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里約奧運馬拉松 中國選手征戰內幕(下) 文字

愛燃燒於 15/09/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中國馬拉松女隊隊員岳超,以及大中華區跑最快的香港選手姚潔貞的里約奧運經歷。

里約奧運會中國馬拉松女隊的遴選範圍,明顯比男隊大很多。

今年重馬暨奧運選拔賽的女子前20名,除第5、11和12名三個埃塞俄比亞選手之外,剩下的全是中國人,而且她們全都奧運達標——第20名的成績是2:41:15,比奧運門檻2小時45分快3分多鐘。
選拔賽女子前四名如下:
河南隊劉瑞環,2:26:13;
河北隊華紹青,2:29:14;
內蒙隊張瑩瑩,2:29:54;
江蘇隊岳超,2:30:25。
其中達到中國田協劃定的里約奧運達標線2小時28分的,只有劉瑞環一個。如果把門檻放低到2:30(男隊不就是放低到奧運會官方達標線2:19麼?),正好有三人達標。女隊似乎很容易選出。
但在7月18日公佈的奧運軍團名單上,卻找不到劉瑞環的名字。官方沒解釋理由,據消息人士透露,她落選是因為興奮劑檢測陽性。
第三名張瑩瑩也不在榜上,這應該和她有使用禁藥的歷史污點有關:2009年尿樣被查出興奮劑陽性,與教練張詠梅一同被禁賽四年至2013年9月,並分別罰款2萬元。
最終女隊只出線兩人:選拔賽亞軍華紹青;第四名江蘇岳超。第六名金銘銘沒有遞補上去,估計是因為時間太短,手續來不及辦。另外,她的成績2:33:20與上述兩人的2:30左右也有一定差距(共有三人跑出2:33:xx)。
替補兩場大賽,終於等到上陣
提起1991年1月5日出生的岳超,江蘇媒體言必稱她是“揚州中長跑競走訓練基地選手”,其實岳超是個東北人——瀋陽的。(下圖右為岳超在2015年衡水馬拉松比賽中)
“我小時候就和教練一起過來揚州,大概十五六歲吧。”雖然少小離鄉,岳超説話聽上去仍是個遼寧女孩——不管從口音,還是從豪爽的語氣。
當時她練的也不是長跑,而是競走;“帶我去揚州的是個競走教練。我被送進市體校時,正好趕上他想去南方發展,就把整個隊的競走隊員全都帶過去了。”
不過岳超最早在區體校時,練的還是中長跑。“因為競走技術不好(笑)——要求腿伸直,我怎麼走腿都伸不直,所以又改回練中長跑。”她回憶説。教練於是把她送到現在這個長跑教練手裏,後來又進江蘇省隊。
2007年,岳超在日本立川國際馬拉松邀請賽上獲得半程冠軍,2009年又贏得杭馬女子全程冠軍。2014年仁川亞運會,她以2:33:20獲得第五,在中國選手中排名第一(下圖前右;左為中國選手何引麗)。
她的馬拉松最好成績,是2015年3月在首爾馬拉松創造的2:29:26(第四名)。
這次岳超是在5月底接到入選奧運代表團通知的。當時她雖然還沒進正選名單,但仍被召集到位於吉林延邊二道白河鎮的長白山國家田徑訓練基地,和另外三人一起集訓兩個多月,從5月底一直到8月初前往北京集合。
集訓以長距離為主,最多到36公里,“我們很少跑40”。周跑量從一百六七十公里往上走,最多達到200公里,再逐漸減量。
2012年倫敦奧運會和去年北京世錦賽,岳超都是替補隊員。世錦賽女子馬拉松比賽日,她只能到水站幫忙遞水。
對於自己在國內選手中的排名,岳超説:“大家水平都不太穩定,現在我也不敢説我能排第幾。這一場好,下一場也許就沒了。只能説每一場狀態都不一樣,大家可能發揮得也不一樣。”
中國田徑奧運軍團名單公佈後,岳超在接受揚州媒體採訪時表示,將力爭進入前八名。相對於她的2:29實力——比里約奧運最強選手慢將近10分鐘,這個目標似乎定得有點高。
對此她告訴筆者,這是因為她覺得賽前訓練“挺系統的”,讓自己信心倍增,加上要第一次參加奧運會,機會來之不易也比較突然,所以當時比較興奮;“我就想把目標定得高一點,自己賽前練起來也有動力。”
最終她在里約跑出2:39:09,排名第53。隊友華紹青2:45:09,第79。
“這次感覺還行,但是成績跑得不好。”岳超主要對時間不滿意,“後面跑得很慢,因為天氣很熱,我們賽前沒有進行針對性訓練。這算是一個失誤吧,因為沒想到那邊那一天會那麼熱。我們之前在長白山訓練。長白山比較涼快,巴西太熱了。”
這是個代價不小的失誤。今年2月在洛杉磯舉行的美國奧運選拔賽上,北京奧運會萬米銅牌得主弗拉納根(Shalane Flanagan)跑到最後出現熱衰竭,雖然硬撐到終點,僥倖到手最後一張奧運會入場券——她第四次圓奧運夢想,卻首次在完賽後不得不接受靜脈輸液。
美國馬拉松女隊於是對比賽日可能出現的濕熱天氣非常重視,專門作了極其充分且科學的準備。
措施之一是:讓三名女隊員在氣温設定為30攝氏度、濕度75%的室內,在跑步機上每次跑90分鐘,同時測量她們的出汗率、汗液構成、核心體温、心率、步頻等生理和心理指標。專家據此為她們分別建議飲料成份,以及每5公里需要的飲用量。
檢測發現,弗拉納根的出汗量特別大——幾乎三倍於選拔賽冠軍、她的師妹克雷格(Amy Cragg)。
如此精心細緻的備戰,收效十分顯著。在里約,三員美國女將全都跑進前十名,比此前兩屆奧運會大有提高:弗拉納根2:25:26,名次從倫敦的第十上升至第六;林登(Desiree Linden)2:26:08,第七;克雷格 2:28:25,第九。
中國馬拉松女隊的奧運賽前訓練還少了一個傳統項目。“以前只要是備戰重要的比賽,我們都會提前三個月上高原訓練、強化。”岳超説,這次卻是到海拔不高的長白山基地。
里約,里約
中國運動員出國參加奧運會之類國際比賽,同樣需要申請簽證——使用因公護照,由國家統一辦理。
馬拉松國家隊8月8日離京、翌日經巴黎抵達里約之後,女隊直接進駐奧運村。中國代表團人數較多,包下一整棟樓,而其他國家大多是合住一棟,各佔幾個樓層。
對於這個“新家”,岳超的評價是“挺好的”:“我們中長跑、競走這些項目本來去的地方(例如高原訓練時),就不像他們球類、游泳去的環境那麼好,所以對我來説都很正常。”
她們也住兩室一廳:她和華紹青一間卧室,兩個撐杆跳、三級跳的女生和3000米障礙賽的張新豔住另一間和客廳。
和她們同時住奧運村的,還有男籃、女排、乒乓球、羽毛球等項目的運動員,只是樓層不一樣;“吃飯時能看見好多名人:林丹、易建聯、游泳的傅園慧、騎手雷聲……”
岳超對奧運村的伙食也不滿意:“關鍵是沒什麼吃的。我天天早晨喝一點粥,吃點麪包、水果。中午亞洲區雖然有米飯,但是根本吃不了,大米都沒蒸熟,感覺撒一把都能散開。燒賣也很硬,第一天他們還嘗着吃,結果一個都吃不了。
“我只能去歐洲區吃意大利麪,因為要攝取碳水化合物,你又不能不吃,尤其是在比賽之前。蛋白質我就吃吞拿魚——蒸的,上面撒點鹽和胡椒粉。青菜就是水煮西蘭花,很綠,什麼也沒有,也得撒點鹽。我們自己帶了些鹹菜、泡麪啥的。餐廳還有泡菜。”
由於去場地需要坐車,很麻煩,賽前她們就在村裏訓練;“一圈兩公里,所有馬拉松選手都在裏面跑。”
8月14日上午的比賽中,岳超每個5公里的分段用時幾乎呈“單邊上揚”,僅第15至20公里略有回落;幾乎每個5K都比重慶選拔賽慢。
“因為我覺得天氣熱,後面肯定會越來越熱,所以剛開始我就沒想開那麼快,其實我還是開快了,後面體能完全垮了——從30公里開始吧。後面配速都有4分鐘1公里了。”她回憶説。
(上圖左1為圖法,左2為冠軍蘇姆貢,左4是季軍迪巴巴,左5岳超,中為亞軍基爾瓦)
“第一集團有很多人,我們那個集團有六七個一起跑。華紹青前面比我快,後來我們就追上她了。”
岳超從15公里開始吃能量膠,總共吃了6個。她戴的跑表是Garmin 225,“主要是看時間,心率我覺得不準。要測心率的話,還得用Polar的心率帶。這種戴手腕上的鬆緊、貼合度都影響很大。”
(岳超的里約奧運會戰衣和飲料)
那天她基本沒出什麼狀況,雖然被新鞋磨出水泡和血泡各一個,但已經比以往參賽時好多了;“以往我都會掉腳趾甲蓋,這次一個也沒掉。”
不過到最後200米時,“我腿部肌肉開始僵了——感覺很硬,已經邁不動了”;在烈日的曝曬下,她也有點眼前發黑。
這是她發在微信上的賽後感悟:
第二天中午12點,兩名馬拉松女隊員離開奧運村回國,仍坐法航班機,經巴黎中轉到北京。“算上等的時間,有30個小時呢。太遠了。”岳超説。
抵達北京後,她先回南京,隨後又去澳門——不是作為訪問港澳的中國奧運代表團的一員(“那個必須拿冠軍才能去”),而是去澳門大學辦理延期入學手續。
她原本申請今年到澳門大學讀研,專業是體育教學與運動專業,但由於參加奧運會、接下來又要備戰明年全運會馬拉松,只好推遲到明年再去上。
“將來當不當教練我倒是沒想過。我是想在退役之後,到大學裏真正學一點東西。”已經從揚州大學體育教育專業本科畢業的岳超説。
(下圖為8月25日下午,岳超等中國奧運代表團成員進入人民大會堂三樓金色大廳,接受國家領導人接見)
香港唯一的奧運田徑女將
這次里約奧運會,香港派出一支38人的代表團,其中田徑選手只有兩個,正好是一男一女:
28歲的馬拉松姚潔貞(Yiu Kit-ching),英文名叫Christy;
21歲的跳遠選手陳銘泰(PB 8.12米,差達標線3cm,被特許參賽),港大在校生。
姚潔貞從中學開始練跑步,原本專攻5000和10000米,兩年前才改練馬拉松,因為馬拉松更容易奧運會達標。
據英文報紙《南華早報》報道,2013年香港田徑總會(業餘田協)組建長跑隊,姚潔貞的成績一枝獨秀,創造了從3000米障礙到半馬的多項香港紀錄。
今年7月12日,她在香港體育學院召開記者會,透露自己為入圍里約奧運會付出的巨大犧牲:“我哭過太多次,因為這是我經歷過的最艱難的訓練。但我很珍惜這個機會,因為自己最終實現了目標。”
“我不是一個天生的馬拉松跑者——像我的很多亞洲和中國同行那樣。因此,我為了達標,必須接受一套非常累人的訓練計劃。”
為了能夠全天訓練,姚潔貞於去年2月辭去兒科護士的工作。2014年新婚的她,與拍拖8年、同為香港知名跑者的丈夫陳家豪聚少離多:“事實上,最近幾個月來,我由於在海外訓練,和家人在一起的時間不超過兩天。我知道很多香港運動員都付出和我一樣的犧牲。”
自2014年起,在日本著名馬拉松教練村尾慎悦(Murao Shinetsu)的指導下,姚潔貞多次前往長跑水平很高的日本參加半馬比賽,為全馬熱身。截至2015年上半年,她已經贏得其中兩場,去年成績也突飛猛進:
2010年2月港馬1:25:09;
2011年12月台北富邦馬1:21:08;
2013年1月香港半馬1:20:27;
2014年3月哥本哈根半馬世錦賽1:20:28;
2015年3月日本島根縣松江(Matsue)女子半馬1:14:55:
2015年11月埼玉縣上尾(Ageo)市半馬1:12:54。
在最後這場上尾半馬,姚潔貞以比日本亞軍快將近10分鐘的巨大優勢獲勝,跑出賽事史上第四好成績,也打破陳敏儀2002年保持的原香港半馬紀錄1:14:22。(上圖)
2015年2月,她在香港完成首馬。同年5月3日,她在布拉格馬拉松跑出2:38:24,一石二鳥地同時達到去年北京田徑世錦賽和里約奧運會的報名門檻。
她的北京世錦賽成績是2:43:28,在65名參賽選手中排名第32。
在7月的香港體院記者會上,姚潔貞表示:“我的里約目標是,用2小時34分完賽。但即便能跑出這個時間,仍不足以拿到獎牌。我想在奧運會刷新PB,這絕對會是一個成就。”同時也為香港爭光。
丈夫陪跑半程,成績華人第一
奧運會賽前,她先赴南半球的新西蘭奧克蘭市訓練三週,再前往阿根廷練幾天,最後才到里約。
在比賽中,姚潔貞遇到的最大問題不是高温,而是海風。“氣温比預期的要好,至少有些颳風。不過今天當然太陽很大。”賽後她告訴《南華早報》。
“前10公里,我認為我的配速很好,但隨後就有相當強的逆風。10到15K我獨自一人跑,速度很慢。要追回時間很難。甚至當我轉向、順風向跑時,前半程也掉速不少。”
“後來我試着跟上大部隊,她們越跑越慢,我一個一個地追上她們。在以前的錦標賽中,我總是被別人趕超,這次我很高興自己仍有力氣(超人)。”
前半程她跑得非常沉着穩健:5公里用時18分13秒,排名第90,比第一慢50秒之多;10公里用時36:18,排名第88;半程也才第76,1小時18分整。
直到最後20公里,她才開始後發制人,排名節節攀升:25公里第71,30公里第64,35公里第53,40公里第41,最後兩公里又幹掉兩個對手!
她跑得相當勻速,每個5公里用時相差不超過41秒——18:08至18:49之間。
最終姚潔貞以2:36:11刷新PB,只比2004年由陳敏儀創造的香港紀錄慢22秒;榮獲第39名。“我很高興自己實現PB,可惜比香港紀錄還差幾秒。”在大中華區5名選手中,她的戰績高居第一。
另據香港《大公報》報道,姚潔貞的丈夫陳家豪率六個朋友專程遠赴巴西,充當她的啦啦隊。
他原本打算在每個補給站為愛妻送上一句“加油”,不想一跑就幾乎陪跑了半馬的距離:“我在她起步後就一直跟着跑,沿途一路在作網上直播。豈料半跑半停下,也跑了差不多20多公里吧。”
姚潔貞的反應竟然是“不堪其擾”:“他真的很煩,沿路不停地大喊大叫,我有兩次用盡力氣跟他説:‘不要吵啦!’他就是令我不能集中。”
她還透露自己的未來計劃:“我們早已決定在奧運後休息一下,並在明年初計劃組織家庭(生兒育女),未來再向四年後的東京奧運進軍。”
香港體院田徑總教練Anthony Giorgi向《南華早報》指出,姚潔貞前景相當看好:“她其實只是初學者,練馬拉松才兩三年。所以只要她能夠保持下去,就很有希望在東京跑進前20或25名、2:30分出頭。希望今後一兩年內,她可以打破香港紀錄。”


資料來源:愛燃燒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