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主”弗朗索瓦·戴恩分享會:我的越野跑人生 文字

愛燃燒於 21/04/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轉載自 iranshao.com)

因為熱愛,越野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而他的生活方式也成就他成為世界上最好的越野選手之一。

上週日,“酒莊主”弗朗索瓦戴恩Francois D’Haene來到北京,與跑者分享了他的越野跑人生。

引用弗朗索瓦戴恩Francois D’Haene:
薩洛蒙簽約選手,1985年12月25日聖誕節出生的弗朗索瓦戴恩是當今長距離越野跑最頂尖選手之一,也是法國某酒莊的“莊主”。他的越野履歷非常耀眼:
2012、2014年UTMB環勃朗峰越野賽冠軍;
2013、2014年UTWT大留尼旺站冠軍;
2014年UTMF日本環富士山越野賽冠軍;
2016年HK100冠軍;
出生1985年的弗朗索瓦戴恩已經過了而立之年,和一些比賽中滿臉絡腮鬍子的形象不太一樣,站在分享會講台上的他顯得很青澀。與當晚擔任翻譯的關雅荻交流中,他時不時摸摸下巴,小心又認真的回答每個提問——在微表情分析裏,對話中這個小動作被形容成“安慰動作,是下意識的心理補償”——這與他190的高挑身材形成很萌的反差比。
莊主特地準備了一份名為《我的越野跑人生》的PPT,介紹了自己的越野跑生涯。內容並不宂長,結合在座聽眾的一些提問莊主給出不少自己見解——這些見解頗有些形而上的意味,聽完恍惚產生對“採菊東籬下,悠然現南山”式的羨慕。因為熱愛,越野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而他的生活方式也成就他成為世界上最好的越野選手之一。

莊主出生在法國北部,3歲開始全家搬到南部生活。法國的南部相比北部更多山,莊主8歲開始跑步,11歲開始陸陸續續參加一些跑步比賽。更長大一些,和當地所有人一樣,登山成為生活的一部分,莊主跟着專業的教練開始學習登山技巧。中國古人講究家裏梅蘭竹菊不可少,認為這才是生活,甚於其它。對愛山野的歐洲人,一旦開始登山和越野,也很快會將它當做生活的一部分,再也分不開了。莊主説越野跑是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訓練就是生活,生活也就是訓練,沒有山的日子會很難熬。在一些非賽季莊主也會經常隔天跑上25公里的山路——莊主的下一站是上海,之前聽説上海沒有山,如果要跑山得驅車百來公里時他一臉懵逼。顯然莊主很難理解那些住在上海但熱愛越野的跑者平時是怎樣訓練的。

生活中訓練佔了很大一部分,訓練自然會有受傷的風險。有人提問莊主是否會經常接受專業的按摩來避免受傷時,莊主的秀恩愛很及時,“我太太每天都會幫我按摩3次”。莊主太太也是越野跑愛好者,對先生的訓練也是很支持。莊主建議大家訓練參賽都循序漸進,比如能比較輕鬆的跑下馬拉松之後,訓練6-7個月也就能完成百公里,但已開始不要太在意成績,也別太求成。時間和名次都是水到渠成的事。莊主有他自己的教訓——第一次參加UTMB CCC組,一開始他速度過快,後面越跑越疲憊。雖然最終順利完成,他覺得自己身體彷彿很榨乾了,也幾乎處在即將受傷的邊緣。在接下來的一年裏他都訓練不多,得為找回狀態養精蓄鋭。第二次參加CCC就老道了很多,壓得住速度也更在意途中具體路況的通過策略,完賽很輕鬆,成績卻比第一次好上一大截,提高了整整一個小時。


即使強大如莊主,也會在比賽中遇到竭盡全力痛苦不堪的時候。莊主説,你不妨想象下這樣一個過程:繳納一大筆錢完成報名,然後訓練備戰上幾百個小時,再花一大筆錢計劃行程、坐上十幾個小時的飛機或者轉火車巴士,然後緊張的站上起點,開始連續十多個小時甚至更長時間的煎熬,最後衝過終點一身疲憊,再收拾行李回家——如果你接受這些“自找的痛苦”並熱愛它,那就是已經準備好去真正的越野參賽了。
莊主認為長距離越野很重要的是在賽後恢復,以及比賽中懂得收着力氣,如果前面80%的距離能留有餘力,完成比賽的體驗會好很多。這也是與國內很多跑者觀點不同的,很多人會把完賽當終點,抱着這樣的想法壓力無形間會變大,跑的很疲憊,最終成績未必如意。如果將訓練、比賽和生活當成一體並賦予各部分同等重要的程度,傷病會減少,跑步的樂趣會一直高漲,更不會需要時不時反省初心,成績也會在不經意間提高。

莊主有個規模不小的葡萄酒莊,他的很多時間花在打理莊園上。他對莊園對酒和對跑步一樣熱愛,這是他的生活。酒莊的工作並不輕鬆,有時候也需連續工作上十幾個小時,在莊主眼裏這些都是訓練。跑步是私事,酒則可分享,KJ和他的女朋友艾米麗等越野大神都是酒莊的客人,不少越野跑者也都享用過他的葡萄酒——此行中國的另一個重要目的也是來推銷他莊園的葡萄酒。

分享會開頭,關雅荻介紹莊主已經獲得過很多榮耀,比如UTMB已經兩次斬獲冠軍,未來他有三次稱王的可能,這對很多人可望不可及。但莊主的下一次嘗試一定會很謹慎,除了擁躉的期望,自己也會對成績有要求,這些都讓參賽的感覺有點微妙。奪冠從來不是目的。相比之下莊主更願意去嘗試一些新的挑戰,在不的同賽道不同的環境,這樣的挑戰更接近越野的本質。
體育運動裏,都有過抵達巔峰後迅速滑落的個人或團隊,有人認為他們失去了對目標的渴望。那對越野跑來説目標是什麼?莊主的解釋是“可以不斷挑戰,去發現一些新的東西”,字面意思不難理解,他把奪冠當成意外所得,如果在一項賽事中無法體驗到全新的感覺,哪怕有機會成為冠軍也未必是渴求參賽的動力。
聽起來像個繞口令,但這樣形容大體沒錯——無敵也許會寂寞,但熱愛一定是最無敵的。

附:薩洛蒙為莊主製作的視頻短片


資料來源:愛燃燒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