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友投稿:《獅子亭上》— 初登獅子亭包膠 by Katrinauntie 文字

與其羨慕別人拍下的美景,何不用一雙腿走出你自己的路?

飛鵝山的風景,大多都是從手機、從電腦看到。每一次,跑友們「吃過燒鵝」,大汗淋漓的對著九龍半島的萬家燈火自拍。有時候,看到他們的分享,內心總會暗嘆這些機會不是屬於自己的。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獅子亭。
有些目標,你以為自己永遠都不能達到;
有些地方,你以為自己一直只能抬頭遙望。

「沙田坳道很斜」「扎山道很『甘』」
「野豬很多」「我跑得很慢」

這段日子,每次出席 GoDone Runners Fans Page 星期三跑聚,總會想到100個留在斧山道運動場的理由。跑友們跑山,而我大多都留在運動場上慢跑。三個圈、八個圈,一直如是,也從未敢想過跳出去。

只是沒料到,原來動與不動,只差一念。

「我要上獅子亭。」上周末,跑團會慶期間,內心突然冒起了這個想法。或許是空無一人、漆黑一片的足球場跑久了,是時候探索周遭的風景。而位處飛鵝山的獅子亭,正是那個一直想去,但又不敢去的地方。

不敢,因為一直都害怕跑斜。無論是何文田衛理道與亞皆老街交界的一段小斜,還是西營盤正街上第三街的斜道,每次走上去都很慢很慢。更何況是飛鵝山上的獅子亭?

恐懼不能逃避,只有面對。連斜道都不上,何以說服別人、說服自己真的可以在明年跑過西區海底隧道?於是,這一晚我第一次和跑友走出斧山道運動場,嘗試拉近和獅子亭的距離。

起跑後,每踏前一步,與獅子亭的距離就少了一分。一路跟著跑友走,從斧山道走到慈雲山,身體很快就投降了。此時,呼吸開始急促,步速比平時更慢,由跑步換成急步行。

「你回想一下瑜伽呼吸,試試…」
「你要多用大腿肌肉」
走在前頭的跑友不時回望,走過來看看我的情況如何。即將於周末參與全馬的跑友走在後方,一邊慢走,一邊陪伴聊天。這個第一次,若然少了他們,根本不可能完成吧。

從慈雲山上到沙田坳道的斜道,斜度一直上升,運動手錶顯示的心率繼續增加,步履更見沉重。只是當高度繼續攀升,樹木之間開始隱約出現九龍半島的美景。直到真的與獅子亭只有數十米之遙,跑友已在前方等候,原來有些距離,要靠我們的腳步拉近。

「到喇!!!!!」「影相啦!!!」
初登獅子亭,儘管步伐很慢、沉重,更需要修正,但能夠與你們一起走到這一個一直不敢到的地方,很感恩。我們在獅子亭拍照之後,再走上了一個較空曠的位置,飽覽高空景致,亦即是那個跑友經常打卡的位置。

終於親眼望到這樣的香港。這裡的萬家燈火,每一家每一戶都像是星海中的微塵,很壯觀。一直以為到我真的望到這片「星海」的時候,我會流淚。但原來當我真的和大家走上去了,身體的水份早已從汗腺排去,整個人都在熱血沸騰的狀態中。

或許,汗水的意義不一定是瘦身,用汗水換這一片夜景又有何不可?

到你真的走過去了,山上的風景將會更耐看。因為,這裡是每一位跑友揮汗的地方。感謝這裡每一個人,帶我看到這一晚嘅光影,看到香港的燈火闌珊處,原來一直有群人如此為一件事拼搏、努力。

人生,或者有如飛鵝山上獅子亭,只要你願意走出去,相信自己,無盡的精彩正在等你。所謂「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當你走過沙田坳獅子亭,還有飛鵝山山頂、港島寶雲道、薄扶林道,等你去走!


標籤: 夜跑  長跑  飛鵝山  獅子亭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