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 Abbott:總理級的馬拉松-鐵三發燒友 文字

愛燃燒於 17/02/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近日,澳大利亞政壇瀰漫着一股濃厚的殺機。

這股“風刀霜劍嚴相逼”的殺氣所指向的,正是澳大利亞總理託尼阿博特(Tony Abbott)。

跑過七個全馬、能玩大鐵的阿博特

原來,澳政壇有一種冷酷的“弒君”傳統:一旦執政黨民調支持率持續低迷,明顯落後於反對黨,黨內就會出現逼宮的騷動。很多國會議員會覺得,這樣下去沒得混,下次大選時自己的議席可能不保,於是便鼓譟舉行黨內選舉,由人氣更旺者取代現任黨主席兼政府總理。

保守的自由黨黨魁兼總理阿博特,目前就是被逼宮的對象。2010年,他的工黨前任、那個中文很溜的陸克文,也曾遭遇類似的“宮廷政變”,被黨內大佬攆下台,他手下的副總理、和理髮師男友同居的朱莉婭吉拉德則被擁立新主。誰知風水輪流轉,僅僅過了三年,吉拉德自己在大選前不久也慘遭“弒君”,被迎立的“新君”是……陸克文!

提起阿博特,看官可能不陌生:去年11月G20峯會召開前,他揚言要“shirtfront”(胸撞,多數媒體誤譯成“抱摔”)俄羅斯總統普京——因為老毛子撐腰的烏克蘭叛軍涉嫌擊落了馬航MH17班機,導致眾多澳大利亞乘客不幸喪生。

當時俄駐澳大使館派二祕出來迴應:如此説法“有欠成熟”;阿博特雖然健壯,是個自行車好手,但別忘了普京拿過柔道冠軍。

這位二祕的功課做得不夠好。在搏擊方面,比普京小5歲的阿博特(1957年出生於倫敦,3歲時隨父母移民澳洲)絕非泛泛之輩。當年他拿羅茲獎學金赴牛津大學留學時,曾是校拳擊隊的重量級拳手,兩次榮獲最高獎。如果兩人過招,普京未必佔得了便宜。不過,現在阿博特最熱衷的不是打拳,而是鐵三。

2010年4月6日,已當選在野的自由黨主席一年的阿博特,從墨爾本向悉尼騎行,最終在行程上千公里、歷時9天后抵達悉尼大學,為一家土著醫療中心募得20萬澳元善款。

而在此前的3月28日,他剛剛參加了在新南威爾士州舉行、澳大利亞最著名的麥考瑞港(Port Macquarie)鐵三比賽——不是奧運標準距離三項賽哦,而是令多數跑者聞之腿軟的“大鐵”——3.8公里游泳+180公里騎行+42.2公里馬拉松!

那是阿博特第一次挑戰大鐵。此前兩年,他參加的都是半程比賽,完賽時間分別為6:19和6:34。為了迎接這場硬仗,他每週訓練10個小時。

阿博特賽後透露,當時他的備戰訓練安排是:在議會開會期間,每天清晨5點起牀,騎車上下堪培拉紅山四次;每天議會質詢時間結束後,到議會健身房游泳1000米(半小時);議會休會期間,每天晨跑8公里;每週末有一個早晨,長途騎行90公里,至少也要騎四五十公里。

據報在比賽當天,第一個項目游泳還沒完成,阿博特已經出現傷痛——游泳是他的弱項。這位反對黨領袖擔心一旦無法完賽,必然有損自己在選民心目中的“行動家”形象。“我盡全力避免DNF(退賽)的結局。”他回憶説。

最後他的完賽時間是14小時不到(13:57:01,其中游泳1:17:27,騎車6:43:06;跑步5:28:02),雖然和專業選手的8小時左右沒法比,卻比17小時的關門時間提前不少,在1500名參賽者中排名第1169。

針對當時工黨政府官員的指責——他花太多時間鍛鍊,“不像一個要當總理的”,阿博特迴應説:“我認為這是一記腰下拳(卑劣攻擊)——斷言如果你要做這個,就做不了別的任何事。這不是應該發出的正確信息,我們本應鼓勵鍛鍊才對……”他否認自己健身成癮,稱只是覺得每天有必要做些運動,以保持頭腦敏鋭。

時任總理的陸克文倒是表現大度,對阿博特讚賞有加,説:“如果是我,大概在第一項就會癱倒。而他要面對如此多的強勁對手,真不容易。”(據澳《信使郵報》報道)

2013年9月擊敗陸克文上台後,阿博特繼續保持經常騎行的習慣,為此被一位專欄作家撰文勸諫:據統計,騎車和足球並列澳大利亞因傷住院人數最多的體育項目;不妨學學自由黨前輩約翰霍華德(2007年敗於陸克文)的榜樣,每天早晨健步走就好。對此總理府的答覆是:“總理尚無停止騎車的打算。”

早在大學時代,阿博特就開始跑步,當時喜歡打橄欖球的他每週至少跑兩三次,以保持體能狀態。畢業後他不再打球,但跑步的習慣卻保留了下來。截至2010年,他已經跑過7個馬拉松、6個悉尼City2Surf 14公里比賽和一些短程賽事。

2009年悉尼馬拉松前一個月,他得了髂脛束綜合徵。比賽中跑到25公里處,他説自己“雙腿像灌了鉛,最後17公里半走半蹣跚,成績是差到令人難堪的4小時51分”。

如果正常發揮,阿博特全馬可以跑進四小時。筆者搜索了下,2002年他的悉尼馬拉松成績是3:46:14,2004年是3:57:26,2012年是4:26:22。

由此看來,他的馬拉松實力和美國前總統小布什相當——後者1993年曾在休斯敦馬拉松跑出3:44:52。不過,阿博特並不是現任世界首腦當中,唯一能跑馬拉松、也不是唯一能玩大鐵的。北歐有一個更厲害的總理,在這兩個項目上都完勝阿博特!

馬拉松目標310的斯圖布

這位強悍的角色,是去年才當上芬蘭總理的亞歷山大斯圖布(Alexander Stubb)。出生於1968年愚人節的斯圖布,自稱“歐盟控兼體育痴”(EU nerd and a sports nut)。他最熱衷的體育項目正是馬拉松和鐵三。
2008年,斯圖布先後參加赫爾辛基和阿姆斯特丹馬拉松,成績都是3小時31分——業餘選手中的中上水平。2009年在柏林,他將個人最好成績(PB)大幅提高到3小時20分36秒。

2010年在法蘭克福馬拉松,時任芬蘭外長的斯圖布更以3小時17分53秒完賽。其實他的賽前目標是3小時10分——馬拉松的一個重要門檻,相當於中國的業餘二級運動員標準,可惜因後半程出現胃部不適而未能如願。
他衝過終點線後,正巧趕上頒獎儀式。在他收到的第一批祝賀短信中,有一條就是他的東道主同行、德國外長韋斯特韋勒發來的。

那是斯圖布的第八個全馬,賽後他向主辦方讚不絕口:“賽道又平又快,對提高你的最好成績非常完美;氣氛也很棒。你們的組織是世界上最好的……套用約翰肯尼迪的一句話,我只能説:Ich bin ein Frankfurter(我是法蘭克福人)。”(注:冷戰期間,肯尼迪曾在柏林牆下用德語説:Ich bin ein Berliner[我是柏林人]!)
斯圖布還表示,”法馬“在芬蘭知名度不高;芬蘭跑者的最愛是斯德哥爾摩馬拉松(“跑的人比赫爾辛基馬拉松還多”),其次是柏林馬拉松。他願意在回國後替法馬多多美言——或許可以從遊説自己的妻子開始。

斯圖布的英國妻子蘇姍,也是個馬拉松愛好者。2008年在斯德哥爾摩第一次嘗試馬拉松,她便跑出3小時46分的驚豔成績。蘇姍是個英國出生的律師,在北歐最大的媒體集團Sanoma工作。夫妻倆育有一子一女。

斯圖布還數度參加一般馬拉松選手不敢問津的“大鐵”:游泳3860米,騎車180.25公里,最後跑一個42.2公里的全馬。

2013年8月在瑞典Kalmar大鐵比賽中,他以9小時55分47秒完賽,比四年前在德國大鐵的成績10小時35分縮短了40分鐘。他的推特賬號自我介紹於是又多了一條:“10小時內鐵人”(Sub 10h Ironman)。

2009年法蘭克福馬拉松賽後,斯圖布曾表示:為了繼續提高馬拉松PB,他將把每週訓練量增加到65公里。

順帶説下,斯圖布堪稱智力和體力雙料奇人:

●通曉芬蘭、瑞典和英、法、德五種語言。
●擁有歐洲三大名校文憑:巴黎索邦大學(法國語言與文明專業證書),歐洲學院(歐洲事務學碩士學位),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哲學與國際政治學博士),外加美國南卡羅萊納州弗爾曼大學的學士學位(政治學)。
●在政壇一帆風順,從政10年便登上權力巔峯。
●極其國際化,在國外(美、法、英、比四國)學習和工作長達18年,佔其46年人生的將近四成;太太是英國人。

普通人很難想象斯圖布是如何擠出時間訓練的:他不僅身居高位,公務繁忙,還要定期為多家雜誌寫專欄(始於1997年)、維持多個社交媒體賬號——博客、臉書和推特俱全,且天天有數條更新,絕非只是裝點門面。

斯圖布曾在歐盟工作多年,擔任研究員和顧問。2004年他以芬蘭第二高票當選歐洲議員,40歲生日那天被任命為外長(提名獲全票通過),2011年以第二高票當選芬蘭國會議員。

2014年6月,芬蘭前總理卡泰寧辭去總理和民族聯合黨主席職務,斯圖布參加黨主席競選,最終擊敗兩個對手獲勝,隨後組成五黨聯合政府。6月24日,他被總統任命為芬蘭總理(芬蘭政府的實權在總理手中)。


資料來源:愛燃燒,作者:洪立
標籤: Tony Abbott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