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會戰倫敦世錦賽 三位業餘長跑高手的故事 文字

愛燃燒於 04/08/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讓業餘選手出征頂級世界大賽,在大多數國家早已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只是它們並沒有為這些非職業運動員放低門檻。

8月4日,2017國際田聯世界錦標賽即將在倫敦揭開大幕。中國首次派出一名業餘選手——來自北京大學法學院的體育特長生劉慶紅,參與女子馬拉松角逐。
讓業餘選手出征世錦賽和奧運會這類頂級大賽,其實在大多數國家早已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只是它們並沒有為這些非職業運動員降低門檻,任何人都必須在統一的選拔賽上或者選拔流程中脱穎而出、挺進前三,才有望出線。
  • 舉世聞名的日本公務員跑者川內優輝,今年正是因此得以第三次參加世錦賽(前兩次是2011年大邱和2013年莫斯科);
  • 去年入圍里約奧運會並榮獲第六名的美國楊百翰大學統計學講師沃德(Jared Ward),也是先在美國選拔賽中搶到最後一張入場券(第三名)。
咱們就來見識下即將在倫敦世錦賽亮相的三位外國業餘高手。

格里菲斯:首秀勇奪倫馬國內冠軍

4月23日舉行的倫敦馬拉松,是加的夫都市大學(Cardiff Metropolitan University)23歲的運動教練專業碩士生格里菲斯(Josh Griffiths)的人生首馬。
此前他只跑過半馬,成績相當不錯,例如去年在加的夫半馬以1:06:43獲得總名次第13,英國國內第三。
倫馬賽前他給自己定的目標是:爭取跑進2小時16分,達到英聯邦運動會報名標準(居然比世錦賽和奧運會還高!),以便明年代表威爾士赴澳大利亞黃金海岸參賽。
至於倫敦世錦賽,他連想都沒有想過,所以連達標線是多少都沒有概念。
比賽日早晨,格里菲斯5點起床,吃完昨天從超市買來的早餐——米飯和三文魚之後,搭6點45分的地鐵從倫敦橋坐到倫馬起點Blackheath站。
這位威爾士斯旺西獵兔犬(Swansea Harrier)田徑俱樂部的年輕成員,拿的是俱樂部名額,出發位置位於特邀選手區後面10米。
和他們相比,他的號碼布上印的不是名字,而是隻有一個數字:1154。
但在比賽開始後,格里菲斯就一點點縮短和精英陣營的差距。
將近半程點時,他已經追上領先的英國選手集團,和那些自己久仰大名的同胞高手結伴同跑。
引用“我還不太敢相信這一切,然後突然間,我已經脱離他們而去。”賽後他回憶説。18英里(29公里)時,他的位置已經上升到英國第二。
“到22英里(35.4公里),我努力和羅比·辛普森(Robbie Simpson)一起跑,我發覺自己的雙腿開始疲勞。”
他在以前跑山認識辛普森,知道他很厲害,所以能夠跟上他已經很滿意了。
引用“他真的很強大。我認為我們互相幫助對方堅持到最後。到25英里(40公里)左右,我開始意識到自己已經超過所有國內高手,不過你永遠無法確定這一點,直到過線之後。”
“觀眾非常棒,是他們支撐着我不斷向前超人。剩下最後600米左右時,我追上一兩個埃塞俄比亞選手,心想:Oh my God!
“他們中的一個最後又衝刺反超我,但我已經開心得毫不在乎。太瘋狂了,我真的不敢相信!”
被他超過的高手之一,是里約奧運選手阿貝拉(Tesfaye Abera)——身高1米92、來自埃塞俄比亞的2016年迪拜馬拉松冠軍(2:04:24)。
格里菲斯最後的成績是2:14:49,總排名第13兼國內第一。他名次緊隨里約奧運會亞軍、埃塞俄比亞名將利勒薩(Feyisa Lilesa)之後,只比肯尼亞冠軍萬吉魯慢9分鐘。
這使得他完勝排名國內第二、三位的辛普森(2:15:04)、戴維斯(Andrew Davies,2:15:11)等11名英國特邀選手。
格里菲斯因此贏得參加倫敦世錦賽的資格,將與去年倫馬國內冠軍、里約奧運會第九的蘇格蘭帥哥霍金斯(Callum Hawkins,2:10:52),以及前面説的戴維斯一道,聯袂為國出征。
倫敦馬拉松官網寫道:“斯旺西獵兔犬隊的格里菲斯,是今年倫馬最廣受傳誦的故事之一。”(Swansea Harrier Griffiths was one of the most popular stories of this year’s Virgin Money London Marathon)
《每日電訊報》評價説,這位威爾士小夥“創造了近年倫馬歷史上的最大震撼之一”。
《每日郵報》報道的開頭兩段:
引用“喬什格里菲斯星期天早晨醒來時,還是一個默默無聞,既沒有工作、也沒有教練,更沒有任何跑馬拉松經驗的俱樂部跑者。
“到中午他已經獲得代表英國出征八月世錦賽的資格,成就了倫馬歷史上最偉大的傳説之一。”
胸前只有號碼的格里菲斯,直到距終點大約400米時,才被電視攝像機捕捉到。
過線後,特邀選手被引導到他們的專用帳篷,他卻被晾在一邊,自己去走取存衣包、領完賽紀念牌流程。
“突然這些人向我跑來,説跟他們走。我還沒明白過來,就已經被別上麥克風,開始接受BBC的Gabby Logan專訪。”他向《每日電訊報》描述道。
格里菲斯原定和繼父、弟弟在一家咖啡館會面,然後一同坐火車回家,現在卻被警車護送到泰晤士河邊,與特邀選手一同乘船前往一家酒店,並被告知自己要出席當晚的招待會。
毫無準備的格里菲斯倉促出席,上身穿的是在倫馬博覽會上買的T恤,下面是向15歲弟弟借來的短褲。
他環顧四周發現,自己左邊是兩獲世錦賽冠軍和倫敦奧運會亞軍的肯尼亞人基魯伊(Abel Kirui),右邊是被奉為史上最偉大長跑選手的本屆倫馬亞軍貝克勒(Kenenisa Bekele);“你覺得自己不該在那兒。”
格里菲斯出生於1993年11月,家住西威爾士Cross Hands村。他告訴英國媒體:
引用“我從14歲左右開始跑步,動真格地跑步和參賽則是最近六七年的事。每一年成績越來越好。
我一直在給自己當教練。我從未在高海拔訓練營待過,只是在我家附近公路和自行車道上訓練,那裏有很多上下坡。
自從計劃參加這場比賽之後,去年10月起我的周跑量都超過100英里。
上個月我完成了一個半馬,65:18的成績顯示我已經作好了準備。不過,這是我的第一個馬拉松,所以我真的不知道應該期望什麼。跑出這樣的成績,超出我最狂野的夢想。”
據斯旺西獵兔犬俱樂部主席科林·戴維斯(Colin Davies)介紹,格里菲斯每週二、四晚上會和俱樂部的長跑組一起訓練。
他的其他各項PB如下:
  • 1500米3:58.59(2016),3000米8:33.82(2014);
  • 5000米14:46(2016),10000米31:22(2014年);
  • 5公里路跑14:18(2017),10公里29:49(2016)。
倫馬英國第一獎金只有4000美元,和打破純女子比賽世界紀錄的凱塔尼(Mary Keitany,2:17:01)收穫的18萬美元(12.5萬美元破紀錄獎+5.5萬美元冠軍獎)沒法比。
不過,格里菲斯還有一筆5000英鎊進賬:倫馬主辦方獎勵給入圍世錦賽的六名英國馬拉松國手的訓練津貼。
7月即將碩士畢業的他,倫馬賽前一直在到處投遞求職申請,工作還沒找到。
現在他的暑期安排也被打亂:“我原本打算到哪個不錯的地方度假一個星期,放鬆一下。現在只能全力備戰世錦賽了。”
馬拉松女子世界紀錄保持者拉德克里夫(Paula Radcliffe,2:15:25)給這位晚輩的建議是:
引用“如果我是他,就不會急於找教練,因為不管他現在是怎麼練的,效果都很好。當你實現突破之後,成功可能變成包袱,因此他有必要保持練習,在世錦賽更上層樓。他不必給自己施加太多壓力。”

繆爾:英國“中距離一姐”

和格里菲斯同樣出生於1993年、只比他大半歲的的蘇格蘭女孩勞拉·繆爾(Laura Muir),也是一個入圍倫敦世錦賽的英國中長跑新星,但她成名更早,而且已經達到世界級水平。
2011年繆爾首次亮相國際舞台,就與隊友共同贏得歐洲越野錦標賽青年女子團隊冠軍。
她已經出征過兩屆世錦賽和一屆奧運會:
  • 2013年莫斯科世錦賽,800米2:00.83,止步於半決賽;
  • 2015年北京世錦賽,1500米4:12.88,第五名;
  • 2016年裏約奧運會,1500米4:12.88,第七名。
2014年在鑽石聯賽巴黎站,繆爾以4:00.57打破塵封27歲的1500米蘇格蘭紀錄;去年在倫敦站,她再以3:55.22改寫英國紀錄,並創下2016年世界最好成績。
今年1月,第二次參加5000米比賽的她,以14:49.12打破英國室內紀錄,一個月後又以比世界紀錄只慢不到1秒的2:31.93,刷新英國1000米室內紀錄。
最近一年來,繆爾總共打破5項英國紀錄和兩項歐洲紀錄,距離從1000米到5000米。今年3月在歐洲室內錦標賽,她一人獨得1500米和3000米兩枚金牌。
左腳應力骨折傷愈不久的她,7月初又在瑞士洛桑跑出1:58.69的800米PB。
英國田徑協會負責人之一Neil Black評價説,這是個“一代人只出一個的田徑選手”。
拉德克里夫也對繆爾極為看好。2014年夏季當繆爾陷入低谷,在英聯邦運動會和歐洲錦標賽上發揮欠佳時,她通過媒體傳話説:
引用“我堅信勞拉繆爾是個神奇的人才。去年1500米跑出4分整,這對她的信心提振很大。此後她受了點挫折,在錦標賽中遭遇不順。但她還如此年輕,來日方長。我認為她擁有巨大潛力。”
繆爾尚未收穫世界頂級大賽獎牌,但英國800米名將出身的國際田聯主席塞巴斯蒂安·科(Sebastian Coe)預言,歐洲室內賽的金牌將成為繆爾更大輝煌的跳板:
引用“我的第一枚錦標賽獎牌,就是40年前在聖塞巴斯蒂安800米室內賽拿的;莫法拉、科林傑克森(Colin Jackson)也都是先在室內賽取得突破。”
繆爾長年代表英國參加各種比賽,又有教練指導,似乎是個職業選手。但事實上,她還是大學生,而且學的專業不是體育,而是獸醫。
今春赴法國南部山區和美國亞利桑那州,為備戰世錦賽進行高海拔訓練之前,她已經事先完成實習課。當時她向《每日電訊報》吐露道:
引用“我總是説,自己之所以跑步,完全是出於對這項運動的熱愛。我認為這就是我可以練得如此刻苦、身心百分百投入的理由,因為我真正享受它。
但這非常累人,特別是在我也要實習的時候。説它累,是因為你要一大早起床晨跑,白天又要站一整天看手術或者做手術,回家後已經累得快要散架,只想坐下來歇歇,可是你還得出門,去上一節訓練大課。
這絕對很苦,但我知道苦練會得到好結果。在美國的訓練不一樣,因為那裏海拔2100米,是我到過的最高點。跑上兩三分鐘,你就會留意到這一點,因為你感覺就像已經跑了半小時一樣。
那兒不僅難跑,風也很大——大到我沒法描述。作跑道訓練時,你剛剛跑完直道,一轉過彎,迎面的風幾乎能讓你停下來。我想回國後自己再也不會抱怨了!”
繆爾素以訓練自覺、經常挑戰自身極限著稱。教練Andy Young對她評價極高,但並不會因此而心慈手軟。
引用“在認識安迪之前,我真的不記得感覺如此累過。以前上完一堂訓練課後,我會認為自己已經練得夠刻苦了。但現在我已經記不清自己最後一次在一堂課結束時,還有力氣站着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我幾乎每一次跑都使盡全力。我認為這是你要成為最佳所必須做的——你必須每一次都把身體推向極限。我想確定一點:自己已經竭盡所能了。”
學習和訓練之餘的繆爾,其實也是個懂得打扮的女孩,飯菜幾乎都是自己親手做,以便知道里面都有什麼。她基本不吃任何補品和藥物,訓練完也只喝白水、吃香蕉。
在倫敦世錦賽,繆爾將角逐1500米和5000米兩個項目,對手包括埃塞俄比亞迪巴巴三姐妹中的老幺、1500米室內外和5000米室內世界紀錄保持者根澤貝·迪巴巴(Genzebe Dibaba)。

川內優輝的最後一場世界大賽

但凡提到業餘跑者,自然不能漏掉我們的老朋友川內優輝。
川內曾經兩度征戰世錦賽,但成績都不盡如人意:2011年大邱2:16:11,2013年莫斯科2:15:35,均為第18名。
今年他在日本媒體上撰文透露,自己一度不想再跑這種炎熱的夏季國際大賽,原因是實在不擅長暑熱作戰,入選國家隊後又要面對過高期望,被電視台和八卦週刊窮追不捨,精神壓力太大,還不如多出國跑城市馬拉松,充分發掘PB潛力。
不過後來他轉念一想:“你有克服炎熱天氣的手段,比如帽子和專門飲料,所以跑大邱時感覺還不太糟。如果氣温超過30度,就會很難跑;但只要沒那麼熱,你應該還是能夠設法克服的。”
於是他再度加入日本國家隊,出征2014年秋季仁川亞運會,最終收穫銅牌。
在頒獎儀式上,當日之丸旗升起時,川內的感想和贏得大邱世錦賽團體銀牌時相同:“作為一個運動員,一切辛苦都是為了這一刻。”
他當時作了個決定:“最後再打拼一次吧。充分汲取以前你所有失敗的教訓,在倫敦世錦賽跑一場會讓自己自豪的比賽。”
之所以選擇倫敦而不是北京,是因為“2015年北京世錦賽對我的吸引力沒那麼大,因為它定於熱天舉行。而由於我沒有入選2012年倫敦奧運會國家隊,2017年倫敦世錦賽感覺有點像命中註定”。
當年收看倫敦奧運會轉播時,讓他心生“我好想在這樣的環境下跑”的想法。
而對於2019年多哈世錦賽和2020年東京奧運會,“我對它們的感覺就像對北京世錦賽一樣:興趣不太大”。他的解釋是:
引用“很多人都説:你應該想辦法克服怕熱的問題,堅持到東京奧運會。
我的想法卻是:假如我的PB和世界紀錄只差兩分鐘,我也許會這樣考慮:但由於我比世界紀錄慢超過5分鐘,我不認為自己有餘裕在這方面下過多功夫。
眾所周知,為了將PB縮短哪怕只是一點點,你都必須提升自己的實力。其實更重要的,是針對比賽中途配速變化的應變能力。
與練就更快速度或者更強對抗能力不同的是,無論我花多少時間用於應對暑熱,都不能保證我一定能夠克服它。面對眾多需要解決的問題,我不能只把努力集中於這個方面。
假如我專門為此耗費幾年時間,那麼我在其他方面的能力就可能下降,從而影響我在從秋季到春季的選拔賽事中的競爭力,結局是根本沒機會站上夏季國際大賽的起跑線。
與多哈和東京不同,如果倫敦世錦賽的氣温是相對涼爽的23至26度左右,基於征戰大邱和莫斯科兩屆世錦賽的經驗,我的防暑對策例如帽子和專門飲料已經到位,我對如何備戰一場夏季比賽也心裏有數。”
他希望在倫敦用足過去自己代表日本參戰積累的所有經驗,以及征戰外國城市馬拉松學到的一切。
川內之所以能搶到倫敦世錦賽入場券,憑藉的是去年底在福岡國際馬拉松以2:09:11勇奪季軍兼日本第一。
那次勝利可謂飽經磨難,來之不易。據他向日本媒體透露,賽前三週,他在一次長距離訓練中拉傷右小腿肚,走路都會陣陣抽痛,導致他無法完成計劃中的調整練習,人也一直如坐鍼氈。
當時家人和朋友天天跟他念叨:“這是你入選日本國家隊的最後機會,所以別那麼固執,放棄福岡、改跑東京或琵琶湖(另兩場選拔賽)吧。”但也有人鼓勵説:“我們會去福岡為你助威,加油哦!”
他的對策是徹底休息兩天,再進行長距離慢跑,配速壓得比平時慢。經過大約一週的調整,痛感總算變得不明顯。
賽前兩週,他逐步恢復一些訓練課目,跑量大大增加。那一週他完成兩個50公里慢跑,周跑量達到220公里左右,遠高於大約140公里的正常周跑量。這些長距離跑讓他逐漸找回自信和體能。
他告訴自己:“如果距比賽一週時,你可以用第二集團的配速3分04秒跑上20公里,就可以按原計劃跑福岡。”
那天川內在朋友們的幫助下,在埼玉縣彩湖完成20公里模擬跑,用時1:01:14(配速3:03),儘管這已經非常接近他的極限。他於是打定主意:福岡就跟第二集團。
賽前的星期五他抵達福岡,不料在發佈會後進行調整放鬆跑時,在台階上扭傷左腳腳踝,又一次陷入連走路都痛的境地。
他在酒店一邊冰敷一邊痛罵自己:“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小腿傷都挺過來了,重新恢復到可以上陣拼殺的狀態,怎麼又冒出這個,為什麼是現在?!”
鑑於賽前的種種倒黴事,川內在福岡馬完賽時不禁感歎:真是奇蹟!據他事後分析,理由有三:
首先是遇上好天氣。出發時氣温為13度,後來因為下雨,跑到25公里處更跌至9度。
擅長冷天和雨天作戰的他(例如2010年東京馬拉松因此將PB縮短5分鐘至2:12:36),心情不斷向好,一改出發時的絕望。寒冷也麻痺了腳踝的痛感,讓他可以不去理會,專注於跑步。
其次是第一集團的兔子跑砸了。那三隻兔子本應以3分配速領跑到30公里,由於天冷和下雨,他們連第一個5公里都跑不出這一配速。
川內打算跟的第二集團本應比第一集團慢大約1分鐘通過半程點,但由於第一集團從未跑到3分配速,導致兩個集團配速相同,他和領先者同時通過半程。
第三個因素是他擁有六跑福岡馬的經驗,熟悉賽道哪裏有坡、坡度多大。三年前他還曾有在兔子半程退出後接棒領跑的經驗,那次他達到代表日本徵戰仁川亞運會的標準。
因此,只要能無病無災地通過半程點,哪怕此後要發起進攻,他也不擔心會在最後階段跑崩掉速。
到中間點他看了下時間,知道只要不刻意壓制自己,肯定能進2小時10分。這讓他精神一振,告訴自己:“一旦兔子有速度放慢的跡象,咱們就主動出擊,幹掉幾個對手。”
除以上三點之外,川內認為奇蹟的發生還有兩個長期原因:
首先是自己一直在參加大量海外馬拉松比賽。自從2012年未能入圍倫敦奧運會之後,他開始滿世界參賽,不時與外國高手同台競技。
尤其是2016年。去年他在參加福岡國際馬拉松之前連跑五場海外馬拉松,四次站上領獎台:
  • 3月在台灣新北市,獲萬金石馬拉松亞軍;
  • 4月在瑞士蘇黎世馬拉松奪冠;
  • 7月在澳大利亞黃金海岸再獲亞軍,跑出2:09:01的日本選手年度最快成績;
  • 9月在德國柏林,以2:11:03創造2016年日本選手海外五大滿貫比賽最快成績;
  • 11月在葡萄牙波爾圖,又一次奪得亞軍。
這些比賽有的兔子到6公里就退下,有些則根本沒有兔子。根據經驗他知道,一旦環境條件變糟,兔子就毫無用處。而在福岡國際馬拉松,如果要拼成績,這卻是一大利好。
第二個原因是,他增加了長距離慢跑的次數。從去年夏天開始,經常跑4到6小時的野路,曾連續兩天在信越小徑跑超過45公里,也曾在一週內跑三個40公里以上。
去年秋季,他甚至在平地上慢跑超長距離,例如10月沿利根川從羣馬縣澀川跑100公里回家,耗時7個半小時。
備戰福岡期間,他多次進行50公里慢跑,這是以前通常不會做的。超長距離慢跑構築起來的自信心,使他在後半程開始吃力之時,仍然堅信一點:
引用“50、100公里我都跑過,所以我知道自己絕對不會在後半程爆掉。我旁邊的國際選手都沒跑過100公里,因此我知道到了最為艱難困苦的時候,只有我的雙腿還會繼續向前邁動,這對於我這樣很容易泄氣的人真的非常有幫助。
自從在學習院大學的求學時代開始,我一向是每天只訓練一次,所以感覺在休息日增加超長距離越野慢跑,對於改善我的體能和精神、在馬拉松後半程維持狀態非常有效。
不過,由於很多專業隊的選手除了日常訓練課之外,還必須參加集體晨跑,我認為在時間和體力上,他們都很難再增加我作的超長距離慢跑。
他們每月的跑量通常超過1000公里,而我平均只有600公里左右。考慮到專業隊選手平均每天要晨跑12公里,我的月跑量至少比他們少360公里。這意味着和他們相比,我一年擁有少跑4320公里的體力優勢,我認為這就是超長距離慢跑對我產生重要影響的原因。
反之,如果有人在通過晨跑,月跑量已超過1000公里的基礎上,還要增加超長距離慢跑,我認為他們會毀掉自己的腿腳,發生應力骨折等傷病。因為我深信人體是有跑量上限的。”
每年都要跑十幾場馬拉松的川內優輝(去年因傷減為9場),今年也已經完賽五場:2月的愛媛馬拉松,以及4至7月每月一場:大邱、布拉格、斯德哥爾摩和黃金海岸。
7月2日連續第六年跑金岸馬,他以2:09:18收穫第三,創下第23次破2小時12分世界紀錄,這也是他第十二次跑進2:10。
今年他還完成9場半馬,最好成績是5月仙台國際半馬的1:03:29,第11名。此外,6月18日父親節當天,他還在亡父的誕生地隱岐島第七次跑50公里超馬,成功實現六連霸。
展望倫敦世錦賽,川內認為日本選手要爭奪獎牌並非毫無希望:
引用我不認為這些國際大賽已經變成純粹拼速度、結果直接和PB相對應、日本運動員根本沒戲的博弈。
與經常被跑者用作速度評判尺度的PB不同,我一向覺得,為了贏得獎牌,日本人有必要掌握一種更為無形的本領:在比賽中應對細小的配速變化和加速戰術的能力。
基於這一看法,我認為前田和浩在2013年東京馬拉松中的跑法,最接近於日本運動員在奧運會和世錦賽中應有的奪牌策略。
過去幾年來,曾有少數日本選手跑出2:07或2:08,但30公里後還能對加速作出迴應、5公里分段跑到14分39秒的,只有前田一人。
在里約奧運會,美國人Galen Rupp贏得馬拉松銅牌。由於他是速度型選手、曾獲倫敦奧運會萬米銀牌,於是就有很多人提出:“這足以説明日本人也需要萬米跑到26分,馬拉松才有競爭力。”
事實卻是,Rupp雖然25至30公里跑出14:26,但此後5公里他又減速至15:31,被最終的贏家基普喬格(Eliud Kipchoge)拉開距離。
換言之,如果你能像前田那樣在30公里後跑出14:39的5公里分段,那麼到里約奧運會的35公里處你就只比Rupp落後13秒。如果35公里後的下一個5公里,你也能像前田那樣跑出15:18,就可以問鼎獎牌。
筆者認為,讓業餘選手參加世界大賽,無疑是件遲來的好事。除馬拉松之外,中國各種體育比賽的所有項目,都沒有理由不向全體國民——包括業餘選手和體制外選手敞開大門。

體育比賽只讓各省專業隊自己關起門來玩,畢竟是屬於計劃經濟時代的東西,與市場經濟時代要求的開放透明、公平競賽格格不入。正確的做法應該是:你行你上,英雄不問出處。


資料來源:愛燃燒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