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Billy Yang 奔跑的光影魔術師 文字

愛燃燒於 10/10/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原文來自:iranshao.com)
他叫Billy Yang, 來自天使之城洛杉磯。他是越野跑者、户外探險家和電影製作人。

就在8月剛剛結束的UTMB比賽中,Nike Trail Team的風頭好像蓋過了冠軍Ludovic Pommeret。Tim Tollefson,David Laney和Zach Miller三個帥氣的美國小夥分別獲得第3,4,6名,一股美國青年禁衞軍的旋風伴隨着《Conquer the Paradise》的旋律席捲了霞慕尼小鎮。瞬間,一部名為《Mont Blanc CCC UTMB 》的電影短片又被大家在朋友圈裏面傳播開來,而這部電影講述的就是這三位小哥2015年的UTMB征程,在沒人好看的情況下,Zach和Tim拿下了CCC組的冠亞軍,而David更在UTMB正賽中位列第三,終於讓美國越野跑在歐洲大陸再次揚眉吐氣。而記錄下這一切的正是Billy Yang,一名美籍韓裔攝影師,電影製作人,當然他自己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超馬狂熱愛好者。
Nike Trail Team
我們常常會用“jump off the page”來形容一種人,他們好像是從書本里面跳出來的人物,但又真實存在,那種人的故事和經歷往往感染激勵着身邊的人。而Billy就是他們其中的一位。在2016年過去四分之三的時候,讓我最印象深刻的話莫過於Billy在自己2015年的自傳電影《One Wild and Precious Life》中的“I strongly encourage you to leave the life that inspire others,to really be creative just and to take that leave forward.(我非常希望你們遠離那種單純激勵他人的生活方式,而真正在變得富有創造力地去面對未來。)”
就在前不久,Billy和好友Sally McRae一起來了一趟中國,原本安排的偶像見面也因為他們的匆忙緊湊的行程為未能成行。但是非常nice的Billy還是在百忙中接受了我們的隔空專訪於是也就有了今天這篇彌足珍貴的文章!
Billy&Sally的中國行
説到他們的的中國行,是受飈山越野(China Mountain Trail, CMT)的邀請來中國參加他們今年第二站的比賽-玉門魔山越野挑戰賽(Devil’s Ridge)。Billy的同行好友Sally是美國NRC的教練,Nike網紅,也是14,15年西部100的前10選手。在比賽中輕鬆獲得第二。要知道這場比賽距離她今年UTMB結束僅僅只有半個多月的時間。對Sally這樣的專業運動員而言也許魔山的比賽並沒有給她帶去太多的挑戰。但是對於和我們一樣熱愛好者Billy來説,魔山比賽的難度超出了他的預期。無論是在沙丘上奔跑,行走在被沖蝕過的河床上還是手腳並用攀登極其陡峭的山脈,在Billy眼裏都是完全不同的體驗,不同與加州平整但如過山車上下小幅起伏的山徑,也有別於阿爾卑斯勃朗峰一望無盡的長上坡和漫無止境的長下坡。
比賽中的Sally(Photo credit by Sunny Lee)
手腳並用的賽段(Photo credit by Sunny Lee)
比賽本身的難度加上旅途勞頓和歐洲UTMB之行(Billy參加了OCC的比賽)身體並未完全恢復,Billy的狀態其實並不好,更無法和2014年24小時完成AC100(Angeles Crest 100mile,天使峰100英里)和2015年25小時完成西部100那會相提並論。好歹多年的經驗還是幫助他完成了比賽。
左:2014年AC100。右:2015年WS100
在這裏還是要插入一件好玩的事兒,之所以他們前往中國的行程會如此之趕,是因為美國人無法理解13:00到底是幾點,他們只能理解1am和1pm的區別。於是他倆錯將13:00當成了凌晨1點,錯過了原先的航班,不得不延後航班。
但是一路的坎坷和比賽的艱辛並沒有讓Billy對這次中國之行感到失望,對於西方人而言,能奔跑在戈壁上本身就是一件非常興奮而且愉悦的事情。這樣一個完全陌生但又是心之嚮往的地方,一路上的景色都讓他感到欣喜和幸運,也用GoPro記錄下來這一切,應該會在不久之後亮相熒幕。
手持GoPro比賽的Billy (Photo credit by Sunny Lee)
當談到CMT今年4月的另一場比賽的稻城亞丁Skyrunning,Billy顯得還是非常興奮,他之前就在CMT賽道總監Witold(中文名叫張英奇,在中國生活了10年的波蘭人)的Instagram上看過很多稻城的照片,希望明年有機會可以來中國參加一次的Skyrunning的比賽。
2016UTMB之行
在整個採訪的過程中,Billy總是會提到歐洲,提到UTMB,這個越野界殿堂級的比賽已經成為了全世界越野跑愛好者心頭愛。今年夏天已經是Billy連續第二年前往霞慕尼了,除了自己的OCC比賽之外更重要的事情就是攝影。OCC對於Billy而言並不是什麼難事,只是親自感受一下比賽的熱情,今年也是他連續第二年完成OCC的比賽。
而這次拍攝的主人公還是Sally,無論是賽道上還是生活中,她是Billy最親密的朋友。上一部Billy為Sally量身打造的電影《Western Time》講述了Sally在2014年的第一次西部100的經歷,那一年Sally以21小42分的成績正好獲得第10,也讓我們認識一個永遠開懷大笑的美國妞。
如果那年的西部故事是一個快樂的結局,那麼今年UTMB的結果就沒有那麼美好了,因為腸胃的問題Sally在138公里的小村Trient選擇了退賽。但是他們依舊愛熱和留戀每年的勃朗峰之行。除了主角Sally之外,Billy的鏡頭中還是一如去年記錄下了Nike Trail三劍客的身影,第一次參加100英里比賽的Zach在前120公里一騎絕塵,但也為最後賽段的體力不支埋下隱患,同樣第一次參加百英里的Tim採用了保留體力全程勻速的策略在最後10英里超過Zach第三個抵達終點,去年的第三David也是一樣一直保持10名左右的排名最後發力僅僅落後Tim一名。比賽過程中一度期盼的三劍客攜手衝線的畫面還是沒有出現,但是一樣足夠閃耀霞慕尼了。今年Billy Yang的UTMB小電影值得期待。
Billy與Sally在UTMB CP點
超馬熱愛之路
以跑過的比賽而言,Billy絕對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超馬殿堂級發燒友,但每一個超馬選手都有一個自己跑步的理由。在我們身邊很多人是因為減肥開始跑步然後走上了這條不歸路。而Billy完全是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2004年他的父親離開了世界,那一年Billy30歲,正值而立。這個沉重的打擊讓他在很長一段時間裏面都陷入了人生低谷,那段時間裏基本菸酒不離手,失去父親的悲傷只能通過酒精和尼古丁來麻醉。身邊的朋友都開始幫助他,其中一位跑步的朋友開始鼓勵他跑步,讓他的生活一點點變得有規律起來。慢慢地,Billy也發現好像跑步真的是一劑良藥,能夠讓自己尋找到一些以前的快樂和思索很多人生新的意義。生活的壞習慣漸漸改變,他説他能回憶起抽過的最後一支菸還是在整整10年之前。喝酒也成了平時和朋友聚會時候的小酌。就這樣到了2007年,Billy完成了第一個半馬。
一年之後的2008年,越野跑進入了Billy的視野,然後就再也沒有離開過這項運動。而令他最驚訝的是生活了一輩子的洛杉磯竟然有那麼多美麗的越野山徑。在世人面前繁華的大都市不僅有好萊塢,星光大道,日落大道,貝弗利山莊,在繁華的背後更有太浩湖(Lake Tahoe),聖蓋博山脈(San Gabriel Mountains),聖莫妮卡山脈(Santa Monica Mountains),米爾斯郡(Mills Valley)和惠特尼山(Mountain Whitney)這樣優美的越野聖地。而且在洛杉磯有成熟的跑步社區,Billy在這裏開始完全不同的生活,結實了新的朋友。
太皓湖
一羣熱愛跑步人的聚會,也是Billy新片首發會
2015年Billy終於完成了自己的Dream Race,西部100,這也是無數人心中念念不忘的比賽。從斯闊(Squaw)到奧博恩(Auburn)的賽道雖然相對平坦但是比賽的強度一點都不弱。用Ian Sharman(連續7年前10完賽精英選手)的話來説,平坦的賽道就意味着這100英里你就要不停地奔跑,哪怕是上坡,不然你隨時會被別人超過。Billy在比賽中的30英里處就胯部不適,但是要知道對於一名超馬愛好者而言去西部100也許是10年一次的機會。所以無論發生了什麼,都不會輕易退賽。接下來的70英里在他後援團的幫助下還是用非常快的25小時完成了比賽。
所以Billy的下一個比賽心願會是什麼呢?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好像在完成了西部100之後他就沒有什麼重要的個人目標了,除了每年都會按時去霞慕尼報道去感受一下歐洲山區的文化之外,沒有什麼特別想完成的比賽了。但是如果非要説一個的話,他的答案就是硬石100,一個並沒有什麼懸念的答案,對於美國超馬愛好者而言,西部100和硬石100的地位就像UTMB之於全世界的超馬跑者。Billy會將更多的精力放在自己的電影事業上面,用自己的方式去講述其他更多人的故事,而這一計劃其實伴隨他《15小時》(15 Hours)系列就已經開始了。這個系列已經講述過大鬍子跑者Anton Krupicka在受傷之後的生活和他的運動哲學;舊金山跑步俱樂部(San Francisco Running Club) 創始人Brett Rivers如何將自己的生意變成了跑步社區的文化;還有美國著名女選手Magdalena Boulet,一個基本不懂英文的移民最後融入美國文化直到穿上美國國家隊隊服。Billy用鏡頭將一個個活色生香的故事和越野跑的文化傳播開來,遠遠勝過那些“用腳步丈量XXX”,“遇見最好的自己”等等空洞無味的心靈雞湯,那一層濃厚的雞油簡直讓人作嘔。
Anton Krupicka
Brett Rivers
Magdalena Boulet
跑步之外的光影人生
“你有什麼偶像嗎,越野跑的或是攝影的?”作為一個粉絲急切地想了解偶像的偶像。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的偶像是誰,但是有一些人是我一直抬頭仰望的,比如Renan Ozturk,Jimmy Chin,他們無論攝影還是拍照都非常出色。而Anton Kruicpka對於大山和大自然的熱愛讓我敬佩。我喜歡看Zach Miller和Magdalena的比賽。當然我覺得這個時代最偉大的山地運動員是Kilian Jornet,如果你有機會見到他,你會發現他是一個nicest的人。”
這裏提到的Renan Ozturk不僅是the North Face的簽約探險登山運動員,更是一名出色户外電影人和風景藝術家。他作品的獨特敍述風格和電影攝影技巧讓他成為the North Face、National Geographic和Outdoor等雜誌和品牌的御用攝影師。而另一位Jimmy Chin也是the North Face的簽約攀巖滑雪運動員,他和Billy一樣也是黃皮膚——Billy是韓裔,Jimmy是華裔。Jimmy是頂級的登山攀巖選手,沒有他我們就看不到那麼多關於珠峰的電影,看不到德勞呂斯在2006年完成人類第一次從8848的高度滑雪而下的鏡頭,更看不到Alex Honnold在懸崖峭壁一次次與死神對決的畫面。
Renan Ozturk
Jimmy Chin
Billy的光影人生開始於童年,在他的印象中小時候就拿着相機四處拍照。在高中的時候他便開始整天製作一些好玩搞笑的視頻,對於攝影和攝像的熱愛一直保持至今。直到2008年他幫一個朋友製作第一個小電影開始,他開始認真地考慮起電影製作這件事,也萌生了開一個電影公司的想法。之後的一年他去參加了有關電影製作的課程,從攝像、燈光以及聲音,非常系統地學習了基礎知識。但是他説最重要的還是創造力,所有技術和知識都是實現你自己腦中畫面的工具而已。另外的,就是不斷地練習,就和跑步一樣,花時間讓一切變得更好,一樣沒有捷徑。直到現在他還會去回頭看以前拍的那些東西,儘管在現在看來都是不入流的作品,但是都自己成長的過程。今天自己滿意的作品在幾年後一樣會成為自己進步的墊腳石。但是一樣會為自己為朋友製作的電影而感到無比地開心,因為用影像記錄下了他們的故事。
他的朋友們
從第一個讓Billy開始跑步的朋友,到跑步俱樂部裏一起進步的小夥伴,到西部100賽場上無怨無悔的Crew們,再到Billy電影中的每一個笑臉。Billy坦言,從跑步開始朋友是他們最重要的財富,志同道合,有同樣的理想和生活狀態這才是最美妙的關係。在陽光如沐的加州,一羣好朋友早上溜一圈山,下午在泳池邊上嬉笑打鬧,迎着落日在一陣陣燒烤的煙霧瀰漫中喝着啤酒結束美妙的一天, that is the real life。
左一:Ginger Runner博主Ethan Newberry
Friendship
就當Billy和Sally來中國參加魔山挑戰賽的時候,他們的好友一樣都在做着一些大事情。好朋友Colin Cooley(參加了今年的UTMB的CCC)的太太Kristin Cooley在那一週完成了大峽谷R2R2R的路線穿越。攝像搭檔Don Freeman在挑戰太皓湖200英里FKT。Bob Loomis和Krista Marie Olson在參加自己的第一個百英里Pine and Palm。同為電影製作人的Jimmy Dean Freeman和Craig Iloyd在挑戰美國四大最古老百英里之一的瓦奇山前100英里。Irunfar的女主編Meghan Hicks正在打破女子最快完成諾蘭14峰穿越的記錄。而最開心的是來自Arizona Flagstaff的兩個大咖Chris Vargo和Alicia Shay在那天喜結連理。
這就是Billy的朋友圈,一個普通的週末,每個人都在為自己的愛好和理想而活。朋友就是這樣,互相幫助去完成自己和別人的夢。在Billy的一羣朋友中有這麼一位叫David Deley,他是Billy最緊密的朋友之一,每一次的crew team總有他的身影。而就在2015年,Billy也幫助他在AC100實現了第一個百英里比賽。另一個親密的就是陪着他跑完第一個半馬的Josh Spector,一個征服過惡水135公里和巴西135公里的超級耐力選手。
David Deley
所以每當Billy的新作問世之前都會先聚攏一羣朋友,先睹為快,畢竟都是講述的都是他們自己的故事。最近一部會和大家見面的就是Tim Olson今年的硬石之旅《Unknown》,但下一部作品會是多久與大家見面,Billy的答案是Not Sure。
自傳電影中的最後一幕,Billy Yang坐在草坪上,將自己的西部完賽獎牌安靜工整地放在了父親的墓碑上面,起身彈去褲子上的碎草末子,帶上白色的墨鏡回眸間慢慢離開。10年的跑步時光,一生的鏡頭年月都在這一瞬間化作對父親最深的懷念和尊敬,所有的淚水和悲傷都已化為10年間的汗水和電影中帶給所有人的歡笑。
Billy Yang官方網站:http://www.billyyangfilms.com/


資料來源:愛燃燒
【球迷世界 X Futbol Trend 睇波之夜 — 曼車大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