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耀與恥辱: 2014 世界馬拉松縱覽 文字

愛燃燒於 12/01/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剛剛過去的2014年,會在世界馬拉松史上留下怎樣的印記?答案是既有振奮人心的榮耀,也不乏敗壞體育精神的污點。


兩個超級大國,擴大絕對壟斷

在過去的這一年,兩個馬拉松超級大國——肯尼亞和埃塞俄比亞,進一步擴大了它們的絕對壟斷地位。
去年世界男子馬拉松成績百強排行榜上,有95個出自這兩個東非國家,其中肯尼亞佔了57席,埃塞38席。
這比2013年它們在百強榜中佔據的89席——兩國分別為55個和34個增加了6個。埃塞顯然正在努力縮小與鄰國老大的差距。2011年,肯尼亞一國曾獨霸65席。

在2014年被兩強瓜分剩下的那5個百強成績中,其實還有三個也出自肯、埃兩國的輸出人才:不久前入籍巴林的埃塞人舒米德查薩(Shumi Dechasa),去年在漢堡和迪拜跑出2:06:44和2:07:13;在阿姆斯特丹跑出2:07:54的艾薩拉希德(Essa Ismail Rashed),是2004年卡塔爾從肯尼亞引進的,原名丹尼爾基普科斯蓋。

那麼,能擠進百強榜的僅有兩個“非肯、埃人”是誰呢?其中一個是在去年倫敦首馬跑出2:08:21的英國選手莫法拉(Mo Farah),這位黑人選手其實又是來自東非:1983年出生於索馬里,8歲時才移民英倫。(參見:《“逃跑哥”莫法拉—從海盜灣裏走出的全民偶像》

天哪,世界對陣東非的結局,竟然是以1:99慘敗。唯一為其他人種保住一點面子的,是一個日本人。他叫鬆村康平,在東京馬拉松跑出2:08:09的PB,這一成績在2014百強榜上排名第86位。
(鬆村和川內優輝在仁川亞運馬拉松分獲亞季軍之後)

梅布凱弗雷濟希(Meb Keflezighi)雖然為美國奪回闊別31年的波士頓馬拉松冠軍獎盃,此役他的成績2:08:37卻沒有打進前百強(梅布還是東非裔——1975年出生於從埃塞獨立出去的厄立特里亞),因為榜上最後一名的成績是2:08:25(肯尼亞人)。

和乒乓球、跳水等中國選手佔絕對優勢的競賽項目不同,馬拉松等跑步項目沒有多少規則可供調整,以抑制肯尼亞和埃塞“兩家獨大”的局面,國際上也沒有這樣的呼聲。就讓這兩國選手盡其所能,代表人類去挑戰物種的極限吧。


榮耀:人類跑進2小時3分

9月底舉行的柏林馬拉松,連續第二年打破世界紀錄(四年內的第三次):30歲的肯尼亞人丹尼斯基梅託跑出2:02:57,將同胞威爾森基普桑保持的原紀錄一舉縮短26秒,並且率先突破2小時03分這道大關。此前他的PB是在2013年芝加哥創造的2:03:45。

同樣在柏馬,同樣來自肯尼亞的伊曼紐爾穆塔伊(Emmanuel Mutai)也以2:03:13打破原世界紀錄,並創造了30公里的新紀錄1:27:37。

去年排名第三的成績出自芝加哥馬拉松。又是一個30歲的肯尼亞人基普喬格(Eliud Kipchoge)以2:04:11奪冠。不過他沒有PB:這一成績比他2013年在柏林跑的2:04:05慢了6秒。

坐進第四、第五把交椅的,仍是肯尼亞人:28歲的芝加哥馬拉松亞軍基特瓦拉(Sammy Kitwara)的2:04:28;32歲的倫敦馬拉松冠軍、前世界紀錄保持者基普桑的2:04:29。

埃塞選手雖然名落前五之外,但該國卻升起一顆最耀眼的新星:年僅18歲的梅孔嫩(Tsegaye Mekonnen),去年1月在迪拜以2:04:32摘金,擊敗10個實力進2:10的高手,同時創造了世界馬拉松青年組紀錄。可惜他在另兩場比賽中未能再現輝煌:在倫敦以2:08:06僅獲第五(但名次高於前面提到的伊穆塔伊、梅布和基特瓦拉);在法蘭克福則沒有完賽。

另一位令人側目的埃塞人,是5千米和萬米世界紀錄保持者貝克勒(Keninise Bekele)。去年4月他在巴黎以2:05:03奪得第一,創下史上第六快首馬成績。但他在芝加哥僅獲第四(2:05:51)。

從當年的葡萄牙人卡洛斯洛佩斯、肯尼亞人保羅特加特,到埃塞前輩格佈雷塞拉西,都是先創造萬米世界紀錄、再改跑馬拉松並創造世界紀錄的。貝克勒也有馬拉松破紀錄的潛力,不過他的轉型歲數(32歲)似乎大了些。


兩員女子名將,爆出禁藥醜聞

再看女子馬拉松。2014年將被後世記住的不是新紀錄,而是兩起驚人的禁藥醜聞。

不僅英國人波拉拉德克利夫2003年在倫敦創造的世界紀錄2:15:25依舊無人撼動,當今兩大女子高手還先後東窗事發,被發現使用禁藥。

2014年4月29日,俄羅斯田徑聯合會宣佈:因生物護照中的“血液曲線異常”,對莉莉婭索布霍娃(Liliya Shobukhova)禁賽兩年,她自2009年10月9日起的比賽成績一律取消;兩年禁賽期從2013年1月24日算起。

索布霍娃是俄羅斯馬拉松女子紀錄保持者,2011年在芝加哥馬拉松跑出2:18:20的馬拉松史上女子第二好成績。

索布霍娃2009年4月才開始跑全馬,這意味着在她九度參賽的成績中,只有第一次——2009年倫敦馬拉松季軍有效;她捧得的冠、亞軍獎盃都是騙來的。近5年來她獲獎的所有比賽的名次都要改寫,她還必須吐回累計上百萬美元的獎金和出場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數月後,另一位大名鼎鼎的女將也劣跡敗露:2013、2014年連續奪得波士頓和芝加哥馬拉松雙料冠軍的肯尼亞選手瑞塔·傑普圖(Rita Jeptoo),9月留存的兩份尿樣都被檢測出EPO(血紅細胞增長素)陽性!據其前夫透露,她早在2011年就開始“嗑藥”。

傑普圖即將到手的大滿貫年度積分獎50萬美元飛走了,原定在紐約馬拉松後舉行的大滿貫頒獎儀式也只好取消。肯尼亞田徑協會下週四(1月15日)將舉行聽證會,決定對她的禁賽期限(至少4年,從今年元旦起生效),以及她獲得的哪些榮譽將被取消。(參見:《從巔峯跌入谷底?馬拉松“女王”捲入禁藥風波》

綜觀2014年女子馬拉松全局,東非女選手的壟斷優勢不像男選手那樣“整盤端去”,而且兩個超級大國的地位顛倒過來。在成績百強榜上,埃塞俄比亞佔了44席,壓倒肯尼亞的27席——兩國合計超過七成。

上榜國家也遠超過男子榜:日本以9席位居第三,美國和葡萄牙以4席並列第四;拉脱維亞和烏克蘭各佔2席,俄羅斯、朝鮮、祕魯、德國、巴林、意大利、白俄羅斯和波蘭均以1席上榜。

從六個大滿貫賽事看,肯尼亞獲得的金牌以4比2超過埃塞(含傑普圖的成績),銀牌埃塞以4比2勝出;銅牌兩國各獲2枚,另兩枚被美國和葡萄牙奪得。

2014年波馬女子冠亞軍——傑普圖和埃塞人迪巴(Buzunesh Deba)都跑進2小時20分,分別以2:18:57和2:19:59刷新賽道紀錄。這也是去年女子成績的前兩名。

在被國際田聯承認的比賽中,跑得最快的是埃塞人澤伽耶(Tirfe Tsegaye),她以2:20:18在柏林奪冠,並以2:22:23獲得東京馬拉松冠軍;緊隨其後的是肯尼亞人埃德娜基普拉加特,以2:20:21贏得倫敦馬拉松,後者的肯尼亞本家弗羅倫絲基普拉加特以3秒之差屈居亞軍。

連續兩年蟬聯廈馬冠軍的埃塞人瑪瑞迪巴巴(Mare Dibaba),去年在廈馬跑出2:21:36(破賽會紀錄)。因為天寒風大,肯尼亞的凱塔尼(Mary Keitany)在紐馬奪冠時僅跑出2:25:07。


半馬:女子紀錄被打破

最後回顧下2014年的半馬戰況。

在半馬競技場上,最值得稱道的是前面提到的弗羅倫絲基普拉加特。去年2月在巴塞羅那,她以1:05:12打破女子世界紀錄,將前紀錄縮短了38秒。

女子半馬完全是肯尼亞的天下:原紀錄保持者瑪麗凱塔尼在英國紐卡什爾跑出1:05:39的年度次佳成績;第三名是切普基魯伊(Joyce Chepkirui)4月在布拉格半馬奪冠的1:06:18;第四名傑普圖——不是違禁的那位,她叫Priscah Jeptoo——2月在阿聯酋半馬以1:07:02獲勝。

肯尼亞女子半馬強到什麼地步:在哥本哈根世界半馬錦標賽中,肯尼亞囊括前五名,冠軍切羅諾(Gladys Cherono)的成績是1:07:29。而上面那四位跑出年度最快半馬成績的女子高手,居然沒一個入選肯尼亞國家隊!

再看男子方面。10月在西班牙巴倫西亞,22歲的肯尼亞人切羅本(Abraham Cheroben)以58:48一舉創造年度世界最好成績、賽道紀錄和個人紀錄。全年也僅有他一人半馬跑進59分,他的同胞基普科莫伊(Kenneth Kipkemoi)在巴倫西亞以59:01獲得亞軍。

24歲的埃塞選手阿多拉(Guye Adola)11月在新德里跑出59:06,排名年度第三。在同一場比賽中,肯尼亞的坎沃若(Geoffrey Kamworor)僅以1秒之差與桂冠失之交臂,不過他在哥本哈根半馬世錦賽獲勝時,也跑出59:06,並列年度季軍。

年度男子成績榜第五,是在哥本哈根以59:21獲亞軍的厄立特里亞選手澤蓋(Samuel Tsegay)。

展望2015年馬拉松,最值得期待的一場好戲將在上半年上演:最近兩位世界紀錄創造者基梅託和基普桑,將在4月26日倫敦馬拉松一決高下,伊穆塔伊、基普喬格、貝克勒、梅孔嫩、基特瓦拉等也都會上陣,屆時的廝殺必定精彩異常,令人嚮往。


資料來源:愛燃燒,作者:洪立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