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 | 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馬拉松情侶版 文字

愛燃燒於 14/02/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終點求婚俗套了,幹嘛不在比賽中途結婚?婚後當然馬照跑,你可以陪TA跑遍全國和全世界,跑到地老天荒和生命盡頭……

馬拉松虐我千百遍,我待馬拉松如初戀。

又是一年Valentine's Day。對馬拉松跑友情侶來説,馬拉松既是讓人“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黑瘦”的對象,也可以是最好的愛情見證者。
終點求婚?何不乾脆在賽道上結婚?
如何讓馬拉松祝福你們的愛情呢?多數人第一個想到的,是最為常見的一幕:終點求婚,就像這對南非同志馬拉松(The Comrades Marathon)的完賽者。
攜手完成這一世界最大也是最老的超馬賽事——距離89公里,12小時關門,自然可以留下珍貴的共同記憶,肯定有助於他們渡過未來人生的大小難關。
其實,又何必止步於求婚?為什麼不索性在馬拉松比賽中完婚?這對英國情侶就是這樣做的。
2009年倫敦馬拉松的天氣酷熱令人聞之色變,44歲的基茨(Garry Keates)和37歲的皮特(Rachel Pitt)卻是以這樣的裝束跑的:他從頭上的禮帽,到身上的燕尾服、馬夾、襯衫和領帶一樣不少;她也披掛上新娘頭飾和潔白婚紗。

和其他新婚夫妻的唯一不同之處,是他們腳下穿的跑鞋。
跑到第22英里(35.4公里)處的艦隊街,這對新人拐進歷史悠久的St Bride's教堂,在牧師和50個親友面前互相許下莊重誓言。
這是在倫馬28年曆史(截至當時)上,第一次有人在比賽中途舉行教堂婚禮。
2006年,另一對戀人Katie Austin和Gordon Fryer也在倫馬比賽中結婚,只不過他們辦的是由政府官員主持的民政婚禮(civil ceremony)。
基茨是個消防員和四個孩子的父親;皮特的職業是牙科護士,有兩個女兒。他的11歲兒子Kyle和她的13歲和8歲女兒Anna和Robyn為父母充當伴郎和伴娘。
他們在教堂裏總共逗留一小時——走完大婚儀式並招呼親友,陪他們吃喝攀談,然後重回賽道,跑完最後2.2英里路程。
“Garry真的鞭策了我。我需要很多的鼓勵。這真的很艱難。有幾次我只想回家,心想我們為什麼要讓自己如此遭罪呢。但我沒有給自己任何選擇,我非跑完不可(I had to do it)。”賽後她感慨道。
“停下來絕對不是個好主意:你的腿變得很僵硬。不過我們有機會大嚼一大堆三明治。重新開跑很吃力。”她補充説。
來到終點拱門前,基茨一把抱起新娘邁過計時地毯,皮特則將手中的花束拋向人羣。
他們的完賽時間是7小時05分——相當不錯了,尤其對第一次跑馬拉松的皮特而言。基茨此前已經跑過5個。
“這是我這輩子最好的一天,但我絕對不想再來一次。”新娘總結道。
《每日郵報》點評説:“如果婚姻是一種精力與耐力的修煉,那麼皮特和基茨已經準備就緒。”
2011年,32歲的Katrina Scaife和33歲的Andrew Ford也在倫馬中途結婚。他們選的地點是32公里處的一家酒店,大約120名嘉賓早已等在那裏。
最終他們以7小時零8秒完賽。以下是新郎的分段用時和新娘的成績證書,可以看到,第30至35公里他們用的時間最長——將近兩個半小時。
這對新人跑倫馬,也是為了紀念Andrew三年前死於癌症的姐姐Christina,併為在她入住的醫院募捐,因為它讓她在生命的最後幾個月“得到了儘可能好的照料”。
他們要求賓客不必送結婚禮物,代之以給該醫院捐款。目標是籌款6000英鎊。
陪TA跑遍全世界……
結婚只是愛情長跑的熱身。在真正熱愛馬拉松的戀人看來,婚後當然要“馬照跑”。
2011年,也是另一對英國夫妻開啟他們環球馬拉松旅程的年份。
那一年同為41歲的馬丁和莎拉斯蒂爾(Martin and Sarah Steer),一起報名參加斯德哥爾摩馬拉松。
這兩口子屬於先結婚,後跑馬——雖然都喜歡運動,跑齡也有20年左右,但只是為了保持健康和體型。直到不時被人問起馬拉松成績,夫妻倆才決定去跑那場瑞典馬拉松。
完賽後他們一發不可收拾,5年間先後遠赴非洲塞拉利昂、大洋洲墨爾本、北美加州、中國長城甚至南極大陸跑馬。
最後一塊拼圖於去年11月到位——在南美國家智利北部Atacama沙漠舉行的一場馬拉松。
這使得斯蒂爾夫婦光榮加入七大洲都跑過馬拉松的小俱樂部——截至當時,全世界僅160人。
智利那一場最為艱難。“很殘酷。除了崎嶇的山地賽道和炎熱天氣,(4500米的)海拔高度也讓我跑得很掙扎。我感覺頭暈併產生幻覺,太折磨人了。完成這個挑戰的那一刻實在讓人如釋重負,無比開心。”馬丁回憶説。
妻子莎拉沒有和他並肩跑。她實力強悍,前29公里一路領先,後來才被一個智利超馬選手超過。最終她獲得女子亞軍,總名次第五。
斯蒂爾夫婦是在赫福德郡大學讀商科時結識的,1999年結婚,目前都在倫敦從事金融行業,膝下育有一對雙胞胎兒子。
2015年12月,他們在Stevenage半程馬拉松創造推雙人嬰兒車跑半馬速度最快的吉尼斯世界紀錄:1小時56分。
據馬丁透露,他其實討厭跑步,只喜歡旅行,無奈妻子熱愛跑馬拉松,所以只好陪她滿世界跑;“不管到哪裏,我們做的第一件事都是早早起床,跑一個長距離並探索當地。”
跑馬經歷至少可以提供極好的談資。據他透露:“在派對上,只要我們告訴人們我們做過的事,氣氛馬上就會活躍起來。”
至於下一步打算,莎拉説:“這(跑遍七大洲)是一種偉大的挑戰和一種探索世界的好辦法,現在我們想設法讓我們的男孩參與進來,給予他們我們享受過的教益之旅。”
他們考慮的選項有很多,例如全家人划船橫渡大西洋,不過這得等到孩子們年齡稍大一些。
美國IT伴侶David和Cynthia Hanna號稱是在七大洲並肩跑過七個馬拉松終點線的第一對夫婦。
這總共用了3年時間:從2005年9月法國梅多克堡馬拉松,到2008年7月澳大利亞黃金海岸馬拉松。在中國他們跑的也是長城馬拉松。
如果你們也想跑遍全球七大洲,從2015年開始,又多了一種新的速成途徑:參加七天七大洲七個全馬的世界馬拉松挑戰(WMC)旅行團。
當然,前提條件是你們具備一定的財力和體力:負擔得起3.8萬美元報名費;可以連續跑一週背靠背馬拉松。
今年1月23至29日,北京大學畢業的信躍升、孫嘉鴻夫婦成功完成WMC,並且以6天9小時27分05秒的“777”總時間,打破一對美國夫妻在七大洲跑馬拉松最短時間跨度12天3小時36分41秒的吉尼斯世界紀錄。
……或者全國每一個角落,和生命的盡頭
即使你們沒有環球跑馬的預算,仍可以選擇比較省錢的方式:在國內跑。
2014年10月12日,Greg和Barb Damon結伴完成芝加哥馬拉松,11年來他們在全美每一個州都跑一場馬拉松的漫漫征途終於畫上圓滿句號。
這對同為47歲、來自美國俄勒岡州波特蘭市的夫婦每年參加四到六個馬拉松,第一個是2003年夏威夷Kona馬拉松。
當時他們以為,那也是自己的最後一個馬拉松,畢竟兩人看上去都不像典型的跑者:他體格壯碩,像個美式足球運動員;而“我的腿有點像豬腿”,Barb自嘲説。
大學年代她膝關節受過葡萄球菌感染,從此行動能力受限;“我們波馬達標不了,芝馬也不指望能贏。”
他們每場的完賽時間都在5小時到7個多小時之間,因此更看重旅途體驗而不是比賽成績。
情侶們除了跑遍每一個州省,還可以跑步橫穿一個國家,甚至將它環繞一圈。
2013年一整年,墨爾本夫婦Alan Murray和Janette Murray-Wakelin每天跑一個馬拉松,第二年元旦再跑一個,總共完成366個,打破當時的連續跑馬世界紀錄,並環繞澳大利亞一圈,全程15782公里。
原籍新西蘭的他們當時已經年過花甲——他68歲,她64歲,結婚46年,這樣做是為了募捐善款。
路上他們每天凌晨4點起床,下午4點結束跑步。這對老夫婦大力提倡吃全素,一路上共消耗香蕉將近1.1萬根,外加數以百計的榨果汁、水果色拉和橙子。
2000年,他們也曾連續50天跑50個馬拉松,行程2182公里,南北縱貫新西蘭。
Janette 52歲那年被確診乳癌,被預言靠傳統的化療和放療只能活半年至一年。她通過更換更自然、健康的生活方式,一直好好地活到今天。
你們還可以像愛爾蘭夫婦Joe和Kay O'Regan那樣,一直跑到耄耋之年。
1986年,兩人十指相扣地跑完倫敦馬拉松——他們的首馬,以慶祝Joe的五十大壽。當時兩人已經結婚27年,兩個子女業已成年。
他們的最後一個馬拉松,則是2016年6月6日愛爾蘭南部科克市馬拉松,這次是為慶祝兩人的結婚57年紀念日。此時他們都已年滿80高齡。
其間他們跑過的馬拉松從雅典到柏林,再到挪威最北極端。她總共完成113個,他只有29個。科克馬拉松他們的完賽時間是5:25:29,各自奪得男女年齡組第一。
比賽前Joe查過吉尼斯世界紀錄,發現他們比完成同一場馬拉松的最年長夫婦紀錄只差不到260天;如果參加2016年11月5日的紐約馬拉松,就可以打破世界紀錄。
遺憾的是,據筆者查詢,夫妻倆並沒有跑去年紐馬,也查不到科克馬之後他們的參賽成績。
如果你們也想打破吉尼斯紀錄,還有兩項現有紀錄可供參考:
  • 已婚夫妻跑最多場馬拉松:英國的David和Linda Major,1050場,最後一場是去年5月的拉脱維亞里加馬拉松。
  • 已婚夫妻跑馬拉松合計成績最快紀錄:日本Naito Takashi和Yoko夫婦,2015年10月11日新潟市馬拉松,他2:29:55,她2:57:13,合計5:27:08。


資料來源:愛燃燒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