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里約奧運馬拉松 中國選手征戰內幕(上) 文字

愛燃燒於 12/09/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原文來自:iranshao.com)

獨家!中國馬拉松男隊隊員詳盡披露,他們赴里約奧運會參賽的全過程。

對於眾多中國長跑愛好者來説,今年裏約奧運會賽前的一大懸念,就是哪些運動員將代表中國出征巴西。

猜一猜誰會去里約
正如筆者在《中國馬拉松一哥的里約奧運之路》一文中所介紹,中國田徑協會2015年8月31日頒佈的《田徑項目參加2016年裏約奧運會選拔辦法》寫道:
引用“馬拉松項目在規定的選拔賽事中男子成績優於2:13:00(不含)、女子成績優於2:28:00(不含)者均可獲得備選資格……
“以2016年3月20日重慶國際馬拉松賽為選拔賽,以及選拔賽前後1個月之內代表國家隊參加的國際比賽。”
今年重馬中國男選手前三名如下:
雲南隊董國建(29歲)2:11:41,亞軍;
西藏隊多布傑(22歲)2:13:15,第6;
雲南隊朱仁學(25歲)2:18:17,第12。
達到里約奧運會男子馬拉松報名門檻2小時19分的中國選手,也僅有以上三人(下圖自左至右依次為多布傑,董國建和朱仁學)。
唯一跑進中國達標線2:13的董國建,已經鐵定出線。多布傑非常接近這條線,而且首馬就有如此成績,加之是少數民族選手,入圍的可能性也很大。
比他慢5分鐘的朱仁學雖然達到奧運報名資格,但與2:13的國內門檻有不小差距。他會被選中嗎?還是當局仍會像四年前那樣,只派兩個人去奧運會(上次是董國建和李子成)?
7月18日,里約奧運會中國田徑代表團名單終於揭曉:馬拉松男隊派足3人,朱仁學上榜了——儘管名列男運動員名單的最後。
其實朱仁學自己也是在不到一個月前,才確定自己會去里約的。
“5月8號我們在重慶參加特步10公里。第二天早上教練叫住我,我問他什麼事,他説有可能讓我去參加奧運會。這句話我根本沒放在心上,沒告訴親戚朋友,因為只是有可能。”他告訴筆者。
6月18至20日,2016年全國田徑冠軍賽暨大獎賽總決賽也在重慶舉行。賽前雲南隊領隊又對朱仁學説:“有這次奧運會的機會,你要好好表現一下。”
但他還是不太敢相信。一直到冠軍賽結束,他才確信這是真的。賽後他和董國建返回位於昆明郊區的呈貢基地,開始奧運會週期的訓練。“這次能參加里約奧運會,我感覺自己太幸運了。”
“馬拉松帥哥”朱仁學
長相帥氣的朱仁學,可算是中國馬拉松代表隊的顏值擔當。他身高和董國建一樣,都是1米70,體重輕一些:50公斤。
1991年4月6日,朱仁學出生在雲南曲靖市會澤縣山村。當地海拔兩千五六百米,與董國建的老家祿勸縣同屬雲貴高原。有意思的是,三名中國馬拉松男選手均來自高原地區。
2010年2月,朱仁學被雲南省隊教練張國偉選入呈貢訓練基地男子中長跑組,開始接受系統性專業訓練。
“剛進隊時,我的成績不是很好。在我們那批隊員中,我差不多是水平最差的。”他向筆者坦承。
那一年他剛唸完中學,恰逢省體工隊在招人。“教練就把我送過來,説以後行不行就看你自己。因為成績不很好,教練沒給我註冊。第一年就打基礎。”
2010年冬訓,朱仁學進步很大,2011年參加大獎賽,第一場萬米就跑出29分十幾秒。同年他成為正式隊員,2012年被國家體育總局授予國際級運動健將稱號。
6月20日晚在2016全國田徑冠軍賽暨大獎總決賽上,他以29:27.17奪得男子萬米冠軍。
今年全國冠軍的成績,居然還不如朱仁學進專業隊第二年的萬米首秀表現!這凸顯出中國徑賽長跑的慘淡現狀。
難怪里約奧運會的5000和1萬米比賽,中國男女運動員均無緣參加:男子萬米報名資格是28分(女子32分15秒)——連任龍雲2007年創造的中國國家紀錄28:08.67都不夠達標!
對此朱仁學感慨説:“現在在國內跑5000、10000米,領跑的都是我們雲南的。我們不領跑的話,沒人會上去領跑。我們後期速度比較差,如果不領跑,後面衝不過人家。而外省的一上去領跑就壓速度,最後再跟你衝一下,所以中國最近這幾年成績都不很好。”
他的首馬是2011年北京馬拉松,教練讓他去體驗一下。現在想來,他覺得自己跑馬“有點太早”。
那次他前半程跑得飛快,緊跟第一集團,但到半程就跟不上了;“後面跑得好慢,成績只有兩小時四十多分”。筆者查了下,他首馬的淨成績是2:39:28。
2012年重慶馬拉松暨倫敦奧運選拔賽,朱仁學以2:21:00名落孫山。但同年北馬提高到2:18:42。
“2013年全運會和今年的奧運選拔賽,又是2小時18分多,我都沒有突破,挺可悲的。”他無奈地説。
部分原因可能是傷病:2014年他左腿得了跟腱炎,2015年才有所好轉;“現在如果訓練強度太大,還是會痛,只是沒有以前厲害。”
里約奧運之前,朱仁學也曾出國參賽:2012年應邀赴韓國仁川,參加一場半馬比賽。他説自己的半馬PB是在雲南水富半馬跑的66分左右。
里約,我們來了!
今年四五月,董國建在秦皇島作奧運會賽前訓練。當時“根本沒想到我會去參加奧運會”的朱仁學也去了,他拿的是陪練名額,順便準備5月的全國大獎賽。
大獎賽結束後,他們回雲南接着練。“多布傑沒有和我們一起,不知道他在哪裏練。女選手好像是在長白山基地訓練。”
朱仁學透露,他們為奧運會前準備了差不多兩個月,每週至少有兩堂20公里以上長距離,週六的量最大:第一週20公里,第二週25,第三週30……每週增加5公里,第5周達到38或40,再慢慢降下來;強度則是10個1000米或5個2000米。
董國建也參加6月的冠軍賽;“我5000和1萬都跑了,兩個第二。”
8月5日,兩人從昆明飛赴北京集合,8日晚10點多乘坐法航班機,經巴黎前往裏約。上次倫敦奧運會董國建是8月3日走,12日比賽。
他們是最後一批去巴西的。同一批走的還有很多人,包括800米的王春雨、3000米障礙的張新豔和兩名女子馬拉松選手嶽超、華紹青;大家都坐經濟艙。
飛行時間長達二十幾個小時,在巴黎轉機就等了9個小時。9日抵達里約機場,幾天後比賽的嶽、華、張等選手直接入住奧運村。三個馬拉松男選手和王春雨等再搭3小時大巴,前往位於里約西南的聖保羅。
聖保羅海拔800米左右,屬於亞高原,天氣比里約涼快些。他們在那裏待了一個星期,住訓練營,訓練在附近的田徑場。加拿大等一兩個國家的運動員也在那裏練,不過訓練不在一起,場內人不多。
雲南隊教練張國偉沒有跟過去,訓練計劃他已經事先安排好;多布傑的教練格桑仁次則自行前往。由於他不在奧運大名單上——不是代表團的正式成員,因此不能住進奧運村。16日男隊前往裏約時,他便打道回國。
奧運村有圍牆,進去查得特別嚴,必須過安檢,還要掃運動員胸卡上的條形碼。村裏有多個大巴上車點,分別前往各個比賽場館。
馬拉松男隊到的時候,兩名女隊員已經回國。到男子馬拉松比賽日,更是隻剩女排等少數項目的運動員。賽前幾天,他們仍然繼續訓練——沒有田徑場,就在村裏的路上跑。
三名男隊員住一個兩室一廳套房,兩個雲南人住一間,多布傑自己一間。朱仁學對奧運村的評價是:
“奧運村其實還好,沒有他們寫的那麼糟,在我看來已經不錯了。巴西現在經濟不景氣,人家能辦成這樣已經很不容易。説實話,我們在村子裏面和比賽場地,根本不可能出什麼事。如果出了事,那是你的問題。”
他唯一的抱怨是,奧運村餐廳雖然一天24小時開放,吃的東西也很多,但他們吃不慣——飯菜以西餐為主,不合他們的口味,米飯又太硬。他們只好天天吃意大利麪,配韓國泡菜。他們沒帶吃的東西過去。
經歷過2012年奧運會的董國建則認為,里約奧運村的吃住都比倫敦差很多,據説有些地方漏水、地板剝落;“他們(管理員)經常上來問有沒有漏水、要不要維修之類。我們住的那套還好,沒有漏水。”
奧運村房間的風格和公寓差不多,將來可用於出賣或出租。村裏好像有洗衣服務,但套房內沒有洗衣機,他們都是自己手洗——夏天穿的衣服很薄,容易洗。
吃的方面里約不如倫敦,也不如聖保羅——那裏有一箇中國廚師,可能是中國隊請的,做的菜很接近中國口味。按説奧運村應該會提供各國菜式,“它(巴西)可能沒什麼經驗吧。”董國建説。
吃飯時,他們和其他項目的運動員會碰面聊天,和競走的最常在一起;“女子20公里比賽時,我們還去給他們加油。”
奧運村離里約市區很遠,到比賽起點坐車要一個多小時——儘管有警車開道,仍會堵車。
決戰時刻
8月21日,里約奧運會男子馬拉松決賽在里約森巴館開跑。
朱仁學説當天天氣不熱,剛開始雨還有點大;賽道只有兩個很短的小坡,不過彎道多,而且有點窄;“前15公里我飲料都拿不到,到20公里才拿到。”
董國建也説,賽前幾天都挺熱的,包括競走決賽那天;馬拉松比賽日正好下大雨,跑5公里後雨才停;和倫敦相比,里約賽道還好,前30公里繞着一條路跑三大圈。
他感覺這次的狀態比倫敦好。上次天氣有點熱,而且前面可能跑太快,跟了5公里就跟不住。
這次三名中國選手前15公里基本都處在人數眾多的第一集團。“前兩公里配速是3分3秒,後3公里是3分5秒到3分7秒;前面幾個5公里都是15分30幾秒。”董國建回憶説。
可能因為天氣涼爽的緣故,他前面自我感覺一直很好,只是到飲水站時會急劇掉速——因為人太多,跑在外面的根本喝不到飲料。
很多選手在5公里和10公里這兩個水站都沒有拿到飲料。董國建索性放過第一個,心想肯定拿不到水,不如先找好位置,下一個提前出來拿;“所以到10公里之後我就拿到飲料,都喝了,只有25公里沒拿到。但這對發揮影響不大,最多隻有一點點。”
他們的飲料都是自己準備的,這次他沒吃能量膠,國家隊也沒發。今年的重慶馬拉松,他賽前準備了幾個,實際上只是賽前吃一個,中途沒吃,因為沒拿到粘着它們的飲料瓶,還好喝到自己隊的飲料。
教練給他們制定的比賽策略是,前面差不多按2小時13分的節奏跑,即3:09的平均配速,每5公里15分45秒;後程視天氣和狀況自己掌握。
董國建前6個5公里分段用時都在16分以內,“朱仁學和多布傑他們大概在20公里左右掉了,我就沒看見他們”。
第7個5公里,董國建掉速到16:43,第8個17:12。“那個時候有點跑不動了——人有點累,腳也有點疼。”
後者的原因之一是穿新鞋跑。中國隊穿的跑鞋是耐克專門為奧運會設計的款式和顏色;其他很多國家的選手也都穿同款耐克鞋。
“我們又不是那種拿冠軍的,他們不可能給我們量身定做。我們去北京時才領到鞋子。穿了一個多星期,沒跑幾次課。衣服等比賽裝備也全都是耐克的——它是國家田徑隊的贊助商。”董國建説。
另外,由於前5公里是淋着大雨跑,濕鞋加劇了摩擦。他最後黑了三個腳趾甲。
從董國建的分段可以看到,到第30公里他處在第30名,後來追幾個人,排名一度追到第26,但最後以2:15:32排名第29。“(後半)最快時追到第24、25。到最累的那會兒,又被他們超上了。”
對於其他國家的選手,他只知道美國高手拉普(Galen Rupp)發揮出色,拿了第三,“他前面一直在我旁邊”;其他選手沒有太留意。
多布傑的成績比重馬慢11分鐘:2:24:22,第91名。朱仁學2:25:31,第96名。
“跑得不好,離自己想象的成績太遠,對自己特別失望,跑出這水平真的是意外。我一直想着我能跑到2小時18分,進2小時15分以內應該沒問題。成績突破不了,至少也要保持原有水平。”朱仁學説。
他是在20公里飲水站取水之後,開始慢慢掉隊的。到35公里他一看錶,“一公里差不多掉到5分!”事實上,他只是到第8個5公里,平均配速才掉出4分——用時20分15秒(他的5K最好成績是14分10秒左右)。
但他不認為後面跑崩的原因是前面太快:“這個配速應該説還可以,主要是後面腳反應太大,掉速掉得太多。前半程配速其實跟今年我們在重慶差不多。跑到25公里,我感覺還可以。前面一直跟着跑,還感覺挺好,後面卻跑成這樣……”
他同樣受到新鞋進水的影響,但問題主要還是後勁不足:“我的跟腱磨破了,左腳趾甲紫了一個。我到了30公里後面就……怎麼説呢,人還是缺了一點拼勁。今年重慶馬拉松,我也是跟董國建他們一直跑到三十二三公里,最後還是缺少那麼一口氣。”
塵埃落定之後
賽後翌日上午11時,馬拉松男隊等最後一批中國運動員搭乘國航包機回國,中途在馬德里停留1小時左右,比去程快多了;22日夜晚10點多抵達北京。
相比享受商務艙待遇的女排,他們還是坐經濟艙。“那肯定啦。人家拿了冠軍,作了貢獻,應該的。我們能坐就不錯了。”朱仁學説。在飛機上他們沒機會和女排隊員聊,因為“人家坐在前面”。
好在經濟艙很空,他和多布傑坐兩邊三個一排的座位,都只有自己一人,可以躺倒睡覺。
他們在北京待了三天,25日白天去人民大會堂,習近平向中國代表團全體成員講話並與他們合影。董、朱二人26日回雲南。
那天會後沒吃慶功宴。“我們不可能吃什麼慶功宴。我們馬拉松這次跑得有點差,就好比重在參與吧。”朱仁學説,“跑出這個成績,對我來説真是失敗了;我對自己很不滿意。”
此時電話那頭的他聲音哽咽。筆者安慰他説,你畢竟堅持跑完,比退賽的強;況且你才25歲,很多馬拉松運動員30歲才達到巔峰。
“叫我退賽是不可能的。我代表自己國家,爬也要爬回來。”他答道,“參賽也是一次鍛鍊,再慢慢總結、慢慢訓練,希望能在今後的比賽把這次缺少的東西找回來,讓自己做得更好,今後爭取突破吧。”
他也感歎説:“馬拉松這東西怎麼説呢,距離太長了。跑出去真不知道後期會怎麼樣。”
被朱仁學稱為“特別成熟的跑者”的董國建,雖然這次的成績比倫敦奧運會的2:20:39、第54名提高不少,但他自己和張教練都不很滿意。他賽前並不奢望跑2:10;不過“如果狀態好的話,2小時13分左右應該沒問題”。
兩次征戰奧運會,他認為這種頂級大賽對中國運動員還是很有鍛鍊價值,因為它們集中了各國的頂尖高手;國內比賽和這種舞台相比仍有不小差距。至於這是不是他最後一次參加奧運會,“應該是吧”。
賽後恢復方面,比賽半個月過後,他感覺“人還比較累。雖然沒受傷,但腳趾甲也要好長時間才能恢復過來”。
這兩天董國建在忙着給國家隊寫總結。現在他們已經恢復訓練,備戰9月中旬在天津舉行的全國錦標賽——今年的最後一場比賽;他們還是跑5000和1萬米。
錦標賽過後,他們將開始全力準備明年的天津全運會。


資料來源:愛燃燒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