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KT | Fastest Known Time—致敬平凡,獻給最純粹的跑者 文字

愛燃燒於 21/07/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FKT,Fastest Known Time,通常表示一段路徑的已知最快時間,是人們為了追求純粹的跑步奧義,在地球上最經典的荒野路線上奔跑的印跡!

當超馬之神Scott Jurek衝過阿巴拉契亞小徑的終點線時,不知道過去的46天對他是意猶未盡時的戛然而止,還是一個多月的煎熬終於結束。正如所有奔跑在FKT路上的大神,一旦你選擇站在起點,隨之而來的所有痛苦都要自己去咽。不過一旦衝過象徵終點的標誌後,巨大的成就感攜排山倒海之勢而來。

成就感,或許是對大部分FKT跑者們最大的獎勵,但成就感並不是他們全部的動力,它並不會讓那些FKT跑者為此幾十天孤獨地奔跑在一望無際的越野小路。FKT跑者不會為了什麼而跑步,只是為了跑步而跑步。因為在漫長的FKT時間裏,你終將與自己和山林對話,摒棄排行榜的名次,贊助商的合約,鎂光燈下的微笑。奔跑在FKT路上的跑者,大多是純粹的。

然而很尷尬的一個問題是,客觀條件制約了這種長時間耐力運動紀錄的打破。進一步説,想要FKT,沒錢沒時間沒裝備是肯定不可能的。SJ站在阿巴拉契亞小徑時是身穿着布魯克斯,揹着Ultimate Direction揹包;Jez Bragg穿越新西蘭雨林時,是一身藍色的TNF衝鋒衣;Ryan Sandes完成穿梭在龍山高原時,紅白相間的salomon映在山谷。在大多數情況下,FKT者不得不尋求贊助商來幫助他們完成“最快的”夢想,但又損失與自然對話時的純粹度。從另一個角度講,當FKT跑者追求絕對的“fastest”,那麼一定程度上他的漫漫長路就賦予了新的目標——打破前人的紀錄。抱有“打破紀錄”的功利目的而奔跑在路上的跑者,很難再號稱擁有跑步的純粹性。反而,那些不追求紀錄,只是簡簡單單奔跑在這些漫漫長路的蝸牛跑者,更能享受的單純而又輕鬆的跑步樂趣,更能沉浸在時而歡快時而靜謐的山林之樂。

SJ打破拉阿巴拉契亞徒步小徑的最快紀錄,其實世界那麼大,還有很多經典的FKT路線。或許你覺得對你來説這些都是“大神之路”,與你遙不可及。但不要忘了,相對於那些能夠打破紀錄的超級跑者和大神們,其實作為一名普通的跑者,你更能勇敢地去純粹地享受它。

説了那麼多,FKT路線到底如何去定義?從字面意義上講,答案或許很寬泛。它可以是動輒上千公里的經典徒步路線,可以是綿延不盡的海岸線,更可以是你房前屋後的訓練小路,甚至是北京香山上的某條自定義路線。“已知最快時間嘛!反正隨便選條越野路線,達成最快時間就好了。”或許你會這麼想。事實上,也確實如此。問題是,你真的好意思把“我是二道溝鐵礦山機耕路FKT紀錄保持者”這種話得意地説出口嗎?
大多數情況下,每條經典的徒步路線都可以被看作是FKT路線。所以,從某種角度講,大部分依附經典徒步路線而設計的越野賽事,賽道紀錄的刷新其實都是一種商業性質的FKT。從阿爾卑斯的環勃朗峯,到亞洲的環富士山,麥理浩徑,四姑娘山,知名的不知名的,都算作是一種FKT。只不過它們更多程度上被掩埋在競技的光環之下了。據筆者觀察,越野高手所踐行的FKT路線,距離大多是上千公里,至少也是幾百公里,時間從一週到一兩個月不等。總之,路線越是經典知名,越是長久,被稱作真正意義上的FKT路準確度越大。
除了這次Scott Jurek刷新的3505公里阿巴拉契亞小路(AT),同時徒步在這條路線的中國女揹包客張諾婭姑娘,也已經行走在這條路上。在此之前,張諾婭完成過的4200公里的太平洋山脊小路(PCT)就是一條很多跑者在嘗試的經典FKT路線。在美國,由於公共徒步設施相對完善,多日徒步路線上的氛圍也相對濃厚,782公里的科羅拉多小徑(CO)等等類似的經典徒步路線很多,這些都可以看作是FKT路線去嘗試。

既然經典徒步路線可以被當作FKT路線,那麼擁有豐富自然資源的尼泊爾,作為世界超級徒步大國,某種程度上也是一個“FKT聖地”。尼泊爾是世界上越野跑和登山資源最豐富的國家之一,每年前去EBC、ABC等路線徒步者數以萬計。其實尼泊爾的徒步路線多達幾百條,但是有一條路線橫亙整個喜馬拉雅山脈,長達1600公里,是尼泊爾乃至世界的徒步路線之王。單單從自然景觀和路線規模來講,這條“大喜馬拉雅徒步路線”的級別遠遠超過環勃朗峯168公里的徒步路線,不過顯然,前者的交通設施、醫療安全完全比不上後者,正因如此,這條隱匿在羣山之中的王者路線僅限於傳説,卻有着更多的純粹性和神祕性。2017年,這條大喜馬拉雅徒步路線重啟,並且以越野賽的形式面向世人,無論對於超級越野發燒友,登山狂熱者,還是極端的探險家,這都是創造FKT(Fast Know Time)最不容錯過的機會。

同樣以自然環境優美而聞名於世的新西蘭,也是一個很棒的FKT國度。人為開發和自然環境相得益彰,奔跑抑或是徒步其中都會非常享受。新西蘭官方欽定的9大徒步路線無論是自然環境,還是公共設施都十分完美。無論是簡單的塔斯曼徒步海岸道,還是稍有難度的希菲步道,普通跑者都可以嘗試。想想邁着輕盈的步伐,在那些徒步者目瞪口呆的表情中掠過,別提有多帥了。其實,在新西蘭也隱藏着一條王級的徒步路線,處於新西蘭徒步路線的“食物鏈”頂端,蒂阿拉羅阿(Te Araroa)。從新西蘭的最北端一直貫穿到新西蘭的最南端,3054多公里的徒步棧道把所有新西蘭最頂級的徒步棧道連接在一起,蜕變成一個全新的神級別路線。2013年,TNF贊助運動員Jez Bragg用時53天完成了Te Araroa全程的FKT。筆者有過這樣一個打算,申請新西蘭的1年打工度假旅行簽證(WHV),用9個月時間在新西蘭的南島北島打工賺點銀子,熟悉下環境。用最後3個月時間完成這條Te Araroa的穿越。不比那些越野高手,不求FKT,只求享受其中。

説了那麼多其他國家經典的FKT路線,其實守着我大好河山,中國也有很多可以FKT起來的經典線路。前不久“樂趣野”的小夥伴在梅里雪山大環線奔跑起來,梅里雪山大小環線其實都是非常不錯的FKT路線。年初在香港的時候,“跑者八零”王曉林大哥跟我念叨,他一直以來有個想法,跑步穿越雲南的三江並流地區。如果探明路線,相信也是一個非常棒的FKT。前幾個月,北京“全山地全越野”的小夥伴在跑陝西的經典徒步路線鰲太穿越,不知道是不是每個人都跑起來了,但未嘗不是一種勇敢的嘗試。同理,四川的“瀘沽湖-亞丁”路線,西藏的四大溝和岡仁波齊環線,新疆的夏特古道和狼塔ABC……腦洞開大點,中國有多少驢友,就有多少FKT者。只不過他們大部分沒有最快的意識,但一旦灌輸了這種想法,在這些絕美的野路上奔跑,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這幾年,Ultimate Direction的品牌風靡國內外越野跑者。在賽道上,UD的logo十多分鐘就會碰見一次。特別是它的明星簽名系列,AK,SJ,PB。對於AK和SJ大家或許都很熟悉,脱你哥和超馬之神,大多數人背的PB反而對Peter Bakwin有些陌生。作為一名同樣熱衷於FKT的探險型跑者,Peter創立的FKT網站(http://fastestknowntime.proboards.com)影響甚廣。網站以論壇模式不斷更新全球的FKT路線以及紀錄保持者。由於FKT還屬小眾,參與的人不算太多,大多數路線集中在美國地區——畢竟是美國網站。中國的虎跳峽徒步路線倒是成為了唯一一個記載的國內FKT紀錄。每次想到這件事,我都會“嘿嘿”一笑,想到萬一哪天國內的跑者用“跑步聖經”或者“跑吧”的精神攻陷FKT論壇,不知道PB會做何感想。PB在網站中提到,Buzz Burrell(UD的老大,也是一個FKT發燒友,所以UD才有了fastpack系列的揹包),給FKT的“紀錄證明”和“自助”做了幾重解釋。對FKT感興趣的朋友可以看看。

有個觀點説“馬拉松不是跑步的終點,越野跑才是。”每當看到有人言此,我都會笑而不語。跑步是一件很隨性很靈活的事情,也可以是一件很極限很熱血的事情。只有我們想不到,沒有做不到。思想有多遠,終點就有多遠。
Scott Jurek説過一句經典的話,大概的意思是“只要人能走的路,都可以跑。”踐行FKT很簡單,選擇一條你最喜歡的徒步路線,忘掉工作,忘掉贊助商,忘掉它的最快紀錄,也忘掉這篇文章。去跑,去感受它,是否會站在終點不重要,當你站在起點邁出第一步的時候,你就領會到了FKT的精神。當而如果你真的站在了終點,那麼你的靈魂就與這條小路永遠地系在了一起。

謹以此文,獻給那些默默無名的跑者··· ···


資料來源:愛燃燒,作者:小明
《女士復仇 之 港女復仇記!?》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