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友投稿:[肥妹名古屋馬拉松追夢之旅] 瘦身、戀愛、馬拉松 By Katrinauntie 圖片

 初馬有如初戀,無論你戀愛過多少次,最難忘永遠都是初戀。初馬如是,當你踏進馬拉松世界之後,跑過多少場42.195公里。最難忘的,永遠都是你第一次完成全程馬拉松的時候,那份純真的感動。步出起點拱門之前,你可能會患得患失,不曉得能否真的走過終點拱門,不曉得路途上有甚麼險阻,一步一步的走在當下,只為完成一生人只得一次的初馬。



  兩年前,瘦身一役為筆者帶來初戀。網絡字海上的默默耕耘,吸引了走在減肥路上的他。在相約見面之前,和他都是隔著電話認識彼此。通訊的時候,一時溫暖、一時又患得患失,即使至今已與他走過接近兩年,最初的「怯」依然難忘。



  這感覺就好像走上名古屋女子馬拉松之前那一段時間,對這場賽事的「怯」。朋友們征戰初馬之前,大多都已縱橫跑場多年。他們有些參加過無數場半馬拉松,長跑後的「鐵腳」、酸痛早已儲存在他們的肌肉記憶。而我在決定抽簽之前,跑齡只得兩年。兩年間,參與過五場十公里賽,賽前都欠缺有系統的訓練,完賽時間約為一小時三十分。那時候,長跑訓練只知道「跑」,還未深入認識Tempo、Interval、LSD等等較深入的訓練。直至去年9月中籤初馬,我方發現十公里與全程馬拉松的距離很遠,很遠。



  一下子由十公里走上全馬,源自衝動。最初滿懷一腔熱血,甚至有點自我澎漲的說:「七十磅你都減到,有甚麼能被你難倒?」但當冷靜下來,想起要在不足半年內訓練到能跑完一場全馬,我也不禁問自己:「我真的能完成嗎?」想知道問題的答案,就要靠自己用腳步走出來。

  

  六個月訓練之路,走得不太平坦。甚至在開課一個月後,腰椎受傷,腰痛問題困擾了三星期。受傷的首一星期,每晚腰椎都有陣刺痛直到足底,使得無法安眠。那一星期幾乎每晚都痛到睡不著,但我從不想放棄。



  休跑期間,有位前輩語重深長的問:「你真的愛自己的身體嗎?」



  聽下來,猶如當頭棒喝。面壁思過後,復操後的首要任務就是好好學習愛自己的身體。即使平均月跑五十公里,長課只練到半馬(作者警告:里數上絕對不鼓勵他人仿傚),瑜伽、意志還是要練,務求跑後加快復原,初馬無傷完走。



  與瘦身一樣,馬拉松都極需要意志,戰勝自己、戰勝恐懼,突破既有的框框,才能走得更遠。無論是瘦身、戀愛,還是馬拉松,沒有一條賽道是完全平坦,可以輕輕鬆鬆的完成。我們在路上,總會遇上平台、撞牆,甚至覺得舉步維艱,好像再也走不下去了,身體總會發出一個訊息,告訴你能不能走。


  「怯?你就輸一世。」比賽前夕,心底有把聲音迴響。我恐懼,我誤判,但這段路,你更要走過。

標籤: 長跑  馬拉松  初馬  減肥  
【球迷世界 X Futbol Trend 睇波之夜 — 曼車大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