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奧運 | 男子馬拉松 Eliud Kipchoge 續寫不敗神話 圖片

愛燃燒於 23/08/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原文來自:iranshao.com)

馬拉松賽場上的基普喬格,就像田徑跑道上的莫法拉;只要他們上場,別人只有爭第二的份。

事實證明,在充滿變數的馬拉松世界,還是有一點可以肯定:基普喬格(Eliud Kipchoge)不會出狀況。

8月21日舉行的里約奧運會男子馬拉松比賽,是這位肯尼亞“東方不敗”的第八個全馬,也是他的第七場勝利。
你想打敗他,首先必須要打破世界紀錄。他唯一沒有獲勝的比賽,是2013年在柏林馬拉松屈居第二——只輸給創造世界紀錄2:03:23的基普桑。兩人此後兩度交手(去年和今年倫敦馬拉松),基普桑都敗在他手下。
“雨中漫步”
對於里約這場比賽,基普喬格可能會覺得有點美中不足:雖然拿到金牌,卻跑出2:08:44的個人最差成績。此前七仗他的平均用時2:04:22,最慢的首馬(2013年漢堡馬拉松)也有2:05:30!
當然,相對其他頂尖高手,他已經堪稱神一樣的穩定:今年排名世界前四的選手都來到里約,他以2:03:05高居榜首,排名第二、第三的肯尼亞名將比沃特(Stanley Biwott)和埃塞俄比亞小將阿貝拉(Tesfaye Abera)雙雙退賽,僅位居第四的埃塞人貝爾哈努(Lemi Berhanu)一人完賽,而且大失水準:成績是2:13:29,第13名。
另一名肯尼亞選手、國會議員科里爾(Wesley Korir)也中途放棄。幸虧有基普喬格獨挑大樑,否則肯尼亞可能重蹈埃塞在倫敦奧運會的覆轍:三名國手悉數退賽。
完全可以這樣説:馬拉松賽場上的基普喬格,就像田徑跑道上的莫·法拉(Mo Farah);只要他們上場,別人就只有爭第二的份。
8月21日上午9點半,里約奧運男子馬拉松比賽在雨中發槍,此時氣温約為24度。奧運會三大長跑項目僅5000米有預賽,萬米和馬拉松男女都是直接決賽。
下雨迫使多數肯尼亞和埃塞選手罕見地戴起帽子,以防雨水入眼。人數眾多的第一集團抵達第1個5公里用時15分31秒——3分06秒的配速,不算太快。此時三名中國選手董國建、多布傑和朱仁學都處在第一集團前方。
第二個5K又慢了一點:10公里31分08秒。難怪陣容仍然龐大,還有60多名選手,前後相差不到10秒;此時領跑的是北京世錦賽冠軍、厄立特里亞新秀格佈雷斯拉西(Ghirmay Ghebreslassie)。
此後的5K,基普喬格終於數度在前排露臉;眾人用時46分53秒通過15公里標誌。
接下來的5公里分段依舊波瀾不驚,1:02:77到20公里,平均配速3:09——全程2:13:30的節奏。此時這支先頭部隊仍有48人之多。
這就是典型的錦標賽跑法:不衝紀錄,只爭獎牌。因為沒有兔子領跑,大家都想保存實力,誰也不肯當被槍打的出頭鳥。

按兵不動的局面仍在繼續:半程點1:05:55,25公里1:18:12,平均配速提高到3:07,但第一集團還有37人,前後間隔不到10秒。
不久後,1月在迪拜以2:04:24的今年世界第三好成績奪冠的埃塞選手阿貝拉,居然令人意外地靠邊棄賽。
一路協同作戰、不時低聲商討戰術的肯尼亞“三駕馬車”基普喬格、比沃特和科里爾,大約從27公里開始提速,導致第一集團迅速減員,1:33:15通過30公里時只剩9人。
他們至此的平均配速是3:07,全程2:11:09的節奏。第25至30公里用時15:01,首次跑進15分半,終於接近每公里3分。
無人招架
基普喬格才剛剛開始動真格。他用有點搞笑的誇張動作扔掉頭上的帽子,隨即綿綿不斷地發力,到32公里已將對手“洗盤”到只剩3人:兩個埃塞人——東京馬拉松冠軍勒利薩(Feyisa Lelisa)和波士頓馬拉松冠軍貝爾哈努,外加一個美國人——在國內選拔賽首馬奪冠的拉普(Galen Rupp)。
又過了兩公里,貝爾哈努力氣不支掉隊,其餘三人以1:47:40通過35公里。全程均速提高到3分04秒——2:09:47的配速,最後這個5公里僅用時14分25秒。
不多久,拉普就被甩開。快到36公里時,基普喬格打了個手勢,示意一直緊跟自己的勒利薩上前領跑,別總搭順風車。但他意外地發現,對方已經跟得相當吃力。
基普喬格當即決定痛下殺手。數十米後他再度加速,絕塵而去。他40公里用時2:02:24,第8個5K分段14分44秒,領先勒利薩24秒,後者比領先拉普12秒。
最近兩公里,基普喬格和兩個追兵的距離進一步拉大。最後400米,基普喬格已經可以望見終點線,這時他回頭瞥了一眼,後面空無一人——那倆人還沒轉過最後一個彎道。
他繼續衝刺,然後向聚集在森巴館的觀眾豎起大拇指,過線時間是2:08:44。
他後半用時62分49秒,比前半65分55秒快3分多鐘。其中30至40公里用時29分09秒,最後12.195公里32分29秒——全馬2:02:49的配速,每公里2分54秒。
基普喬格領先第二名1分10秒的優勢,創下自1972年美國人肖特(Frank Shorter)在慕尼黑奧運會奪冠以來的新高。
以前專攻5000米、曾在雅典和北京奧運會收穫銅牌和銀牌各一枚的他,終於功德圓滿,贏得首枚奧運金牌。這也是長跑超級大國肯尼亞的第二枚男子馬拉松金牌。
賽後基普喬格興奮不已:“這是一場錦標賽,跑得有點慢,所以我決定接手(領跑)。(跑慢)也許是因為下雨,也許不是。大家都想拿獎牌,我是為金牌來的。今年創造了歷史:男女冠軍首次來自同一個國家。這是我人生的最好時刻。我可以説,這是我史上最好的一場馬拉松,因為我贏得(奧運會)金牌。”
一臉疲態的勒利薩第二個抵達,用時2:09:54。這位2010年廈馬冠軍過線時雙臂交叉舉過頭頂,以聲援自己所屬的Oromo部族對埃塞當局迫害和打壓的抗議。
11秒後拉普也趕到,為美國贏得自2004年以來的第一枚馬拉松奧運獎牌。
厄立特里亞人格佈雷斯拉西第四,2:11:04。坦桑尼亞的Alphonce Felix Simbu第五,2:11:15。倫敦奧運會兼2013年世錦賽冠軍、烏干達人基普羅蒂奇這次僅排名第14。
美英超過日本
30歲的美國季軍拉普賽後説:“這場馬拉松是一種如此特別的賽事。能在奧運會獲得獎牌,我無比開心!”到最後幾公里,他一度在爭取銀牌和捍衞銅牌之間舉棋不定,最後斷定自己無力追上第二。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早在拉普的高中時代,教練薩拉扎爾(Alberto Salazar)就為他規劃好未來道路:先徑賽,再轉型馬拉松,目標正是在2016年奧運會他30歲時達到巔峰。
上週日夜晚的萬米決賽,這位倫敦奧運會萬米亞軍也有實力衝擊獎牌,但終因衝刺速度稍遜一籌無緣領獎台,只拿到第五,這讓他備感沮喪。
而第二次跑全馬就刷新PB(2:10:05)並收穫奧運獎牌,促使他重新思量自己的主項:“也許這就是我最擅長的項目。”(Maybe this is my best event.)
基普喬格對拉普相當看好,賽後他預言:拉普總有一天可以打破馬拉松世界紀錄!美國NBC電視台記者懷疑自己聽錯,請他確認剛才的話,結果他又説了一遍。
我們介紹過的美國大學統計系講師沃德(Jared Ward)再次表現出色,以2:11:30榮獲第六,再次改寫PB——縮短了1分26秒,併力克無數實力更強的對手。
這位“終極數據控”果然無比強大。下表最後一行是他的5K分段,每個用時都在15分17秒到15分47秒之間,相差不超過半分鐘。

而41歲的美國老將、雅典奧運會亞軍Meb Kefelzighi最後這一仗又出狀況:前半程一直處在第一集團,後半因腹痛七度停下腳步,在終點線前還滑了一跤,索性先做三個俯卧撐,再起身走過終點。他的成績是2:16:46,第33名。
另一位我們報道過的英國帥哥霍金斯(Callum Hawkins)以2:11:52排名第9,可喜可賀;他哥哥Derek成績差一大截:2:29:24,第114名。
日本選手雖然實力強悍,表現卻不如美英。里約奧運報名成績進2:10的選手,只有四人出生在非洲以外,日本就佔三個,其中去年福岡馬季軍佐佐木悟(Sasaki Satoru)是唯一進2:09的非黑人選手。
結果他僅以2:13:57排名第16,儘管仍是亞洲第一。今年琵琶湖馬拉松第四名石川廣末2:17:08,第36;琵馬亞軍北島壽典大失水準:2:25:11,第94。
“中國一哥”董國建以2:15:32排名第29,雖然不如今年他在重慶創造的PB 2:11:42,但遠好於他的倫敦奧運會成績2:20:39,第54。“後面腳疼了,跑不動。”賽後遠在里約的他告訴筆者,好在並無大礙,只是“腳磨破了,趾甲也烏了幾個”。
在重慶首馬跑出2:13:15好成績的藏族選手多布傑,這次以2:24:22排名第91;朱仁學2:25:31,第96。
唯一達標的台灣男選手何盡平跑出2小時26分整,名次正好是第100。香港無人出征。
值得關注的是,印度選手令人刮目相看:兩人跑出2:15:26和2:15:27,分獲第25和26名;另一人2:22:52,第84名;整體表現已不輸日本。
朝鮮只有一人上場,2:15:27,第27名。韓國的兩名選手成績不佳:2:36:21和2:42:42。蒙古國手巴特奧其爾(Ser-Od Bat-Ochir)也發揮失常:2:24:26,第92名。
這場比賽的完賽者創下140人的紀錄,退賽選手僅15人。

基普喬格已經證明,他和莫·法拉一樣,在自己的主項打遍天下無敵手。兩人面臨的挑戰也相同:亟需打破世界紀錄,才能躋身偉人行列。
從這方面看,PB和世界紀錄只差8秒且年齡略小(31歲)的基普喬格應該更有希望。


資料來源:愛燃燒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