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人跑倫馬,不能更high的馬拉松 文字

愛燃燒於 28/04/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轉載自 iranshao.com)

在距地面400公里的國際空間站,英國宇航員皮克用時3:35:21跑完虛擬現實版倫敦馬拉松。

4月4日格林尼治標準時間上午10點,就在將近4萬名參賽選手開始跨過位於格林尼治村的第36屆倫敦馬拉松起點線的同時,英國宇航員皮克(Tim Peake)也在太空中邁出他的2016倫馬第一步。他所在的國際空間站(ISS)此刻正從太平洋的上方掠過,距離地面足有400千米之遙。

在太空中跑馬更吃力
據《衞報》報道,皮克的參賽服是紅背心和黑色緊身短褲,身後掛一面米字旗。他奔跑的不是倫敦的古老街道,而是ISS艙內的跑步機。
跑步機就安裝在太空站的廁所外面,四面都沒有窗户。皮克跑“太空馬”的過程中,美國宇航員傑夫威廉斯一度從他身邊飄過——去上廁所,出來時順便為“太空小夥伴”拍了幾張照片。
皮克的跑姿乾淨利落,速度相當快:每公里5分配速起步,跑到32公里時,速度已經提高到4:10左右。他不時擦拭額頭上的汗,補水則用魔術貼固定在天花板上的水袋。
啦啦隊自然少不了:太空站上的另外5名宇航員。不過,更多的觀眾卻是在地面上——設在德國科隆的歐洲宇航員中心,他的訓練基地兼大本營。
中心裏的相關工作人員這個星期天都不休息,他們盯着控制室牆上顯示屏中皮克的身影和反映他身體狀況的各種數據:不是為了看熱鬧,而是把整件事當作一項科學試驗。
當天的倫馬賽道上還出現一個”太空人跑團“(Team Astronaut),與皮克遙相呼應。
皮克最終用時3小時35分21秒順利完賽,雖然這比他1999年最後一次跑倫馬的成績3:18:50慢了不少,但地面控制室裏仍爆發出熱烈掌聲和歡呼聲。在皮克跑完這場馬拉松的時間內,太空站已經環繞地球超過兩週。
“比賽跑完了,這讓我鬆了一大口氣,我相信Tim也是如此。”兩年來一直在和皮克共事的宇航員體能鍛鍊專家Patrick Jaekel説,“他的跑姿實在好,而且一路保持到終點。這是一次完美的完賽過程。”
來自吉尼斯世界紀錄的代表Marco Frigatti當場確認了皮克的歷史性壯舉:在太空跑完馬拉松的第一人。“這是正式的:Tim Peake現在是一項吉尼斯世界紀錄的驕傲擁有者。”但他又補充道,皮克的完賽成績還需要核實。
為了跑這場太空倫馬,皮克已經備戰了很長時間。事情還要從7年前説起。
太空中的馬拉松跑友
2009年5月,歐洲航天署(ESA)招募新宇航員,總共吸引來8000多人應徵。經過多輪筆試、面試和身體狀況評估,總共只有六人被錄取,英國人蒂姆皮克就是其中之一。
皮克出生於1972年——人類最後一次在月球上行走的年份。
他是威廉王子的學長:兩人均畢業於桑德赫斯特皇家軍事學院,以及皇家空軍防務直升機飛行學校。只不過皮克退役前是英國陸軍航空兵少校,而比他小10歲的威廉在空軍開搜救直升機,軍銜是上尉。
皮克雖然沒有威廉的尊貴出身和顯赫地位,但能被歐洲航天署相中,説明他是個千里挑一的精英人才。2010年11月,他完成了為期14個月的ESA宇航員基礎培訓課程。
去年12月15日,皮克與兩名俄羅斯和美國同行塔乘俄產“聯盟-FG”火箭,從哈薩克斯坦拜科努爾發射基地升空,4個半小時後,火箭運載的“聯盟TMA-19M ”飛船抵達國際空間站並與之對接。又過了2小時25分,三名宇航員進入ISS。
進駐之後,皮克一邊享用第一頓太空大餐——其實就一個培根三明治加一杯茶(還不如咱們凡夫俗子吃的飛機餐!),一邊查看從英國各地雪片般飛來的賀電。道賀者不僅有Elton John之類名流,還有威廉的奶奶、伊麗莎白二世女王陛下。
皮克會在ISS一直呆到2016年6月5日。除了執行歐洲航天署的任務之外,跑倫敦馬拉松這件“私事”也早已排進他的待辦事項清單。
其理由不難理解:讓這樣一個平日喜愛各種户外運動——從爬山、探洞、越野跑到玩鐵三的漢子,呆在侷促狹小的國際空間站長達半年時間,不憋出毛病才怪。最好的釋放辦法當然是撒開雙腿,盡情奔跑一番。
ISS和倫敦有天壤之隔,如何增加跑倫馬的現場感呢?辦法是通過一種叫RunSocial(社交跑)的跑步應用。
皮克開跑時,跑步機前方的平板屏幕會同步顯示賽道的高清影像,而且可以根據他跑過的距離變換街景,就像玩賽車遊戲那樣現場感十足。
”我最期待的一點,是我還可以和地球上的每個人互動。我會帶着iPad跑倫馬,一邊在位於地表上方400公里處、以每小時2.7萬公里的速度環繞地球軌道飛行,一邊看自己跑過倫敦的街道。“皮克去年告訴歐洲航天署網站。
第一個跑太空馬拉松的女人
跑步機早已是國際空間站上的標配,因為宇航員在ISS內的體重會比地球上輕30%,每天至少需要鍛鍊2小時,才能多少減輕失重對人體心臟、肌肉和骨骼的不利影響,緩解骨質疏鬆等疾病。
在失重的太空跑步,你會感覺身輕如燕,缺點是也會像風口上的豬那樣到處亂飛,所以必須把自己”綁“在跑步機上。
下圖是2015年歐洲宇航員Samantha Cristoforetti在ISS跑步機上鍛鍊的情形。
換個角度,這是歐洲宇航員Alexander Gerst 2014年在ISS拍的照片。他在推特上發圖的配文是:”剛在跑步機上跑了16300公里。“——用28000公里的時速跑35分鐘的距離。
皮克這樣解釋:“我必須穿上一個有點像雙肩包的挽具系統,它有腰帶和肩帶,必須提供相當大的向下力度,好讓我的身體保持在跑步機上。因此,大約40分鐘過後,它會變得很不舒服。我不認為自己會創造任何PB。我把目標設在3:30至4小時之間。”他終於如願以償了。
倫敦馬拉松以慈善募捐著稱,是獲得吉尼斯世界紀錄認證的全球第一大年度籌款活動。皮克的太空倫馬也有慈善目的:提高王子信託(The Prince’s Trust)的知曉度。
這是個旨在幫助弱勢青少年的慈善基金,由查爾斯王子創辦於1976年——皮克和威廉一家的又一次交集。
事實上,皮克並不是第一個在太空跑全馬的宇航員。這一榮譽的擁有者是美國女太空人桑妮塔威廉斯(Sunita Williams)。
2007年,這位印度-斯洛文尼亞混血兒在ISS遠程完成波士頓馬拉松,用時4小時24分不到。當時其他宇航員同伴在旁邊為她加油,還扔給她橙子作為補給;她姐姐迪娜和另一女宇航員則在地面作呼應跑。
威廉斯1965年9月出生在俄亥俄州,成長在波士頓郊鎮Needham。她上高一時才開始在田徑場跑步,主要是為了備考海軍學院,後來就變得欲罷不能。
17歲那年(1983年),威廉斯第一次跑波馬。當時她沒有跑鞋,參賽時穿的是籃球鞋,而且還是霸王跑。
成年之後,她不管到哪裏出差或度假,都會帶上一雙跑鞋,包括在美國海軍服役期間。她不是在軍艦甲板上跑,就是等上岸後再開練,跑過的國家包括西班牙、法國、意大利、以色列、希臘、挪威和阿聯酋。
1998年,威廉斯入選NASA宇航員,又有機會將跑鞋帶到日本、加拿大、俄羅斯和印度,當然還有太空。
威廉斯跑太空波馬的原因很簡單:2006年,她在休斯敦馬拉松跑出3:29:57,達到波馬的報名資格。她原定第二年從ISS返回地面之後,和姐姐結伴跑波馬。
不巧由於返程航期延誤,波馬當天她人還在太空。她於是決定在ISS的跑步機參賽:”我認為達標是個巨大榮譽,而且也不想讓自己的資格過期。“
在太空跑波馬的過程中,威廉斯也在看視頻——賽會官員提供的2006年波馬精彩片段。補給用的袋裝水和檸檬水也是用魔術貼固定在跑步機旁邊的牆上。到了完賽前的最後1小時,其他宇航員向她扔出切片橙子,她等它們飄浮到身邊時再伸手去抓。
跑完後,威廉斯渾身濕透,對此她解釋説:“在太空跑步,好玩的是你會流很多汗。在地球上你也會流汗,但如果風大或天冷,汗就會在你身上幹掉。而在太空,汗水有點像粘在你身上的大水珠。我徹底濕透了,唯一可以變乾的方式是脱掉濕衣服,換上新的。跑那場馬拉松時,我考慮過這樣做。但後來又想:算了,我只想不停地跑下去。”
回到地球后 ,2008年威廉斯又跑了一次波馬,成績是4:20:42——只比在太空跑快3分鐘不到!2009年她將完賽時間縮短到3:49:49,但不知為何沒有淨成績。
2012年,威廉斯甚至在太空完成一場馬里布鐵三,游泳的替代方式是做NASA健身教練特意在一種舉重機器上設計的一套動作,它使用的肌羣與游泳相同。那次她的完賽時間是1:48:33。
虛擬現實版線上馬拉松
兩位宇航員在太空跑線上馬拉松都像模像樣:經賽事官方認可,有號碼布,還有人計時。不過,皮克的太空倫馬有兩樣東西,是威廉斯的太空波馬所沒有的:高清賽道影像和實時互動。
這正是RunSocial區別於其他跑步APP的獨到之處:主打混合現實(mixed reality)技術。它號稱是“世界上唯一結合社交跑步與跑步路線美景高清視頻的跑步機視頻應用”和“跑步機乏味症的解藥”。
虛擬倫馬並不是僅僅面向宇航員的”特供“。倫馬與RunSocial合作推出的數碼倫敦馬拉松(Digital Virgin Money London Marathon),世界各地的人都可以參加。
賽道高清影像拍攝於2013和2014年倫馬,再轉化為交互式的”混合現實“視頻,讓在線參賽者可以在跑步機上邊跑邊觀賞。家中有跑步機的人,還可以將iPad或iPhone接到寬屏大電視,影像品質據説不會下降。
RunSocial通過”計步器“功能感知跑步機的振動,藉此估算出跑者的速度,再以此控制視頻的回放速度。
它也推出一種安裝在跑步機下的硬件傳感器TreadTracker,可通過藍牙將實時速度數據傳輸給APP,控制賽道視頻的回放速度,結合LifeFitness跑步機的”Discover and Track+“控制枱,它甚至可以通過藍牙或USB自動調整跑步機的坡度,對應畫面中顯示的賽道起伏。
參加者將看到世界各地跑者的虛擬現實化身出現在賽道上,就像電影《阿凡達》中一樣。皮克的特別製作替身將穿上歐洲航天署的太空服。
”想象一下,你和一個住在千里之外的好友同跑巴厘島的情景。“RunSocial的一份新聞稿中寫道。
用户可以設定時間或距離目標,邊跑邊在屏幕上實時追蹤自己的進展;如果在起跑時發臉書和推特帖,沿途還能看到粉絲和好友的評論彈幕。
RunSocial手機應用免費,但數碼倫馬要收費4.99英鎊(1英鎊約合軟妹幣9.4元)。截至去年12月初,全球已有24.7萬人申請參加虛擬倫馬。

RunSocial與賽事主辦方合作推出的還有布拉格數碼馬拉松(Prague Digital Marathon)。今年的布馬將在5月8日上午9時發槍,線上版官網的口號是:”來跑著名的布拉格馬拉松,隨時隨地。“(Run the famous Prague Marathon, Whenever wherever.)


資料來源:愛燃燒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