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你好,我是劉慶紅 文字

愛燃燒於 15/10/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那個笑起來會眯着眼睛咧着嘴的女孩,名字叫劉慶紅。

見到劉慶紅的時候,她剛化完粧,今天對她來説會很忙,下午要接受採訪,晚上她要完成“Nike速度實驗室”跑者故事片的拍攝。
“但比訓練好多了,至少要比訓練輕鬆啊。”
進門我都還沒來得及自我介紹,她站的直直的,雙手下垂交叉在身前,開始主動地介紹自己,“你好,我是劉慶紅。”
東京奧運會當然是我的下一個目標
以大眾選手的身份代表中國參加倫敦世錦賽馬拉松項目,成為中國田徑歷史上第一位參加頂級世界大賽的業餘跑者,劉慶紅僅用一年時間,就實現了讓無數運動員可望不可即的夢想。
跑完世錦賽和大運會不久的劉慶紅,對下一個突破有着強烈的追求,“東京奧運會當然是我的下一個目標。”
去年3月中旬,國家田管中心推出了選拔活動,要在2017年6月到2020年5月時間內,選拔男、女各一名大眾選手,與專業選手一起參加2020年東京奧運會馬拉松比賽以及世錦賽、亞運會等國際大賽。
劉慶紅憑藉自己在2016年上馬跑出的2小時43分11秒成績,成功拿到了業餘跑者代表中國參加倫敦世錦賽的入場券。
不過世錦賽與奧運會的選拔標準並不完全相同,想要成為參加東京奧運會的業餘跑者,需要達到國際田聯制定的奧運參賽成績標準和在奧運會達標時間內獲得國際田聯金標賽事男女前十名。之後田協才會按成績排名選男、女各一名參加東京奧運會。
與專業運動員相比,業餘跑者想要提高自己的成績一點都不簡單。“他們的任務就是訓練提高成績,我除了訓練還要學習專業課程,而且中長跑在北大每天的訓練時間還是有點少。”
“不過我覺得我跑東京的希望還是比較大,我對自己成績要求還挺高的。”“後面還有兩年多的時間,希望自己能夠把成績提高到2小時30分以內。”
如果劉慶紅真的可以在2020年的東京奧運會上跑出如此成績,那麼至少可以排進前十,這對於劉慶紅而言會是一個巨大的榮譽,對國內人數眾多的業餘跑者而言同樣也是。
目前劉慶紅的訓練都是由教練、北大體育教研部鄭重老師安排,每天下午5點到7點是訓練時間,主要以加跑量跑長距離為主,除了中長跑的訓練之外,前段時間她開始3000米障礙的訓練。
談及未來跑全馬的目標,劉慶紅説最大的希望是“跑到後面不是在扛,而是真的在跑。”
過去一年的成績表現,也讓Nike向劉慶紅伸出了橄欖枝。
進入北大後的第一場新生杯比賽,劉慶紅才第一次穿Nike跑鞋,還是釘鞋。“以前跑5000米和10000米都是穿普通的跑鞋去跑的。”現在在耐克突破挑戰實驗室的幫助下,除了專業跑步產品的支持之外,她還會從耐克那裏得到更為系統化的訓練支持。
我們採訪的這個深夜,劉慶紅終於完成Nike為她打造的故事片的拍攝。故事片中劉慶紅用自己的故事詮釋了速度的突破為不同的跑者人生所帶來的突破和改變。

視頻:耐克速度實驗室_劉慶紅 時長:0'28''
世錦賽馬拉松上唯二的中國面孔
倫敦世錦賽的馬拉松項目,中國隊只派出了女隊的兩名隊員參加,一名是青海隊的曹茉婕,另一名就是劉慶紅。前者屬於專業隊,後者則是純正的業餘跑者。這是劉慶紅第一次出國比賽,也是她繼上馬和全運會後的第三場全馬比賽。
參加世錦賽的隊員,都會在出發前進入國家隊的集訓中心。由於還有期末專業課的考試,劉慶紅比其他隊員晚一天進入集訓中心。“國家隊的訓練強度比在學校的時候大多了,也更系統。”
“雖然強度很大,但是我覺得我自己挺適合國家隊的訓練的。”
在集訓期間,國家隊教練對劉慶紅説:“想提高到2小時30分甚至更高,就得改動作。”如果對比劉慶紅在去年上馬和倫敦世錦賽上的照片,會發現她在擺臂上有明顯的變化。“我改了擺臂的動作,胳膊沒那麼乍開,以前胳膊老晃,現在更美觀也更省力一點。”
但改變長久以來的習慣動作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這件事對於劉慶紅在世錦賽上的發揮,或多或少都有些許影響。
女子馬拉松開賽前的5個小時,劉慶紅髮了一條朋友圈,寫着“飲料都準備好了,那麼加油吧。”照片裏的桌子上擺着8個白色補給瓶,瓶子上寫着“Qinghong Liu”以及代表中國的“CHN”。
賽前教練鄭重老師給她定下的目標是“要以4分一公里配速,2小時48分完成比賽”,另一個目標則是“順利完賽,爭取個人最好成績。”面對第一次出國的環境還有其他高水平的運動員,劉慶紅説她“很惶恐,比賽的時候很慌張,那些黑人運動一起跑就看不到,很快,我到後面都是一直在扛。”
賽前,劉慶紅最大的擔心是:“完不成比賽,還有就是跑了最後一名。”
與劉慶紅一起比賽的曹茉婕在比賽進行到第30公里的時候因為嚴重岔氣而退賽。她在第3個5公里,掉速到18:34,均速3:42,此後逐漸掉出4分,直至最後退賽。她的最後一個成績,是30公里的1:57:09,第68位。
“10公里左右岔氣了,肚子特別疼。”曹茉婕解釋説,“十五六公里腳也開始疼,左腳腳踝的老傷,到20來公里反應特別大,跑不了了。”
比賽中,劉慶紅有幾次看到隊友曹茉婕降速,“我以為她降速是在等我,我還加速去追她,後來就沒看見了,我一直不知道她退賽。”“其實我和她的差距還是挺大的,畢竟曹姐是專業隊的,感覺還不在一個檔次上,所以我們倆也就沒有什麼戰術配合了。”
最終,中國隊在倫敦世錦賽馬拉松項目上,以曹茉婕退賽,劉慶紅2小時52分21秒完賽結束。在一眾的專業選手面前,劉慶紅最後的成績排在第65名。“我覺得她跑得挺好,她挺高興的。不過我感覺她壓力特別大,估計是因為第一次比大賽。”曹茉婕表示。
儘管沒有實現自己的最好成績,但是劉慶紅“並不害怕外界質疑的聲音,我知道有很多業餘跑者支持我。”事實就是如此,劉慶紅所代表的國內眾多業餘跑者正在通過自己的努力,站上更大的舞台。

跑上馬是陰差陽錯今年還會去
現在去翻看中國田協官網上的國內業餘排名數據,劉慶紅的最好成績那一欄是去年在上海跑出的2小時43分11秒。
跑上馬之前,劉慶紅還從未跑過全程馬拉松,不過一直有參加半馬的比賽,甚至還會有背靠背的半馬比賽。“跑上馬之前也沒有進行太多的系統訓練,只能通過參加半馬來以賽代練,賽前2周還集中堆了一下跑量。”
從去年五六月開始,劉慶紅參加了至少10場半馬比賽,這給她累積了可觀的實戰跑量和經驗。那些比賽讓她狀態漸入佳境。去年6月在青島西海岸新區半程馬拉松,她跑出1:15:15的好成績。9月份又在煙台的2016仙境海岸海陽國際馬拉松,以1:14:45刷新半馬PB並奪冠。
在得知上馬之後,劉慶紅和教練説:“想試試看跑全程,就算沒完成也沒關係。”教練同意了。加上Nike和北大田徑隊有贊助關係,可以提供一個上馬的名額,而且學校還報銷來上海比賽的車費,“就這樣陰差陽錯的來跑上馬了。”
“上馬我跑的太累了,後面都想退賽了,30公里的龍騰大橋折返跑的都要絕望了。”“我師哥和我説上馬後半程難跑,會抽筋,我後面就一直想着什麼時候抽筋啊。”“最後我的腳太疼了,都沒法跑了。”
但是想到這是自己的第一個全馬,而且是第一次代表北大出徵,她不好意思跑太差。最後打定主意,無論如何也得堅持到終點。
10月30日比賽日那天,她被分配在A區,但出發位置並不是最前排,只能“從後面往前擠”。前10公里劉慶紅用時36分半不到——3:38的配速;前半程78分左右。此後10公里,她跑得還行,配速維持在4分以內。“最後10公里腳疼,受不了,就不行了”。那十幾公里她配速都掉出4分外。
最後到達終點的時間是2小時43分11秒,收穫國際第13、國內第二的驚豔名次。這場比賽讓劉慶紅一戰成名,此時劉慶紅並不知道自己已經獲得了代表中國隊出征倫敦世錦賽的資格,“跑完上馬還不知道的,是在全運會比完之後,國家田管中心打電話來説我可以去倫敦跑世錦賽了。”
今年上馬,劉慶紅仍將參加比賽,去年的跑馬新手,經過一年的比賽經歷之後,似乎已經變化成老鳥,她希望“自己能跑進2小時45分,要是能達到健將水平就更好了。”
進北大很幸運未來還沒定
1996年4月出生的劉慶紅,今年21歲,她上北大的過程也並非一帆風順。
2015年1月劉慶紅第一次赴北大,參加針對體育特長生的單招測試。她測的是5000米,以16分22秒奪得第一,比第二名快將近一圈,最後卻沒被錄取。一年後,劉慶紅再赴北大“五四”操場,還是測試同一個項目。這次她跑了16分27秒(平均配速3:17),在10名考生中再奪第一。
雖然成績不如上一年,她卻獲得北大高水平運動員A類項目保送資格,被提前錄取,不必考文化課。
清華大學的體特生測試也在1月份。劉慶紅第一年沒報清華,第二年報了,跑的是1500米,以4分28秒排名第一,比第二名快1秒,不過家裏還是想讓她上北大,“還有很多師哥師姐都在北大,所以最後選了北大。”
2016年8月23日,她收到北大寄來的正式錄取通知書。
她感慨説,能上北大很幸運,因為名校畢竟擁有眾多優勢;如果不來北大的話,肯定沒有這麼多機會,自己可能還是像以前一樣,不時跑個半馬、輕鬆拿第一,但是接觸不到像世錦賽、大運會甚至是奧運會這樣的高規格比賽。
進入北大最初的志願填報,劉慶紅在可選的專業裏選擇了新聞傳播、法學還有另一個專業,最終北大將她安排在了法學院。雖然不是自己當初最想學習的專業,“不過法律還是挺貼近生活的,自己目前挺喜歡的。”
這個學期劉慶紅選修了16個學分,一天要上兩三節課。“北大上課很自由:你想選什麼課、哪天上都可以。”作為體育生,她不用上體育課。

與劉慶紅住同一個宿舍的是通過高考考上北大的同學,這些學霸級別的同學在專業課學習上給了她很大的壓力,“課又難,每天都特別累,壓力特別大”。當然她一有不懂就會向她們討教。
去除掉上課的時間,北大中長跑隊員一天訓練的時間只有兩小時:下午5點到7點,在學校“五四”田徑場。目前教練給劉慶紅安排的訓練計劃是多跑長距離,重點加跑量。現在北大中長跑隊跑全馬的女生只有她一個。

除了馬拉松之外,劉慶紅目前在北大還主攻3000米障礙。據劉慶紅的教練鄭重老師透露,她賽前僅練習1個月3000米障礙,就在首都高校田徑運動會上獲得第一名。
她坦言跑3000米障礙,是自己爭取保研的一個手段和措施,因為北大體育生必須拿到高校冠軍、全國冠軍,或者達到運動健將標準的才能保研。至於為什麼非要讀研、而且大一就在考慮保研,她表示這是因為自己從一開始定的目標就是這樣,沒想過不保研。
“可能跟這邊的環境也有關係——我的室友都想保研。在北大保研還是挺難的,因為大家都那麼優秀。大家都很厲害,我怕考不上。”對於未來專業與馬拉松之間的選擇,她説:“現在還是大一,專業都還沒劃分方向,所以未來怎麼選還沒定好,等2020年東京奧運會之後再看吧。”
能參加比賽就是很開心
劉慶紅第一次正式參加比賽是在2014年,當時她剛到18歲的報名年齡,跑的是個半程馬拉松,最後的成績好像是80分鐘。“第一次也是不會跑,胡亂跑。人家跑就跟着跑,那麼快也敢跟。”
在這之前,劉慶紅從小學五六年級開始參加校運會,名次一直是數一數二,能跑贏她的男同學不多。
從最初的5000、10000米到後來的半馬,再到如今的全馬,劉慶紅説“自己身邊一直都有人在鼓勵我,加上真的很喜歡跑步,才會一直堅持下來。”跑步於劉慶紅而言“就是開心,能參加比賽就是很開心的。”
對於偶然間進入馬拉松的賽道,劉慶紅坦言:“我感覺我自己還是比較適合跑馬拉松的。”

在故事片拍攝開始前,我們在拍攝場地一起吃晚餐,劉慶紅和我們説着自己生活、學習和訓練中的苦和樂,也會和大部分女孩一樣討論自己的比賽照片好不好看。比賽之外,她就是一名擅長跑步,只不過是一個不是一般的能跑的北大學生。
那個笑起來會眯着眼睛咧着嘴的女孩,名字叫劉慶紅。

參考內容:
人物 | 全運會亞軍曹茉婕:“青海一姐”再戰世錦賽馬拉松

北大女生田徑世錦賽“跑馬”,她10個月前還只是普通學生

深度 | 倫敦世錦賽前瞻:中國隊與馬拉松四強實力大比拼

中國田徑協會國內業餘排名


資料來源:愛燃燒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