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尼克·西蒙茲:美國精英跑者中的“死磕派”維權鬥士

愛燃燒 於 26/05/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原文來源:iranshao.com)

西蒙茲“賣身”的重點不在賺錢或出名,而是為美國田徑運動員羣體維權。

尼克·西蒙茲(Nick Symmonds)是美國徑賽800米頂尖高手,曾經六奪美國冠軍,兩度出征奧運會,兩度挺進世錦賽決賽,2013年榮獲世錦賽銀牌並排名全球第二。
他也是美國史上800米跑第三快的人,個人紀錄1:42.95創造於2012年倫敦奧運會。在那場打破多項世界和國家紀錄、幾乎每個選手都刷新PB的史上最偉大800米比賽中,他榮獲第五名。
不過,32歲的西蒙茲之所以能在田徑人才濟濟的美國出名,最主要的理由卻不是以上這些,而是因為他的一個獨特創意:拍賣自己的肩膀廣告位。
這種貌似譁眾取寵的自我炒作,每次都吸引到眾多媒體的高度關注——不僅包括《體育畫報》、ESPN之類專業媒體,連《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這樣的主流大報,去年和今年也分別刊登長篇報道,其中《紐約時報》僅去年8月就連發兩篇相關文章。

一邊肩膀賣了兩萬多美元
今年4月下旬,西蒙茲再度在eBay上掛出他的拍賣標的:“一個奧運選手的9平方英寸皮膚”(大約7.5cm見方),具體位置是他的右肩。買家可以用類似體繪的形式,在上面投放一個logo、一個網址鏈接,或者一個社交媒體賬號,投放期限為2016室外田徑賽季。
左肩空間恕不出售,因為那是他創辦的含咖啡因能量口香糖公司Run Gum的保留位置。這位四肢發達的現役田徑高手顯然頭腦一點也不簡單:不僅會創業經商,還能想出“賣身”的妙點子。
拍賣截止日期是5月5日,因為一週後西蒙茲就要遠赴上海,去參加他本賽季的第一場賽事:14日的國際田聯鑽石聯賽上海站比賽。

順便交待下,他這場開季賽戰績欠佳,僅以1:48.39獲得倒數第二(第10名)。
筆者特意翻牆上YouTube看比賽錄像,讓“800米之王”魯迪沙憤怒吐槽的起跑烏龍,對身穿黃背心的西蒙茲其實影響不大。但這次沒有跑好並不代表他已經不行了,去年他的賽季首戰成績更糟:1:49.81,但同年7月他就拿下美國錦標賽冠軍。

這不是西蒙茲第一次拍賣肩膀廣告位。2012年他也這樣做過,結果被密爾沃基市一家叫漢森道奇(Hanson Dodge)的營銷公司以1.11萬美元購得。
如果你以為,這筆錢會不會花得太冤枉:在田徑賽場上,那麼小的空間鬼才看得見,那你就大錯特錯了。漢森道奇公司的總裁當年7月告訴《紐約時報》,這筆投資收穫了“指數式(成倍)的回報”。
這次西蒙茲在拍賣頁面上保證,今年的買家肯定也會得到豐厚回報,同時又把醜話説在前:自己尚未入選美國里約奧運國家隊,因為選拔賽要到7月初才舉行。但作為美國錦標賽800米項目衞冕冠軍,他的出線估計不成問題。

拍賣總共吸引到上百次出價,最終以21800美元成交,中標者是德國移動電信巨頭T-Mobile美國分公司的首席執行官約翰萊格爾(John Legere)。

萊格爾可能是自掏腰包拍下的。對這位名企高管來説,兩萬多美元只是小菜一碟。據美國網絡媒體報道,他年薪約為125萬美元,加上獎金、贈股等福利津貼,年收入可達將近3000萬美元。

萊格爾之所以贊助西蒙茲,部分是出於惺惺相惜。這位商界名人也是個跑步好手,大學本科和讀研時代曾多次入圍全國比賽,現在也經常參加跑步活動。2013年,54歲的他完成波士頓馬拉松,完賽時間3小時37分。前不久他剛剛慷慨解囊,為一個地方跑步比賽提供額外獎金。
但最重要的理由可能是,T-Mobile的競爭死對頭AT&T是美國奧委會和美國田徑聯合會(USATF)的官方贊助商,而後兩者正是西蒙茲的死磕對象(他們之間的是非恩怨咱們稍後就會詳細展開説明)。

萊格爾在拍賣成交後表示:“作為T-Mobile的CEO,我們不想聽官僚主義屁話。國際奧委會通過贊助交易賺進數十上百億美元,我希望看到這些錢更多流向最理應得到它的運動員。我熱愛跑步這項運動,這些運動員也都非常棒。在某項運動的賽場內外挑戰極限的運動員都很了不起,而尼克兩者都做到了。我自然會被這樣的個人所吸引。”

他還在推特上發帖,用投票方式徵求自己的240萬粉絲對投放內容的意見。他給出的四個選項是:
一、#WeWontStop(我們不會停)。這是T-Mobile的廣告語,後半句是“improving for our customers”(為我們的顧客完善自己);
二、美國國旗;
三、I Run Good;
四、用我的表情符F**k AT&T(具體什麼表情符沒説)。
共有7000人蔘與投票。四個選項的得票率見下圖:
“賣身”重點不在賺錢,而是維權
西蒙茲拍賣肩膀廣告位之舉,乍看似乎只是想多撈錢、搏出位。其實他這樣做主要是出於一種堂堂正正、甚至稱得上高尚的動機:為運動員羣體維權。

雖然他在拍賣條件中承諾,自己會在本賽季的6場比賽中帶着買主投放的廣告參賽,但其中有多場賽事可能會強制他用衣服或膠帶覆蓋這一廣告,包括里約奧運美國田徑選拔賽,以及奧運會本身。

原因在於,根據國際奧委會規則的第40條規定,如果某個奧運會選手的贊助公司不是奧運會官方贊助商,在奧運會期間及前後共一個月內,它都不得讓該運動員為其作廣告。國際田聯旗下賽事也有類似禁令。

“儘管這些荒唐的規則肯定會導致對一個運動員的投資貶值,但請了解一點:我將不遺餘力地確保這筆拍賣的贏家能夠實現很好的投資回報。”西蒙茲在eBay頁面中寫道。

他不惜為自己的抗爭付出巨大代價。這位去年國際田聯世錦賽的美國選拔賽800米冠軍,寧可放棄赴北京參賽的機會,也不肯簽署美國田聯要求的聲明書。
聲明書要求運動員承諾,他們在運動員酒店、記者招待會和訓練、比賽、頒獎等團隊活動(team function)中,都必須穿着Nike的美國隊服裝,只有鞋子、太陽鏡和手錶除外。

西蒙茲對這份文件並不陌生,此前他已經簽署過六七次——參加北京和倫敦奧運會、2013年莫斯科世錦賽和2014年室內世錦賽等大賽之前。但這次他終於決定:老子不籤!

其後果是,他只能呆在家裏收看北京世錦賽的800米決賽。他覺得自己如果去了,應該可以拿到一塊獎牌,“但我連兩秒鐘都沒有後悔過”。

西蒙茲曾被Nike贊助過7年,一年半前已經改簽Brooks。“在我看來,他們把團隊活動定義為從我離開在美國的公寓,直到我坐上回國飛機之間的每一分鐘。布魯克斯投資於我,我有必要利用自己不參加官方活動的一切機會,給予他們投資回報。”他向美國《體育畫報》解釋説。
他不想穿耐克的另一理由是,這樣做的回報少得可憐。根據這家公司與美國田聯簽署、期限從2018延續到2040年的合同,它每年將向後者支付2000萬美元。

去年有個美國田聯官員聲稱,像西蒙茲這樣的一線運動員,每年可以拿到大約2.5萬美元的薪俸加福利。但今年2月西蒙茲在推特上曬出他去年的税單,上面顯示田聯全年給他的只有區區772美元。

“出售我的皮膚,只是運動員掌控我們擁有的寶貴空間的又一個例子。允許我們去更好地自我營銷,將為這項運動注入數千萬美元,幫助職業跑者謀生——目前他們中有50%生活在貧困線以下。”他告訴ESPN。

西蒙茲説的是事實。據美國《體育畫報》報道,大多數美國職業田徑運動員的大部分收入來自鞋服公司的贊助交易;這些公司為他們提供裝備和工資,換取自己品牌的曝光機會。

由於Nike包辦了出國參賽的美國田徑隊和全美田徑賽事的鞋服裝備,它的鈎子商標無所不在,加上該公司營銷人員在監督運動員的穿着上“像黑社會一樣”(某運動員語),這就降低了其他公司贊助運動員的意願,因為後者經常要穿Nike出場,其他贊助商等於在為人作嫁。
Adidas和Reebok基本已經悄然退出,只剩Asics、New Balance和新近加入的Hoka One One、Oiselle等公司還在贊助美國田徑選手,但它們簽約的運動員遠少於Nike。缺少競爭導致Nike提供的合同待遇不再像以前那麼優厚。

“對運動員來説,這已經變成要麼賺大錢,要麼貧困線。”曾經六度代表美國參加世界越野和田徑錦標賽的弗雷什曼(Lauren Fleshman)説,“(年贊助額)3萬到6萬美元之間的合同蒸發殆盡。現在是明星掙大錢,其他人只能拿1.5萬美元——我指的是參加世錦賽國家隊的選手。還有一些很有成就的運動員,只能拿成績獎金、報銷旅行費用。”

美國田徑運動員協會委託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2015年美國田聯的收入可達4292萬美元,其中僅346萬(8.02%)會支付給運動員。美國田聯沒有否認這些數字,但聲稱其2015年收入的將近半數會花在運動員身上,包括“精英運動員競賽”和“草根項目”。

挑戰權勢的運動員代言人
田徑運動員收入兩極分化的後果,可能導致美國田徑界流失人才,因為像卡爾劉易斯這樣的超級巨星畢竟幾年才出一個。最終這可能危及美國在國際大賽收穫的獎牌總數。

因此,在西蒙茲看來,自己的抗爭既是為了運動員的福祉,也是為了美國田徑的未來。“美國隊是世界上最好的(田徑國家)隊,這一點讓美國人很開心,但我不知道我們作為世界第一的地位還能維持多久,如果情況繼續這樣下去的話。主管機構正在賠錢,這導致他們對運動員更加簡慢。很多拿過奧運會金牌的運動員都生活在貧困線下。除非規則有所改變,否則我們將無法保持我們在田徑世界的統治地位。”他向美國《Outside》雜誌指出。
今年2月,他甚至將美國田聯和美國奧委會這兩大主管機構告上法庭,要求它們允許運動員在參加美國錦標賽和奧運會選拔賽時,在背心上放置非鞋服類生產商的logo。他的公司Run Gum也在起訴這兩家機構,尋求打破官方贊助商對運動員能量食品的壟斷。

對國際奧委會西蒙茲同樣不留情面,他曾在一個推特帖中寫道:“廣告收入高達數十上百億美元,直接付給運動員的金額卻是零。奧運會選手成了國際奧委會的契約奴隸。”同時付上一篇報道的鏈接:《NBC即將打破奧運會廣告銷售紀錄》。

西蒙茲的仗義執言還表現在其他方面。2013年在莫斯科世錦賽奪得銀牌之後,他宣佈將這枚自己唯一的世錦賽獎牌獻給同性戀友人,作為對東道國俄羅斯新實行反同性戀立法的迴應。

不可否認的是,西蒙茲喜歡外界的曝光和關注,也非常擅長利用社交媒體炒作自己,將自己與美國田聯的爭執,包裝成一場大衞與歌利亞之戰。但這正是他維權的高明之處。

美國體育網站iSportsweb評論説:“他知道如何佔據頭條,成為無數篇報道的主題;哪怕人們實在不想給予他關注度,他也有辦法制造新聞。獲得媒體關注度的能力,正是他的與眾不同之處。”

西蒙茲曾發帖透露,上百家主要新聞媒體發表過關於他的報道,使自己和漢森道奇公司頁面的網絡訪問量猛增400%,併為他帶來數以千計點贊和2.5萬推特新粉絲。

雖然他身上的贊助商紋身最終可能無法在任何一場重大比賽中亮相,因為幾乎所有大賽都禁止任何種類的皮膚廣告,但他貼在肩膀上的膠帶必將激起更多的議論和關注,導致更多人搜索他和贊助商的名字。
《體育畫報》分析説,去年放棄參加北京世錦賽,可能也是西蒙茲的一步謀略高招:“要揭露一種在他看來不公正的體制,自然應當利用最大的講台和最大的音量來發動攻擊。西蒙茲通過贏得全國選拔賽冠軍入選美國隊,但他的成績已經不如2012、2013年的巔峰期。800米是一種強手如雲、挑戰性極大的項目,每一輪預賽都是死亡對決。

“當然,西蒙茲是個聰明絕頂的策略型選手,其衝刺速度在任何一場錦標賽中都會構成威脅。他説錯過世錦賽‘對我可能是一記財務重創’,但他必須非常、非常拼命,才有望在北京贏得獎牌和獎金。假如他在北京挑戰規定,到半決賽時再違紀抗命,不管他是否為此受到處分,都將只是一介無名小卒遠在8000英里之外的一個無聲之舉,被籠罩在保特和NFL及美國大學足球新賽季的長長陰影下。”

對於西蒙茲拍賣肩膀廣告位的做法,他的美國同行會怎麼看?以下是一些當今美國田徑名將的評論。
馬拉松女選手Kara Goucher:“坦率地説,尼克做得對。四年前它起到很好效果,我相信這次也一樣。在贊助方面跳出框框思考沒什麼不對。”

5000米長跑選手Ryan Hill:“我覺得贊助商紋身是尼克的一個絕妙主意。我很高興他站出來推動田徑運動的贊助方面,因為這將為下一代田徑運動員打開機會。就個人而言,我有一份贊助合同已經覺得無比幸運,因此你不會看到我去攪動現狀。”

徑賽長跑選手Ben True:“尼克和我未必對每件事都看法一致,但我對他極為敬重。他為運動員權利和全人類權利抗爭的勇氣和決心,令人佩服得五體投地。至於他的eBay拍賣,我希望他能利用這一曝光機會,提高對全體運動員及其自我營銷艱難性的知曉度。説實話,我也出價5000美元,為他的事業出一點力。我衷心祝福他,沒準我會贏得這次拍賣!”

善於駕馭媒體為自己的事業吸睛造勢,而不是隻會成天苦着臉悲鳴哀怨,使西蒙茲成為一個體育界少有的維權和營銷大師。
在這裏也不得不為美國田聯和美國奧委會點贊。它們至少能夠容忍這個在有些地方會被置之死地而後快的刺兒頭,並沒有動用手中的權力封殺他。但歸根到底,還是應該歸功於制度設計:它將那兩個官僚機構的權力關進籠子裏,使它們無權對一個運動員的命運生殺予奪。


資料來源:愛燃燒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