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 | 再見是再也不見 那些被人遺忘的奧運場館 圖片

愛燃燒於 24/08/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原文來自:iranshao.com)

當東京在閉幕式上接過奧林匹克會旗,也就宣告着這四年一屆的體育盛會在里約落下帷幕。

自1986年雅典奧運會開始,夏季奧運會已經在19個國家舉辦了28屆,冬季奧運會從1924年開始也已經舉辦了22屆。為了承辦奧運會的各個項目,每個主辦城市都需要或興建或修繕奧運場館來滿足奧運會順利舉行的需要。

隨着一個一個項目的結束,這些場館完成了它們的使命。隨之而來的似乎並不是一個美好的結局。今天我們跟着照片來看看如今那些被人遺忘的奧運場館。
雪橇賽道,薩拉熱窩,1984年冬季奧運會
在經歷了上世紀90年代的四分五裂的南斯拉夫衝突之後,這個位於Mount Igman的雪橇賽道已經被荒廢。青苔、亂石、雜草叢生,部分賽道被塗鴉覆蓋,成為自行車愛好者的訓練場地。
滑雪跳台,意大利,1956年冬季奧運會
奧運五環的標誌還十分顯眼,只是周邊的場景再也不負當初。雪線以下,綠樹成蔭,灰色的建築在這裏異常的突出。
奧運村,雅典,2004年夏季奧運會
奧運村內的一個訓練用游泳池,無人看管也無人使用,最終成了死水之地和細菌滋生的肥沃之地。
游泳池,柏林,1936年夏季奧運會
這個位於西柏林的游泳池當年承擔了奧運會運動員的訓練之用。當年游泳池所在的奧運村住下了大約4000名運動員。二戰開始之後,這裏成了納粹德國的軍營,1945年俄軍挺近柏林,這裏有交接成為俄軍的軍營。直到1992年俄軍撤退。
跳台滑雪,法國,1968年冬季奧運會
從跳台往下,依舊是讓人難以忽略的美景。只是誰有人知道當年這些建築物到底是用來幹嘛的呢。
奧林匹克體育中心,薩拉熱窩,1984年冬季奧運會
最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奧林匹克體育中心前的空地,如今成了墓碑的聚集地。
皮划艇,雅典,2004年夏季奧運會
雜草叢生的看台,預示着這裏在比賽結束之後就完成了它的使命。而它之後的命運,野蠻生長。
妮妮瑩瑩,北京,2008年夏季奧運會
2008年北京奧運會設計了五個吉祥物,我想如今還能準確説出這五個吉祥物的名字並且一一對應的人,少之又少。在北京一個商場的樹叢中,妮妮(左)瑩瑩被隨意的丟棄在這裏。
沙灘排球,北京,2008年夏季奧運會
泛黃的廣告牌預示着這裏已經很久沒有往日的風采了,2008年之後,由於沒有進行日常的維護而慢慢被人遺忘。再説起,誰還能記得當年這裏所產生的那塊金牌。
游泳池,雅典,2004年夏季奧運會
作為2004年雅典奧運會的游泳項目的主游泳池,泳池似乎保留完好,只是看台的座椅早已破敗不堪。
奧運村,柏林,1936年夏季奧運會
這裏原本住着來自世界各地的運動員,如今人去樓空,剩下的只是一座空的軀殼罷了。
體育場,雅典,2004年夏季奧運會
遠處的體育場依舊是它的當年的樣子,只是不遠處的路邊擺放着如今不知該去往何處的鐵柵欄。
沙灘排球,雅典,2004年夏季奧運會
沙灘被保留下來,但一同保留的還有荒蕪的雜草。和沙灘排球一樣的大部分新建的體育場館,在2004年雅典奧運會之後都已經被廢棄。大量的維護成本讓希臘政府亞歷山大。
噴泉,雅典,2004年夏季奧運會
五環標誌的噴泉在2012年被正式廢棄,如今再看絲毫找不到當初的感覺。
網球場,亞特蘭大,1996年夏季奧運會
位於佐治亞州的Stone Mountain網球場是1996年夏季奧運會網球項目的主場地,奧運會結束之後這裏隨之荒廢了一段時間,2016年這裏被修繕重新建成了一個以網球場為主的公園,但是當地人似乎並不感冒。
如今這裏依舊是閒置的狀態,破敗的記分牌和以及脱落的球網等待着它的下一次命運。
曲棍球場,雅典,2004年夏季奧運會
原本被承諾得到投資資金的曲棍球場在2014年7月希臘經濟達到低谷時被放棄,看台滿目瘡痍。
跳水池,雅典,2004年夏季奧運會
在2004年雅典奧運會結束之後,這裏被沿用了很長一段時間。但是隨着維護成本的提高,最終這個跳水池的未來不了了之。2012年2月,跳水池裏水被徹底排空,自從就被廢棄。
列車,慕尼黑,1972年夏季奧運會
1972年慕尼黑奧運會為了連接各個場館和奧運村而開設的列車,鐵軌仍在,只是火車再也不在。
體育場,亞特蘭大,1996年夏季奧運會
結束了自己的使命之後,Fulton County體育場在1997年8月被一炮轟下,最終成了一座停車場,近處的五環標誌還歷歷在目。
皮划艇,北京,2008年夏季奧運會
艇走水空,2008年之後皮划艇比賽中心因為無人使用和維護成本壓力,最終還是難逃廢棄的命運。如今,留在全中國心中的,大概只剩下鳥巢和水立方了。
五環紀念碑,薩拉熱窩,1984年冬季奧運會
形單影隻,五環的標誌已經殘缺。1984年冬奧會之後,薩拉熱窩的大部分場館最終的命運都會廢棄。
游泳池,墨西哥城,1968年夏季奧運會
這座由美國設計師Lance Wyman設計的游泳比賽館,現如今大門緊閉。
中央體育場,索契,2014年冬季奧運會
為了建設冬奧會的主場館,場館選址附近的建築都已經被拆,留下了建設中中央體育場的建設一景。
道路,索契,2014冬季奧運會
在通往奧運村的主幹道上,一處地面已經出現下沉的情況。只是空曠的街道讓這處坑洞顯得無關緊要。
17天,里約用了四年甚至更多的時間。當東京在閉幕式上接過奧林匹克會旗,也就宣告着這四年一屆的體育盛會在里約落下帷幕。

而里約奧運會場館的未來會是如何?其實巴西人比我們想的更全面,Future Arena在承辦殘奧會之後將會被重新利用到附近的四個民辦學校中。
Future Arena在設計之初就被規劃成兩用,模塊化部件的使用讓Future Arena更容易被拆卸和搭建。比賽結束之後,它將被輕鬆的拆除並在四個學校中重新搭建。

另一個臨時場館Aquatic體育館也將被拆除,之後會被重新組合成兩個社區游泳池,以及一個佔地300英畝的奧林匹克公園。
而在奧運會期間被各個電視台使用的國際廣播中心,未來將會成為一所高中的學生宿舍。
或許,再見也可以再見。

圖片來自:Boredpanda


資料來源:愛燃燒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