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 | 一個從生日派對中誕生的華府跑團 文字

愛燃燒於 22/07/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華盛頓的大街小巷都快被他們的人“攻佔”了!

正值飯點時間,一間名為Colony Club的咖啡酒吧門口,駐足着熙熙攘攘的人羣,他們可不是來吃飯的,而是來跑步的,因為今天是週三。District Running Collective(下簡稱DRC)的百人軍團,每週三的18:30都會從這裏出發,跑過3英里的街道,化身為華府街頭的獨特風景。
3年前,一位生活在這裏的平面設計師Matthew“Mars”Green即將迎來自己的生日,好友們提議在他們經常出沒的酒吧為Green慶生,朝九晚五的工作規律已然了無新意,生日派對豈能又是吃飯喝酒聊天?“今年的生日來點不一樣的吧”他迴應道,想到自己剛開始跑步不久,“組織一場午夜跑”的點子就這麼冒了出來。

“我們不知道會有多少人來”Green坦言説道,他們不過是告訴了身邊的一些朋友,還有把這個信息發佈到了網上。結果那天在H Street站了125個人!他們居然不是去酒吧喝酒的,而是來跑步的!在酒吧舉杯歡慶之後,午夜時分他們跑上了事先用熒光粉筆作了標記的街道,用一場難忘的Mars 5K為Green歡慶生日,也迎來了DRC的誕生。
和大多數跑團一樣,DRC一開始也就這麼十來個人,多刷幾次街,和住在周邊街區的居民混個臉熟,與他們擦肩而過的人就會好奇地問問:“你們這是幹嗎呢?”“這羣人是誰呀?”,他們就喊出“我們是DRC!”“來和我們一起跑步”,這麼一來二去的,一些有着“哎呦,好像我也沒什麼事兒幹,看他們跑步挺好玩的,那就去跑一個吧”諸如此類想法的人,就漸漸加入了他們,跑團也就這麼茁壯了起來。
DRC的成員指導手冊裏就明文寫着以下兩條,其一是,每次跑步向團內至少2個人介紹自己,一方面是鼓勵大家互相認識,另一方便也是以防有意外發生時可以有照應;其二是,不準戴耳塞,一來是方便你聽清領隊的指令,萬一路線臨時變化,二來是讓成員更專注於當下,感受自身的跑步體驗,還有和夥伴們一起的經歷。你不需要是一位嚴肅的跑者,重要地是來DRC玩得開心。
“在搬到華盛頓之前,我跑步很隨意”32歲的Ashlee Lawson在2014年加入DRC,“我想在春天之後找點事情做,又正巧聽説了DRC,然後決定開始跑步。可是我第一次參加跑步的感覺真是爛透了,那天又冷又下雨,而我有8個月沒跑步了!不過,總會有那麼一個理由讓你覺得必須堅持下去,好在DRC給了我這個堅持的理由”。她不僅自己跑,還“慫恿”了朋友們一起來跑,就在這年的秋天,Lawson和4位好友在費城跑完了她們的首個半程馬拉松,現在她還是DRC其中一支跑步小分隊的隊長。
誠然,組織100人的夜跑絕非易事,何況還要確保安全。Green就想到了委任隊長們協助組織成員跑步,成員可以基於自己的狀況選擇相應的組別,FLYERS適合平均速度在每英里耗時6分45秒至8分鐘的,MOVERS是8分15秒至9分45秒,初跑者可以選擇CRUISERS平均以10至13分鐘完成一英里,每組成員都會配有領跑和收尾的Pacer。在夜跑之後,大家通常會聚在Colony Club喝上一杯,跑步成為彼此的社交方式。
週三通常跑常規路線,週六則會組織LSD,有時和Rock Creek Social club一起組織週六晨跑。除了這些常規跑步活動外,DRC也會組隊去紐約、倫敦、芝加哥等地來一場跑步旅行,聖誕狂歡派對上盛裝出席的成員和平日運動裝扮下的簡直判若兩人。原本Green的生日跑就是DRC的保留項目,今年更是以此為原形推出了Midnight on Mars III 的特別企劃,屆時每位參與者還有機會獲得完賽獎牌和紀念T恤呢。
在DRC跑團,你可以見到各種膚色的人,成員裏有太多“那些從來沒想到自己會去跑步的人”,而他們中的大多數都至少跑完了半馬,每當看到成員們積極備賽,和夥伴們一起跑步訓練,都讓Green感慨不已“這簡直太棒了!”他們依然會把酒言歡,只不過在此之前,抑或之後,會成羣結隊地穿行於鄰里街區, 速度不是究極的追求,健康快樂才是。DRC的創立之初就是想帶動身邊的人跑起來,傳達“跑步不是一件苦差使,而是一種生活方式 ”的信息。
若問,一個跑團的影響力可以有多大?答曰,就看跑團的凝聚力可以成就多大的事兒了。隨着DRC的發展,Green更希望DRC可以通過跑步給華府帶來陽光積極地影響,讓大家能更好地融入城市之中,帶上好奇心去發現城市之美。在去年他們組織了RunGreen 5K活動,就為城市花園籌集了建設資金,而今年則會與Muriel Bowser市長辦公室合作,組織市民在城市公園裏進行體育鍛煉,倡導健康生活。


資料來源:愛燃燒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