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超馬故事 | 魔幻峽谷地 文字

愛燃燒於 08/04/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轉載自 iranshao.com)

我一直在奔跑,卻又似乎從未前進,時間停滯了,我彷彿也進入到這孤峰巖堡的世界裏,明明周身荒蕪,卻被一種令人炫目的生命感緊緊裹住。

2014年新年前夜。

紀念碑谷納瓦霍部落公園。
美西南。
©Tao Liang
路在孤峰和巖堡間迂迴穿行,一路奔跑,塵煙四起。這地方土質鬆軟,半小時前我從谷頂抄野路下坡,一路上泥沙碎石俱下,彷彿分分鐘要把人埋進土堆裏。我麻着膽子,一路挑着看上去硬實些的地表,攀着看似巨大的石頭和樹根,才終於跌跌撞撞到達谷底的土路上。
四下裏寂靜無聲,除了頭頂的烏鴉和偶爾駛過的印第安人的越野車,谷底裏只有我獨自一人。剛才頂上景觀酒店(The
View Hotel)的露台上還擠滿了觀賞落日的遊客,歡聲笑語熙攘一片,一下到谷底,頓時像進到了另一個世界。
此刻我所在的紀念碑谷地(Monument
Valley)是科羅拉多高原上由砂巖形成的巨型孤峰羣區域,這裏孤峰巖堡遍佈,入口處是最為著名的三大孤峰: 西手套巖(Western Mitten Butte)、東手套巖(East Mitten Butte)和南面的梅里克孤丘(Merrick Butte),往裏去會陸續經過象巖、駱駝巖以及更深處此刻無法徒步到達的圖騰柱、雨神台和太陽之眼。這裏的豔紅色巖土是如此的與眾不同,一尊尊濃烈似火地矗立在遼遠的荒漠上,雄渾,蒼涼,狂野,卻有一種懾人的魔力。這裏獨特得不像是地球上的存在,卻又似乎有來自遠古的氣息在無聲召喚,讓人動魄而無言。
2013年末的聖誕新年長假,我們一行人從拉斯維加斯出發沿峽谷圓環(Grand Circle)一路東行到達這裏。所謂峽谷圓環,指的是跨越美西猶他、亞利桑那、科羅拉多和新墨西哥四州,由數十座國家公園(N.P.)、州立公園(S.P.)、印第安部落公園、國家森林和自然保護區組成廣闊環狀區域。這裏是美國國家公園和保護區的最集中地,覆蓋峽谷、拱門、孤峰等多種奇特壯闊的高原地貌,堪稱一部浩瀚的美西地質史詩長卷,也是無數徒步者、攀巖者和户外攝影者一直以來的魂牽夢繞所在。
這些天我們就穿梭在各個國家公園裏長長短短的徒步道上,經由那些隱約會意的石堆和暗標,被引向一處處令人震撼無言的場景裏。我們奔着那些場景而去,所有的不期而遇和欣喜沉醉卻全在路上,我一路走一路憧憬,如果可以擺脱所有行程裝備的束縛,心無旁騖地肆意奔跑,如果可以在此地來場驚奇帶勁的越野賽……
自有先行人。猶他州的Matt Gunn五歲起就開始跟隨父親在此處徒步歷險,長大後搬離此地並遊歷過這世界的許多其他角落後,他發現自己仍然強烈渴望回到兒時故土,以更深沉地方式去感受這片獨特之地,而恰好當時的他正初涉越野跑併為之深深着迷,於是一個名為“Ultra Adventure”的越野跑系列賽就在這片土地上誕生了。
從2012年第一場ZION 100開始至今,“Ultra Adventure”已經成為一個涵蓋八場常規賽和一個越野户外節的年度越野系列賽事,峽谷圓環獨一無二的地貌賦予了其無以倫比的賽事體驗,而越野賽又讓人們得以通過一種新的方式與這片土地達成連接。“Ultra Adventure”不只在推陳其越野賽本身,更希望人們借賽事之機探索和感受周邊更廣闊的區域。系列賽裏的每項賽事都有一個被稱為“Trifecta”的名單,包含周邊必到的三處徒步路線或景觀,每完成其中一項就可以在下個賽事註冊中獲得10%的折扣,完成全部名單即可獲得30%的折扣,如果你在前三項賽事都完成了“Trifecta”,那第四場就可以獲得90%的折扣!他們是有多希望你能好好體會這裏的獨一無二,又是有多自信這片土地所能呈現的定會將你深深吸引。
或許我們也可以跟隨今年系列賽的腳步去領略一下這片神奇之地的風采。
ZION
位置:錫安國家公園(Zion National Park)
比賽時間:2016年4月8-9日
起始年份:2012年
比賽距離:100英里,100公里,55公里和半程馬拉松
所屬資格賽:Western States和UTMB
猶他州的錫安國家公園位於整個峽谷圓環的最東端,如果從拉斯維加斯出發一路過來,這裏往往是到達的第一站,也可以説是整個峽谷圓環區域的東大門。一進公園便是鋪天蓋地的紅色,紅石嶙峋,紅巖層疊,連車道都是赤紅的。錫安裏面最為著名的兩條步道當屬全美十大步道之一的Angels Landing和The Narrow:前者是在陡峭巖壁上的攀爬,經歷過鐵索間的舉步維艱後便可一覽整個峽谷的全貌;後者則是狹隙縫道的涉水泅渡,別有一番樂趣。另外因為那些光潔如鏡聳入天際的陡峭巖牆,這裏也被認為是全美最佳的攀巖勝地之一,據説在巖界受歡迎程度不亞於加州的優勝美地(Yosemite)。
從Angels Landing步道俯瞰峽谷,©Tao Liang

ZION的賽道其實並不在國家公園裏,但同樣能讓人領略到南猶他州獨特的高原荒漠地貌,選手們也有機會經爬升到達高地俯瞰整片峽谷。作為系列賽的第一場,賽事方每年都會對賽道作調整,從15年開始幾乎去掉了所有的公路賽段,並新加入了一些極難的爬升,100英里的關門時間也從32小時延長到34小時,這自然不會是一場容易搞定的比賽。
ZION賽道,©Ultra
Adventure
ANTELOPE CANYON
位置:佩吉市羚羊谷(Antelope Canyon,Page)
比賽時間:2016年2月20日
起始年份:2014年
比賽距離:50英里,55公里和半程馬拉松(100英里視報名人數待定)
所屬資格賽:UTMB
從錫安國家公園往東南至鮑威爾湖畔(Lake Powell)的佩吉市,便是美西南大名鼎鼎的羚羊谷所在地,這裏從來都是攝影家們的心頭之好。羚羊谷分為上下兩個獨立的峽谷公園,以上羚羊谷的景觀為佳,下羚羊谷則高低起伏需要藉助懸梯通行,也別有生趣。我們去的時候正是深冬,日照時間短,上羚羊谷攝影團每天只開一團,門票早就售罄,只好跟普通觀光團走。冬季的光遠不如夏季瑰麗,可我們還是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不已,在昏暗狹隙的深邃峽谷裏行走,光和影在巖壁上舞蹈,印第安導遊小姑娘揮舞着想象的魔棒熊啊羚羊地講得天馬行空。而此時想象力是多餘的,當光線穿過頭頂的石縫傾瀉而下,四周的巖壁紋理都在變幻絢漾,我們似乎已經穿行在一條通往異境的甬道里,忘路之遠近,任夢影虛渺,若不是絡繹不絕的遊客和催促着前行的導遊,即使在此地呆怔上千年又有何妨……
羚羊谷一角,©Paul Yi
比賽贈給選手們最珍貴的禮物,就是他們的賽道會穿過上羚羊谷,之後他們會跑向馬蹄灣,領略科羅拉多河沿無以言表的壯闊視角,在繼續通過幾個狹縫谷後,50英里組選手將會到達終點,100英里組選手餘下的部分則是周旁的另一條環形山道。賽道不會重複之前部分,羚羊谷夜間不開放,通過機會只有一次。
ANTELOPE
CANYON賽道,©Ultra
Adventure
不得不提到位於錫安公園和鮑威爾湖中間的波浪谷(The
Wave)。這個由侏羅紀就開始沉積的巨大沙丘轉化層疊而成,具有金黃色波浪曲線地貌的峽谷,當年正是作為Win 7的主題桌面為世人所熟知。這裏既不是世界自然遺產,也不是國家公園,不過是隸屬於美國國家土地管理局的眾多自然保護地中的一個,卻有着全世界幾乎最為苛刻的限入政策:每天只發放二十人次進入許可,其中十個提前半年網絡抽取,十個現場搖號,不分國家種族信仰,人人機會均等。你當然很容易想象每天波浪谷抽籤處的蜂擁而至萬眾期待,以及搖號時刻的欣喜若狂黯然神傷,以至於許多人甚至把它當作美西南行程中不可錯過的一個經典節目。另外,即使幸運中籤,此地夏季日間酷熱乾燥無遮擋,若沒有一定的體能基礎和徒步經驗,一般人也很難在此環境中長途跋涉;谷裏也沒有任何路標,只能憑藉簡易地圖和手持GPS粗略定位,一旦迷路,夜晚的低温很快襲來,失温的意外並不少見。擅闖保護地?大額罰金以及長至半年的監禁將等待你,甚至可能被終生禁止入境美國。然而沒有什麼能震懾住狂熱,鋌而走險的人不是沒有,被抓住的擅闖者統計名單裏,德國人赫然列在榜首。
波浪谷,徒步者:Josie
Li,©Paul Yi
CAPITOL REEF
位置:圓頂礁國家公園(Capitol Reef National Park)
比賽時間:2016年7月9日
起始年份:2015年
比賽距離:50英里,50公里和半程馬拉松(100英里視報名人數待定)
所屬資格賽:UTMB
圓頂礁國家公園位於錫安和鮑威爾湖的西北方,位於整個峽谷圓環的北部,因公園內一些淺白色半球狀巨石形似美國國會大廈的圓頂屋而得名,並以其特有的水穴褶曲大地景著稱。同樣是以紅巖砂石為背景,你恐怕很難想象這裏的賽道會經過大片青松翠柏和高山湖泊。賽道的海拔在2000米至3400米之間起伏,這讓選手們得以一觀整個圓頂礁公園以及旁邊廣闊的大階梯埃斯卡蘭國家紀念地(Grand Staircase-Escalante
National Monument)。
CAPITOL REEF賽道,©Ultra
Adventure
TUSHARS
位置:圖沙爾山脈,魚湖國家森林(Tushar Mountains,Fishlake
National Forest)
比賽時間:2016年8月6日
起始年份:2015年
比賽距離:93公里,全程和半程馬拉松
所屬資格賽:UTMB
猶他州的圖沙爾山脈賽是整個Ultra Adventure系列賽裏面海拔最高的比賽,也是最具挑戰性的賽道之一。賽道的起終點海拔均在3000米以上,選手們需要在崇山峻嶺間陡峭上下。八月是這裏的花季,漫山遍野野花怒放,成羣的雪羊1在山脊間遊蕩,這一切無疑會和所有賽道上的困苦艱辛交織在一起,讓你擁有一場難忘的體驗。
TUSHARS賽道,©Ultra
Adventure
MOAB-BEHIND THE ROCKS
位置:摩押巖後野生保護地(Behind the Rocks Wilderness Area,
Moab)
比賽時間:2016年4月2日
起始年份:2014年
比賽距離:50英里,50公里和30公里
所屬資格賽:UTMB
猶他州的魔押是美西南的户外重鎮,相當於法國的霞慕尼,不但因為這裏緊鄰着拱門國家公園(Arch National Park)和峽谷地國家公園(Canyonlands National Park)等好幾個美西重量級的公園,也因為這裏複雜多變的地貌和起伏的巖層結構從來就是越野汽車、山地自行車及攀巖等各種户外極限運動的聖地。這裏最出名的景觀是梅薩拱門(Mesa Arch)的日出和精緻拱門(Delicate Arch)的日落,不親臨此地你無法想象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點亮整個梅薩拱門時,眼前那片金色峽谷地的光芒萬丈,也無法臆測日落時分絢爛雲霞下精緻拱門的精彩絕倫。然而作為户外聖地,小鎮對於發燒友們的意義,當然又遠不止是幾幅圖景,這裏是多個户外攝影訓練營的首選舉辦地,一年到頭也進行着各項越野賽事。2012年Rob Krar
引用2
就是在這裏開始了他的越野征程,多年來被傷病以及對競技跑步的厭惡情緒困擾,他在這裏意外地拿到自己的第一個越野賽冠軍,並由此看見了另一個世界。
MOAB-BEHIND THE ROCKS賽道,©Ultra
Adventure

梅薩拱門日出,©Tao
Liang

BRYCE CANYON
位置:布瑞斯國家公園(Bryce Canyon National Park)

比賽時間:2016年6月17-18日
起始年份:2013年
比賽距離:100英里,100公里,50公里和半程馬拉松
所屬資格賽:Western States和UTMB
峽谷圓環的每一處都獨特得不似地球上的存在,可只有一進入布瑞斯,我才覺得來到了一座童話城堡。我們是在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後走的Queens/Navajo步道,人在中間走,糊塗們3在兩側矗立。我一路觸摸着温潤的巖壁,心頭微漾,以為它們會一個個醒來,打着呵欠搖頭晃腦,然後施展出讓人大開眼界的神力,可它們不動,只沉默地看我們自説自話,神色各異。回來的路上要經過經典的Wall Street區,告示牌説前方有落石,提示我們按原路返回。我們不甘心,冒着險通過禁區,糊塗們目睹着我們的偷偷摸摸,它們淳善,既不搖晃也不伸張。
布瑞斯步道Wall Street區,©Tao
Liang
我們去的時候正是隆冬,黎明前的濃黑裏,我們站在Bryce Point瞭望口屏息等待,直到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徐徐拂過一排排糊塗的頭頂,鮮紅橙黃亮白交織而成的瑰麗從它們的身體裏頭頂上升騰起來,那是一生都無法忘記的景象吧,怎麼可能忘得掉呢?可以在這裏跑場百英里?我簡直有些不敢相信!
GRAND CANYON
位置:大峽谷國家公園(Grand Canyon National Park)

比賽時間:2016年5月21日
起始年份:2014年
比賽距離:50英里, 50公里和半程馬拉松(100英里視報名人數待定)
所屬資格賽:UTMB
很多人並不熟悉美西南,也不知道峽谷圓環,但科羅拉多大峽谷是家喻户曉的,當然也是無以倫比的。GRAND CANYON的賽道位於大峽谷北沿,這條點到點的賽道讓選手們依次經過北沿各個著名的瞭望點,得以目睹億萬年科羅拉多大峽谷的巋然不動以及科羅拉多河的奔騰不息。
GRAND
CANYON賽道,©Ultra
Adventure
此地還有另一個精彩的多站賽事Grand to Grand Ultra,賽道分為七天六站,全長273公里,選手們從大峽谷北沿出發到大階梯粉崖區結束,穿過多個國家公園和保護區,選手們在途中將經過沙丘、峽縫、巖盤、林道等多種地貌,可以最為全面地領略到該地風光。2015年台灣人陳彥博在這裏拿到總冠軍,這也是亞洲人第一次在該賽事中奪冠。
其實大峽谷最受關注的是一個代號為“R2R2R”的FKT(Fastest Known Time)傳統極限挑戰項目,Rim to Rim to Rim, 經典路線為當天沿South Kaibab Trail從峽谷南沿下谷底,穿越整個谷底後,再由North Kaibab Trail攀升至北沿上,然後重新折返回到南沿出發點,全程68公里, 海拔升降6450米。2013年5月Rob Krar(他就住在離大峽谷不遠的Flagstaff市)以6小時21分47秒刷新了之前由Dakota Jones保持的記錄,而2011年11月Bethany Lewis一反慣例從北沿出發以8小時25分26秒創造的女子記錄則紋絲不動好幾年了。你相信地球上還存在R2R2R2R2R2R2R2R這個怪物嗎?真的!2013年5月Jason Vaughan用68小時10分完成了它,這一天一定是怪物們的節日,可他們可愛。
South Kaibab步道,©Tao
Liang

GRAND CIRCLE TRAILFEST
時間:2016年10月13-15日

針對更側重奔跑體驗和觀光的人們,除常規賽事之外,Ultra Adventure賽事方將於2016年10月推出一個叫Grand Circle Trailfest的特別活動,為期三天,Day1在布瑞斯公園,Day2在錫安公園,Day3在大峽谷,每天的賽道都涵蓋國家公園內最為經典的步道,距離為12-19英里不等,由賽事方負責選手們的接駁食宿,並會在期間舉辦電影節篝火晚會兒童訓練營以及越野講座交流會等活動,對於遠道而來寓賽於樂的選手,這自然是個不錯的選擇。
另外,基於對這片區域的熱愛和保護,所有系列賽事都要求零污染(即不能有超過1%的固體垃圾和任何廢水進入常規渠道),因此賽事方不但實行非常嚴格的垃圾分類回收,還會就地處理塑料排泄物等垃圾,將其轉化為可用原料。在起終點和補給站,所提供的食物80%都是有機的,你也會在周圍看到大大小小的太陽能板在各盡其責,甚至連比賽的獎牌都是用自然材料手工製成。
ZION完賽獎牌,©Ultra
Adventure
MONUMENT VALLEY
位置:紀念碑谷納瓦霍部落公園(Monument Valley Navajo Tribal
Park)

比賽時間:2016年3月19日
起始年份:2014年
比賽距離:50英里,50公里,半程馬拉松和4英里
所屬資格賽:UTMB
紀念碑谷的賽道就在那條我曾經過的谷底觀光路上,一路上選手們會與數十個高達幾百米的孤峰巖堡一一相遇,也有機會親自跑進那些曾經在無數西部片中出現過的經典畫面裏,賽道的引路員將由騎馬的印第安人擔任,以確保選手們不會偏離賽道。或許這是整個Ultra Adventure系列賽裏最不該錯過的一場,可能你真的沒法在別處找到如此有場景感的賽道。
MONUMENT VALLEY賽道,©Ultra
Adventure

紀念碑谷和羚羊谷一樣屬於印第安部落公園,由當地人自行維護管理。實際上峽谷圓環裏的很多區域都位於這個被稱為Navajo
Nation的納瓦霍印第安保留地內,該地區主要橫跨亞利桑那、新墨西哥和猶他三州,面積約七萬平方公里,人口大概三十萬,為北美洲現存最大的美洲原住民族羣。峽谷圓環最東部的梅薩維德國家公園(Mesa
Verde National Park)以古印第安人的遺址而聞名,在那些幾乎不能到達的懸崖峭壁上居然隱藏着一座座成簇的房屋聚落,甚至還包括高達兩三層擁有一百多個房間的磚石宮殿。印第安人在這裏生活了幾千年,一點一滴地積累着自己獨特的文明和智慧,他們遭遇過天災也面臨過人禍,在經歷了災難深重的漫長變革和遷徙之後,如今大部分納瓦霍人仍然生活在這片由他們祖先開拓的保留地上,我不知道他們的苦難有沒有過去,只記得他們的一位酋長曾説“我們出發去了太陽落下的地方,把土地留給了白人。”
納瓦霍人,©Ultra Adventure

最後一抹夕陽停留在象巖的鼻尖,印第安人的車零零落落一輛接一輛地駛離了谷底,夜色漸合,谷底裏越發幽靜。在這巨大的魔幻世界裏,我一直在奔跑,卻又似乎從未前進,時間停滯了,我彷彿也進入到這孤峰巖堡的世界裏,明明周身荒蕪,卻被一種令人炫目的生命感緊緊裹住。我以為自己被攝了心魄,早已忘了為何來要去哪,以為自己已分不清虛實,辨不明生死。
紀念碑谷門前的163號景觀路一路向北穿過聖胡安河(San Juan River)深入猶他州。從家鄉阿拉巴馬州出發,在跑了三年兩個月十四天十六小時之後,鬚髮飄飄的阿甘在這裏停下了腳步,他説“我好累,我想我要回家了。”於是他轉身離去,撇下一羣面面相覷的追隨者,以及身後那片迷茫之地。

備註:

引用1
:Mountain Goat,又稱落基山羊,主要棲息在高海拔地區林線上的陡峭山坡和懸崖上,極善於在懸崖峭壁間攀爬跳躍,被人們稱為“高山精靈”。
引用2
:Rob Krar,加拿大越野跑運動員,現居美國亞利桑那州,2013年Western States 100亞軍,2014和2015年Western States 100冠軍,2014年Leadville 100冠軍和Run Rabbit Run 100冠軍。
引用3
:Hoodoo,一種風化地貌形態,由一排排的砂巖石柱成嶺成峰。
特別緻謝本文的圖片攝影師Tao Liang和Paul Yi,並感謝Ultra
Adventure的圖片授權。Special thanks go to our photographers Tao
Liang and Paul Yi, and Ultra Adventure for the race photos authorization.


資料來源:愛燃燒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