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MF | 遠山的呼喚 文字

愛燃燒於 25/09/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原文來自:iranshao.com)

一場偉大比賽後面的民族力量

1991年冬天,日本著名高山登山家長谷川恆男(Hasegawa Tsuneo)在攀登巴基斯坦境內的烏爾塔峰(Ultar Peak)的時候不幸遭遇雪崩,將自己永遠留在了一生摯愛的雪山之中。長谷川恆男可以説是日本越野跑的先鋒人物,也是他正式開啟了日本從登山領域向越野跑甚至速攀等耐力運動邁進的時代。

1947年出生在奧多摩的長谷川恆男是日本史上最偉大的登山家,他是世界上第一位冬季獨立完成攀登阿爾卑斯山大北壁(the Six Great North Faces of Alps)6座山峰中3座的人,包括了1977年的馬特洪峰,1978年的艾格峰和1979年的大喬格拉斯峰。在1981年,他成為第一位獨自攀登上阿空加瓜南壁的登山家。

長谷川生前最後一張照片
長谷川的不幸去世是日本户外界巨大損失,為了紀念他,東京登山聯盟於1993年在長谷川的家鄉奧多摩山區( Okutama mountainous area)創立了日本山嶽耐力挑戰賽又命名為“長谷川杯”耐力賽,全長70公里,也成了現在日本越野界最具影響力的賽事之一,幾乎每一個日本優秀越野跑選手的成長都離不開這個比賽,甚至還影響到了一些海外選手的關注,像美國著名選手Dakota Jones就在2012年參加該比賽並獲得冠軍。

Dakota Jones

在長谷川的影響下,日本的越野跑運動開始慢慢發展起來。這過程中就不得不提及兩位在後長谷川時代對日本越野發展起到至關重要的人,石川弘樹(Hiroki Ishikawa)和鏑木毅(Tsuyoshi Kaburaki )。

作為日本最早一批征戰歐美賽場的越野跑選手,2000年就開始越野跑生涯的石川弘樹在2005年成為日本一位完成UTMB的選手,而且總成績名列13名。要知道那時候的UTMB僅僅還是一個四歲大的小孩。兩年之後的2007年,石川又在美國完成了The Grand Salm of Ultrarunning,這是一項四年內完成四個美國最為古老百英里賽事(Western States,Leadville,Vermont和的Wasatch Front)的特殊大滿貫榮譽。至今他也是亞洲唯一一位。

石川弘樹自己的網站在日本也被譽為日本的irunfar

在自己獲得無數個人榮譽的同時,他也是日本越野跑的開路先鋒,一場名為信越五嶽越野跑(Shinetsu Five Mountains Trail 110km)的比賽就是石川的代表之作,賽道位於長野縣和新泄縣交界處,貫穿斑尾山,妙高山,黑姬山,户隱山和飯繩山五座高山。從2009年開始已經歷經8屆,就在上個週末就是第8屆賽事。和長谷川杯一樣這裏孕育出的日本越野跑選手就有我們如數家珍的原良和,西城克俊,還有我們最為熟悉的日本越野跑的標誌性人物:鏑木毅

信越五嶽的模擬3D圖

他是一個日本越野跑的老炮兒,曾經箱根接力賽的參賽選手,因為受傷不得不告別了心愛的田徑場。和很多日本大學生一樣在畢業後從事了一份公務員的工作。但是鏑木毅註定了是那隻每一片羽毛都閃着自由光輝的鳥,長期良好的跑步習慣,讓遠離田徑場已久的鏑木毅在28歲的時候在一次羣馬縣越野比賽中意外獲得了勝利。好像若干年前被關上的跑步之門又再一次敞開在他面前打開,這一次鏑木毅毫不猶豫地走了進去。在繁忙的工作之餘他抓緊一切時間訓練,不論路跑,爬樓,登山都成了他生活中的一部分。

鏑木毅

是金子總會閃光這句話在鏑木毅身上得到驗證,在囊獲了無數國內比賽的冠軍之後,他和石川弘樹一樣將奔跑的腳步邁向了歐洲的阿爾卑斯山。從2007年第一次參賽到最近一次的2012年,他作為the North Face選手5次完成了UTMB的比賽,最好的名次是第三,最差的也有11,完全躋身世界超一流超馬選手行列。2014年,已是45歲的鏑木毅參加了可以説是競爭最為激烈的一次Hardrock,就在那年Kilian打破了Kyle Skaggs的賽道記錄。日本自古以來受斯多葛主義(斯多葛主義主強調堅韌克己,泰然自若的生活態度)和武士道精神影響較深。鏑木毅在比賽中也是如此,在摔破了下顎的情況下,還硬生生從11名追到最後的第6名,在他後面的就是3次完成巴克萊超馬的Jared Campbell。 這場比賽也被翻拍成了越野跑經典電影之一的《Run Like the Wind》。

在Hardrock前的鏑木毅,下巴的傷口依舊明顯

就在鏑木毅完成最後一次UTMB的那年,他也在日本開始了自己的另一份職業,賽事總監。現在UTWT中和UTMB號稱姊妹賽的UTMF就是他孕育出來的亞洲第一個百英里賽事。富士山是日本國內的最高峰,在古時候的日本,民眾們都把它稱之為“聖嶽”,是凡人離天堂最近的地方。通往山頂的路是艱苦卓絕的,但是在那裏可以接觸到神道教(日本傳統宗教,崇拜太陽神)的神們。所以自古攀登富士山一直都是日本民眾間一項非常流行的運動。大約從17世紀到19世紀,前往富士山朝聖的崇拜者與日俱增,不同教派的人會有不同的線路。相傳他們都是為了見到山頂洞穴中的Kakugyo Tobutso和Jikigyo Miroku兩位富山山神。因為富士山是火山,在常年噴發後在山頂會留下許多洞穴,朝聖者深信那些洞穴象徵着人類的子宮,如果進去之後還能穿出來的話,那他們就能獲得重生,和天神共語。

最早的富士山登山圖

相傳的兩位山神

就是在一批批狂熱朝拜者的不斷探索之下,如今的富士山已經有了4條成熟的徒步登山路線分別為吉田線(Yoshida Trail),須走線(Subashiri Trail),御殿線(Gotemba Trail)和富士宮線(Fujinomiya Trail)。其中最為人熟悉和最多人青睞的就是吉田線,入口就是山梨縣,也是UTMF的起點,一路上路況較好而且配備的基礎設施也相對完備。而較難的是御殿線和富士宮線,前者因為線路更加靠近火山口,線路上缺少補給休息點,而後者富山宮線坡度較陡並且路況複雜大多是大亂石路面,非常消耗體力。
最新的登山圖,四條條路已經用四種顏色標示

如果説長谷川恆男在垂直高度征服了阿爾卑斯山脈的話,那麼鏑木毅的環勃朗峰穿越則是亞洲人在水平耐力上對阿爾卑斯山區的挑戰。正因為這點,鏑木毅在2012年把日本聖嶽富士山的美景展現在全世界的眼前,伴隨着的是一條和utmb異曲同工的環富士山百英里路線。但是UTMF比賽誕生卻是歷經萬難,也讓鏑木毅費勁心力。首先日本對山區和自然植被的保護有非常嚴格的要求,然後賽事的線路需要穿過山梨縣和靜岡縣,跨縣的山區管理部門的協調也成了很大問題。鏑木毅無數次去拜訪各政府部門向他們講解越野跑的文化是人和自然的共同體和不是破壞自然的過程,也請了日本眾多户外和越野跑名人一起推廣和宣傳這項崇尚自然的運動。幾經周折,最後終於在著名登山家三浦雄一郎的幫助下得到了政府的同意。第一屆UTMF終於在2012年亮相,三浦雄一郎擔任了名譽顧問,而鏑木毅也開始賽事總監的生涯。

由於鏑木毅是TNF選手,第一屆比賽TNF之隊也是全力支持,除了Seb還有左二美國人Mike Foote和中間常住香港的Vlad Ixel。

其實在富士山和其周圍的耐力比賽並不少,已經擁有69年曆史的富山登山競走賽(Fuji Mountain Race)差不多是富士山山區最早的比賽了。這個比賽分為21km和15km兩個組別,都是以吉田線為賽道主線,對於比賽的報名要求並不高,只需要18歲以上身體健康即可。這樣可以讓更多的日本民眾加入到這項健康的户外活動中,所以對海外選手的限制也在50人。

日本的全民運動一點都不簡單
位於富士山周邊山梨縣境內的山口湖、河口湖、西湖、精進湖、本棲湖組成了著名的富士五湖。它們都是因為富士山的噴發而形成的堰塞湖,其中最著名島之湖就是因為能完全倒影富士山而著稱。在這美麗的五湖之中有着一場始於1991年的耐力比賽-富士五湖越野挑戰賽,是日本境內最大的越野馬拉松賽,設有118公里(5湖)、100公里(4湖)、71公里(3湖)三個項目,比賽起終點均設在富士北麓公園。每年4月櫻花爛漫時節,4000多名選手將從富士山腳下,圍繞五湖開始這場神山邊的馬拉松之旅。超高的比賽難度和嚴苛的關門時間都是這個比賽能夠長期吸引高手前來挑戰的重要因素。
而在日本難度超過富士五湖的比賽可能也只有UTMF了,自從創辦以來,UTMF的環線線路就呈現了和UTMB完全不同的賽道情況。同樣的爬升和下降UTMB可能是連綿不絕的大緩坡上和下,而在富士山則是集中的高難度爬升,有些地方升甚至需要手腳並用外加繩索的幫忙才能翻越。但是賽道連接處的公路卻多過UTMB,這也是歐洲和亞洲賽道的區別,歐洲人的山區的保護更趨向去開放式的管理,每一個在山裏長大的或是長期來山區的遊客跑者都有義務保護這片土地,自然路面就會多過日本的賽道。日本政府對於富士山的保護幾乎做到苛刻,這也是UTMF對選手的一個重要要求就是不允許用杖的原因,因為杖尖對於植被的破壞是不被容忍的。為了讓富士山區的土地更加環保,UTMF還規定了選手必須隨身攜帶一次性馬桶,保證排泄物不會留在山中,更不用説垃圾了,賽事組委會發的垃圾環保小袋子被很多跑友認為是最好的越野配件之一,可以時刻監督自己的行為。

如何在一場越野賽裏將人與自然間的關係處理到極致,UTMF給我們做出了無可超越的典範,而這也讓UTMF能夠在短短的時間內就能夠成為當今世界上最著名的頂級山地越野超馬賽事。當然支撐着這些的不僅僅只是充裕物質,財力的投入,更重要的也許還有日本民族本身那種嚴謹到近乎苛刻的態度,而這些也許是我們短期內永遠無法去模仿和學習的東西。


資料來源:愛燃燒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