成績也在14年讓她成為了全美高中女子馬拉松歷史第二最好成績的擁有者。

引用傷退紐約馬拉松
在阿蘭娜的推特上看到她在紐約馬拉松開始前12小時的一條狀態更新:“還有12個半小時我就將站上紐約的街上了,我和我的心都已經準備好了。”不難看出她對人生第一次六大馬的期待和激動。
由於即將在明年二月的在洛杉磯舉行2016年奧運美國馬拉松隊的選拔賽很多美國名將都缺席了這次紐約馬拉松,在精英選手中也只有Meb一張熟面孔。以阿蘭娜的成績完全符合選拔賽的參賽資格,但是18的年齡讓她不得不將代表美國出戰奧運會的夢想退後兩年。也許在某一天,在2020或者2024的奧運賽場上我們能見到阿蘭娜身披星條旗的場景。
(賽前expo一臉興奮,彷彿夢想又近了一步)
雖然在國際高手林立的紐約馬拉松中摘得前五是一種奢望,但是在25000名女子選手中獲得前30對於阿蘭娜來説應該並不難。但是故事總是不按大家設想地進行,在比賽進行到15英里的時候,阿蘭娜不得不因為腳踝的傷勢退賽,最終以悲情的色彩完成了人生六大馬的首秀。
(左邊是被紗布纏繞的傷腳現實,右邊是昨日為比賽而日復一日的刻苦訓練,這心理落差可想而知)

引用童年種下的長跑夢想種子
阿蘭娜的父母,Mark和Jennifer可以説是阿蘭娜跑步情緣的開始。他們兩人在80年代也是因為跑步而走到了一起,阿蘭娜是他們的大女兒。在阿蘭娜3歲的時候,她總是吵着要和媽爸一起去跑步,6歲的時候也似乎順理成章地開始了第一次路跑,並和媽媽一起完成了人生的第一個5公里。當她9歲的時候,這個名副其實的“跑二代”已經以21分鐘5秒的成績刷新了北卡羅來納州該年齡組的最快5公里成績。
正是這樣的天賦,讓他的爸爸Mark毅然決然地辭去了金融分析師的工作,全職成為阿蘭娜的教練,直到現在,他一直都是阿蘭娜唯一的教練,為這個女孩的跑步夢想一路護航。隨着阿蘭娜速度越跑越快,她的父母也漸漸跟不上她進步的速度,不得不用自行車跟着她訓練。關於跑步,父母也從來沒有逼迫她訓練,而是她自己主動要增加訓練的量,跑更多的里程。

就在2013年,阿蘭娜正式以高中生的身份成為馬拉松職業運動員。同年,她為了追逐自己42.195的夢想,幻想有一天能站在奧運會的賽道上,她還拒絕了大學為她提供的中距離比賽項目的獎學金。為了夢想,她選擇自費念大學,但是阿蘭娜通過各種比賽所獲得的獎金也差不多有10000美金了。當然除了信念之外,每週13次訓練,雷打不動的110英里才是阿蘭娜成績一直穩步提高的密匙。阿蘭娜説:“我想和很多人説,現在一點都不晚,我能靠自己把那些失去的(獎學金)都贏回來。而且,當你在努力的時候,總有人會破你的冷水,特別是當你用一種近乎着魔的專注在做一件別人來看來不尋常的事情的時候,特別在你成功之前他們會一遍又一遍地懷疑你。”

引用深陷退賽的泥沼
阿蘭娜無數次夢想是站在國際賽場的舞台上,但是成功素來都是來之不易。在過去的兩年的時間裏,她一直深陷退賽的困擾。2014年,她在一場全馬的比賽中因傷退賽,在一場半馬的比賽中因遲到而退賽。那段時間裏,作為完美主義者的阿蘭娜,一直困擾於為什麼自己不夠快,甚至懷疑自己。

但是現在,阿蘭娜説:“現在我有通常會給自己設3個目標,當第一個沒有實現的時候,不會再去糾結那麼多,而是繼續專注在第二個甚至第三個上。”
進入2015年的她,儘管在短距離的比賽中屢有佳績,可就在六月,再次因為阿碦琉斯腱的腳傷問題而退賽,這不免讓人覺得惋惜。作為一個年輕又充滿活力的冉冉之星,卻走上了這樣一條保守傷病困擾的路,現年42歲的美國最好的馬拉松選手之一的Deena Kastor對於阿蘭娜的故事和她的選擇都讚賞有加,但也給了她很重要的建議,她告訴阿蘭娜在年輕的時候練習長距離跑步的時候永遠記住要把快樂放在第一位。Kastor説:“世界沒有完全正確的決定,不管是跑步,走上職業的道路還是爭取獎學金,我們都是在不斷競爭和滿懷希望的環境中進步。不管過程和結果怎麼樣,不管我們身處怎麼的環境之中,最重要的一點,經常向前看,沿着你夢想的軌跡走並且享受自己走的每一步。”
(和其他追星族一樣,能和長跑明星格佈雷西拉西耶合影,讓阿蘭娜興奮了好幾天)

引用她説:她屬於馬拉松賽道
當阿蘭娜慢慢意識到她離自己的終極夢想還有幾年的時候,現在,她也開始享受大學的生活,在她的榮譽學生宿舍中找到了自己的小團體。她也開始了參加很多公益活動,她的妹妹Rose是一名抑鬱症患者,她也因此而受到啟發,越來越多地加入關愛特殊人羣的行列。

她還很年輕,即使今天因傷惜別紐約馬拉松,即使年齡問題還無法代表美國隊征戰賽場,但這些都將是阿蘭娜成長過程中彌足珍貴的歷練。正因為她還年輕,還有好幾個奧運週期等着她去創造歷史,據説30歲左右才是馬拉松選手的黃金期,姑娘大可不必着急。

在阿蘭娜的心中紐約馬拉松只是一個開始,某一天的世錦賽或奧運選拔賽才是她真正的歸宿。年輕的她躊躇滿志地説:“我想看看自己的水平在哪裏,我要和全美最棒的女子馬拉松選手比賽,我的目標是跑進女子前十。我要在賽道上留下自己的印記,告訴他們我在這裏,我戰勝了你們,我屬於馬拉松賽道,我屬於這裏!”

夢想不遠,只因跑在夢想的路上……


資料來源:愛燃燒,作者:濕噠噠噠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標籤: 阿蘭娜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