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超馬故事 | 絕色落基山 文字

愛燃燒於 28/06/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原文來自:iranshao.com)

地貌一直在變化,我們來之前,它們有所不同,我們離去之後,它們又會改變,我們遇見了它們此時的模樣,此刻它們與我們同在。

閲讀時間約13分鐘
八月底的落基山正是遊人如織的時節,去往精靈島(Spirit Island)的遊輪上人頭攢動,瑪琳湖(Maligne Lake)沿岸連綿不絕的雪山冰川,引得甲板上一眾人驚歎連連。吹了太久湖風,我躲進船艙裏去,負責解説的年輕姑娘拿着導遊喇叭正講得眉飛色舞“…Her first husband was 20 years older than her, and the second was 20 years younger. Girls should marry this way…”,聽眾們大笑,也有人若有所思地點頭。她説的是Mary Schaffer Warren,有史以來第一位到達瑪琳湖的非土著女性,也是19世紀末20世紀初加拿大落基山地區最為傑出的探險者之一。

Mary Schaffer Warren的一生註定與加拿大落基山脈有着不解之緣,她早年隨她第一任丈夫Charles Schaffer每年夏天從費城來此地開展植物標本採集和研究時,就為這裏的絕世之景沉醉不已。當丈夫和雙親在短短几個月裏相繼離她而去時,她除此之外找不到更好的去處撫慰哀傷。然而,從刻板的女性傳統家庭角色中抽離,也讓Mary得以真正自由地探尋年少時就深埋心底的夢想,她一次又一次越來越頻繁地造訪落基山,從太平洋鐵路周邊的短途旅行到行走至無人之境的長途跋涉,她遇見了越來越多隔絕塵世的雪山湖泊。她探尋記錄研究寫作,投身於水文測繪和自然地保護事業,直到將家永久地搬到了班夫,與一直陪伴在她身邊的年輕登山向導Billy Warren結婚,並最終長眠在這片她所深愛的山嶺間。
Mary Schaffer Warren(左二)和朋友們在營地裏,©Courtesy Whyte Museum

落基山脈北起於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省, 縱貫整個北美洲西部,直到美國西南部的新墨西哥州,綿延超過4800公里,被稱為“北美洲的脊骨”。加拿大落基山則指其在加拿大境內的部分,相對於美國境內的山脈,這裏被冰川切割沖刷得更為劇烈,因此地貌更陡峭富於變化,有着更廣闊的水域、冰原以及較低的林線,氣候也更為涼爽濕潤。

加拿大落基山公園羣(Canadian Rocky Mountain Parks)跨越阿爾伯塔和英屬哥倫比亞兩省,主要包括班夫國家公園(Banff NP)、 賈斯珀國家公園(Jasper NP)、幽鶴國家公園(Yoho NP)和庫特尼國家公園(Kootenay NP),另外還覆蓋了羅布森山(Mount Robson PP)、阿西尼博因山(Mount Assiniboine PP)和漢博(Hamber PP)三個省立公園,而位於阿爾伯塔西南角的沃特頓湖國家公園(Waterton Lake NP)和美國蒙大拿州的冰川國家公園(Glacier NP)相接,距離此地有近四百公里,也常常被視為此公園羣的延伸。
加拿大落基山公園羣示意圖,©Parks Canada

瑪琳湖全長22.5公里,面積接近20平方公里,是賈斯珀國家公園裏最大的湖泊,也是世界上第二大的冰川湖。瑪琳湖靜謐而靈性,其湖水色澤隨季節和光線變化莫測,夏天這裏青松茂密,碧藍的水面在陽光下閃耀着旖旎光亮,如果你有幸在深秋的清晨裏前來,從空無一人的湖岸邊往湖的深處望去,就會看到玫瑰色的晨靄與變幻雲朵的奇異組合。1908年的那個夏天,當Mary一行抵達這裏時,它已經有好幾十年不曾被人造訪了,見到瑪琳湖的第一眼,Mary就忍不住驚歎“如果説路易斯湖是一顆珍珠,那瑪琳湖就是一整串珍珠項鍊”,而整個加拿大落基山區最為著名的徒步道The Skyline的最南端就從瑪琳湖邊開始。
< 1 2 3 ... 7 >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