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2017UTMB冠軍 | 弗朗索瓦·戴恩:我的越野跑哲學 文字

愛燃燒於 03/09/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剛剛拿下史上競爭最激烈UTMB冠軍的莊主,戰勝了Kilian,打破了賽道記錄,那麼他在越野跑的時候都在想什麼呢?

166.9Km,爬升10253m,19小時01分鐘,霞慕尼當地時間18:30到第二天的13:31,François D’haene(弗朗索瓦戴恩)結束了2017UTMB的殘酷廝殺,並奪得冠軍。
2017年的男子UTMB可能是有史以來最激烈的越野跑比賽,幾乎世界上所有優秀的長距離越野跑運動員都參加了這屆UTMB。不僅有美國的超級新星Jim Walmsley,還有被稱為“神”的Kilian Jornet,但笑到最後的,卻是我們的老朋友:François D’haene(莊主)。

在整場比賽中,莊主一直處於領先集團,在經歷了與Kilian Jornet以及Jim Walmsley一起互相廝殺,再到拉爆Jim Walmsley,最後穩定前進,保持與Kilian十幾分鐘的領先,最終以19小時01分的成績打破了自己2014年創造的20小時11分的賽道記錄(賽道略有不同,但距離與爬升相近,並且今年天氣環境也很惡劣)。
下文是莊主在愛燃燒大本營接受的專訪。
超馬:只要你完成了,你就成為了神
所謂超馬,顧名思義就是距離長於42.195的馬拉松賽事。相比於大城市的馬拉松嘉年華,超馬賽事更加低調,基本是在靠近越野步道的小鎮出發。超馬賽道通常在遍佈巖石、根莖、狹長、陡峭而濕滑的越野步道上進行,並且還伴隨着相當大的爬升高度。幾百公里的複雜賽道上,心率、食物、呼吸、撞牆、受傷、恐懼感和孤獨感都會成為一路上可能遇到的問題。
組織者樂意用受虐狂山(Mountain Masochist),惡水(Badwater),熊餌(Bear Bait),冰封死人(Frozen Dead Guy)這樣的名字恐嚇參賽者。在虐完後,大部分超馬組委會只提供微薄的獎金,甚至沒有獎金。

“你幾乎一路都需要不停説服自己,你是不可戰勝的,並且你一定可以完成比賽!”超馬跑者艾米蒲伯菲茨傑拉德説,“超馬就像是讓你創造一個神出來,你要依着你自己的步調來做好。你沒有那種時間的壓迫感。但是隻要你完成了,你就成為了神。”
26歲,在越野跑領域嶄露頭角
在一羣完成超馬賽事的“眾神”中,有一位叫 François D’Haene 的法國人,今年30歲。他從7歲開始接觸跑步,10歲開始越野,26歲便獲得了UTMB的冠軍,直到現在已經擁有了讓許多越野跑者望塵莫及的成績:

引用2012、2014年UTMB環勃朗峰越野賽冠軍
2013、2014、2016年UTWT大留尼旺站冠軍
2014年UTMF日本環富士山越野賽冠軍
2016年HK100冠軍
2017年UTMB冠軍並打破賽道記錄
一個浪漫的“法國無公害農民”,愛秀恩愛
[/b]


但就是這樣一個冠軍光環照耀下的越野跑潛力股,我接觸了他之後,感受到的是他身上的內斂、謙虛、温柔、羞澀、簡單甚至有點無趣。我覺得他除了“越野大神”和“葡萄酒莊主”的標籤以外,他就是一個“無公害的法國農民”。
一個幾句話離不開“探索”、“挑戰”和“冒險”的無聊法國人,在秀恩愛方面卻是一個好手。
可能是怕老婆等候多時感覺無聊,莊主只要忙完手頭的工作,便第一時間奔到老婆Carline身邊,用法語旁若無人地跟她聊天。從他們的表情和眼神中不難猜測説的內容必定是一些關切的話語。這有可能就是法國人的浪漫吧。而莊主的浪漫還體現他對自然和山野的熱愛。
用莊主自己的話説,他覺得自己天生屬於大山,他的父母就是山裏的人,他出生於那裏,所以他也是大山的孩子。
當他10歲開始嘗試越野並接受一些正規的訓練時,他在越野中找到了快樂。17歲的時候,他花更多的時間與山和自然相處,並清楚地意識到自己想要什麼。

“從那時開始我感覺身心舒暢和自由,我知道這是我想要的生活,所以我決定繼續下去。”
圖片來自莊主的instagram
他同樣也喜歡滑雪,但是滑雪是一個技術性更強的運動,同時又有季節的約束。“滑雪運動的黃金時間是20歲左右,而越野在任何年齡段都可以做出成就,所以最後我選擇了越野作為自己的運動職業。“
看過莊主採訪的人會覺得他所傳達的出的理念非常的形而上或者説不切實際,但是正是這麼一個在乎自我感受、重視跑步狀態、享受身心與自然接觸的人,他所説出的略帶哲學意味的話語,更值得中國跑者細細體會。


引用愛燃燒的採訪TIME
野心
圖片來自莊主的instagram

愛燃燒:你已經取得了一些頂級越野賽事的冠軍,每次參加比賽時,野心會不會變得越來越強烈?
莊主:恩,我參賽的目的不是為了贏,其實是為了不斷挑戰自我、嘗試把自己逼迫到極限、領悟全新的的感覺。如果能做到這樣,我就可以在腦子裏構想自己取得冠軍的場景,説不定會贏。
我知道現在我有合作伙伴,我需要讓自己變得越來越有名氣、越來越強大,但是我不想站在起點時腦子裏只有“冠軍”這兩個字。雖然我的意識裏知道自己需要去贏得冠軍,但是我自己的目標是在愉悦的心情下完成比賽、拼勁全力。
如果唯一目的是快速地完賽,從起點到終點,那會毫無挑戰性可言。對我來説,賽道更像是一次冒險,就像UTMF。在户外的20多個小時裏,你不知道路上會發生什麼、不知道天氣如何變化,評估周遭環境變得困難。雖然之前有做過充分的準備,但是路上還是會出現插曲。
在完成比賽的前提下,應對突發困難、戰勝自己、欣賞沿途的風景、與自然接觸,對我來説都是一種獎賞

圖片來自莊主的instagram

愛燃燒:在比賽的時候你會不斷地往身後看,害怕有人超過你?

莊主:比賽,當然會害怕。但是比賽大部分時間都是非常艱難的,你需要關注身體的任何動態,雙腿、心率、食物消化等等,你沒有太多時間去關注對手。如果難度不大,我可能會欣賞下風景、看看自己在什麼位置、回頭看看身後的跑者,但是這種情況非常少。
在香港100時,10小時左右的速度較量,那種感覺其實挺痛苦的,這種情況對我來説就是比賽了,不是探險和享受。特別是我需要考慮合作伙伴的因素,這時我的目標就不同了,我會盡力不讓對手超過我。
對手
愛燃燒:大家都説KillIan Jornet是在這個星球上跑的最快的人,你怎麼看?
莊主:我不太認同這個觀點,這要分什麼的比賽,馬拉松比賽或者越野賽。但是他在很多不同等級的越野賽上都贏得過冠軍,這毋庸置疑,他跑的很快。
怎麼説呢,我不太想把他推到一個所謂“人類最快”的高度,因為能達到這樣的成就有時候是靠個人天賦,加上他做的是他喜愛的事情,自然能把它做得很好,這我能夠理解。雖然我們之間有些不同,而且在比賽時還是競爭對手,但是我們都會不斷地尋找新的目標,不斷地探尋未知,不斷地去冒險,最重要的是不斷地去適應大山和自然給予我們的變化。

愛燃燒:KillIan Jornet,他是不是可以在比賽時超過你?
莊主:如果我們倆參加一個比賽,雙方狀態都比較好的話,我們可能跑起來不相上下,跑過很長一段路都難分勝負。11年在澳大利亞的第一場比賽,我們倆從出發開始就一起跑了95%的路程,在終點前5KM,我感覺我太累了,就讓他先走了。在賽道上,能結伴而行當然很棒,但是可以肯定的,比賽還是比賽。你需要有你自己的節奏,在跑前需要制定自己的策略,比賽並不存在於你跟幾個參賽選手之間,而是在你和大山之間。如果可以幾個人一起跑,那麼戰勝大山會變得簡單。大家一起可以分享很多事情,一起討論策略,互換食物,一起睡覺一起玩,那再好不過了。

愛燃燒:KillIan Jornet現在正在尼泊爾嘗試完成他的“summit of my life”計劃中的一項,你有打算挑戰FKT麼?
莊主:對的,我從去年開始有做一些類似的事情,但是不算是挑戰FKT。
人們將在某個知名路線上挑戰已知最快速度的這一行為定義為FKT,可能是因為這個詞方便跟媒體和合作夥伴闡述,方便給人們設定目標去挑戰,這是一個非常好用的名稱。但是我覺得對於我們大多數人來説,重要的是享受自然、探索未知。
例如12年前我跟我老婆在法國邊界的一個小城遊玩,那裏的景色非常迷人。當時我跟我老婆第一次户外徒步,我們決定徒步15天,嘗試一次性完成這次目標。
但對於KillIan來説,最重要的是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上山和下山,但我追求的可能不是這個,我會安全地完成上山和下山,我在乎的還是享受整個過程吧,不是帶有目的性的完成一次跑步。
胃病

愛燃燒:去年你得了胃病,今年怎麼樣了?
莊主:對,去年賽季開始的時候我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患了胃病,我感覺有點壓力,我不知道發病的原因是什麼。有很多人説,這是因為你太想贏了,因為你去年跑的太多了,因為你的身體不想再跑下去了,但是我了解我自己的身體、我知道我自己要什麼,在找到解決方法之後我覺得我變得更強大了
幸好最終還是找到了解決方法,我的壓力小多了。在去年9/10月份,我努力備賽。12月我在胃病痊癒後跑贏了香港50KM越野賽,冠軍對我來説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狀態,我知道自己可以沒有負擔的繼續訓練。

經驗
愛燃燒:大家都知道你擅長距離長爬升大的比賽,而閆龍飛擅長短距離爬升小的比賽,你能告訴大家你的弱點麼?給其他對手一個打敗你的機會,對於越野你有什麼經驗可以跟大家分享?
莊主: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了解你自己的身體,了解你的優勢和裂勢,了解自己在什麼樣的環境下會有怎樣的表現。就像你説的,閆龍飛是個能力很強的馬拉松選手,而我在20小時左右的比賽裏表現較好。如果我們同樣準備一個10小時的比賽,對我而言我會進行速度訓練,而他會進行耐力訓練。如果我想對他造成威脅我會提高我的速度,他要是想在越野上跟上我的節奏他需要提高耐力。我能給大家的建議就是,你要知道什麼是你的強項,什麼地方你還需要提高。

家庭
愛燃燒:當你全世界跑步比賽,你會思念你的家人麼?特別是你的兩個女兒。
莊主:當然會,我需要去世界上的其他山裏跑跑感受更多的跑步樂趣,有時候不得不離開他們一段時間。因為我總是一個人外出,而他們總是在一起,所以我思念他們肯定比他們思念我多。

愛燃燒:你老婆跑步麼?
莊主:我妻子Carline也跑步的,並且還算擅長。我們是大學同學,因為一起參加一次户外活動而結識。在以前,我們經常一起越野,她跟我一樣喜歡山野,在上海和北京她也會每天跟我一起跑一兩個小時,但是她不太喜歡比賽。因為現在她需要照顧孩子和家裏的酒莊,所以户外運動和跑步的時間少了。我很慶幸她能夠理解我在説什麼,理解我的感受,這也是我們之間一個重要的話題。當我在山裏長時間比賽,她也不會很擔心,因為她了解山裏的狀況,我們從小生活在山裏,她知道大山是不會傷害我的。

愛燃燒:經營這家小酒莊是不是為了你的妻子?
莊主:我之前的職業是理療師,我老婆為了家裏這個酒莊就在大學裏學習了釀酒專業。 為了跟她有更多的時間在一起,有更多共同話題,我在結婚後選擇跟她一起經營她家的小酒莊,跟她一起釀酒。因為經常外出,所以在家的時候我會全身心的投入到家庭生活,用最多的時間陪伴我的家人。因為我經常去歐洲以外的地方,不是像其他工作者一樣每天上班,所以我需要做出這樣的決定。這樣全身心地陪伴家人,對我的工作也是有好處的,當我外出時,我不會因為沒有時間陪他們而內疚。
最後附上一張莊主與愛燃燒同仁的照片

資料來源:愛燃燒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