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 Woods ~ 手中的相機就是我最有力的發言工具

Suunto 香港潛水 於 08/12/2020 發表 收藏文章
他曾參與拍攝 SUUNTO D5 的全球宣傳片,也獨自勇闖南非,踏上了一段用鏡頭呈現殘酷自然的旅程。他就是 SUUNTO 潛水形像大使 Steve Woods

第一隻拍攝的座頭鯨
這是 Steve Woods 水下攝影生涯中所見到的第一隻鯨魚,這使它更加別具意義。
那是在南非荒涼的東海岸陰冷黑暗的海水中。起先 Steve 跟著上萬條沙丁魚,沿著海岸進行拍攝,沙丁魚被溫暖的離岸洋流困在涼爽的海岸海水中,殘忍的漁業以這種每年一次的遷徙為生,開始進行肆意的捕撈。另一邊,座頭鯨從寒冷的南部水域沿海岸遷移到溫暖的赤道水域,進行交配和生育。這隻巨大無比的鯨魚順著冰冷的深藍色海水沖進了 Steve 的視野,和 Steve 一行人一起玩了大約30分鐘。在座頭鯨的周圍,瓶鼻海豚在玩耍,時不時躍出水面,它們好像比 Steve 自己還要興奮。

生物間戲劇性的生存方式
作品拍攝於加拿大西北太平洋,Steve 親眼目睹了海獅與比目魚玩耍並咬它的魚尾巴。在咬了魚尾後的海獅並沒有吃它,也沒有致命的傷害它,而是留住了比目魚的生命,和它繼續玩耍。一個接一個的海獅會和這條比目魚一起嬉戲,在他們追逐比目魚的同時望向Steve,彷彿在向Steve伸出橄欖枝,等著Steve加入。 Steve 很喜歡這些海洋生物,但它們經常被這裡的漁民捕撈並取走它們身體中有價值的部位,這讓 Steve 很痛苦。

我很享受日出之時在海面衝浪,這些海獅成了我的觀眾,彷彿在看我表演一般,所以我得好好表現一下自己了。——Steve Woods

Manta 的求救信號
Manta 是 Steve 喜歡拍攝的大型海洋生物之一,這是他最滿意的 Manta 系列作品。

據統計,全球99%的 Manta 消費都產生於廣東省。野生救援組織的一項調查和報告發現,每年大約有15萬條 Manta 會途徑於此,漁業從中捕撈到13.8萬公斤的 Manta 並取走它們的魚鰓。
與魚翅湯不同,乾魚鰓並不被視為財富的象徵。但它們卻被誤認為是保健品,每公斤售價高達500美元。但實際上,魚鰓並不能對健康有益。

事實上,野生救援組織的調查發現,在市場的 Manta 鰓盤樣本中,砷、鎘、汞和鉛的含量已達到危險水平。
近年來,Manta 的數量估計減少了56%至88%。一隻 Manta 需要8-10年的時間才能達到成熟,而一隻雌性Manta每2 - 5年只能孕育一個幼Manta。由於這種緩慢的繁殖,反而讓漁民在利益面前露出了惡魔般的臉孔。

根據 WildAid 的數據,蝠鱝和魔鬼魚鰓的總銷售額大部分經濟收益都流向了銷售渠道,而不是漁民。相比之下,保護 Manta 並發展可持續生態旅遊,這種旅遊業每年在全球吸引約1.4億美元的消費。讓人和 Manta 共舞的同時,提升旅遊帶來的經濟效益。
擺在眼前的現實或許會有些殘忍,但是 Steve Woods 仍然為保護海洋生物們發聲,他將水下生物的美好與殘酷的現實呈現出對比,直擊人們的心靈。

SUUNTO 潛水在此提倡
潛水時保護海洋生物
理性消費,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

如果喜歡我們的文章,請即分享到︰

留言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