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Bernard Lagat 田徑場上的老兵傳奇 文字

愛燃燒於 08/11/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Old soldiers never die,They only fade away!

2017年5月6日,在蒙扎賽車場的Breaking2現場,我們第一次見到Bernard Lagat,當時他以Pacer代表的身份出席了挑戰前的媒體發佈活動,或許是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三位破二挑戰者的身上,我們並沒有留意到這位特別的Pacer。


在Breaking2的挑戰當天,當時間迫近到2小時關卡的時候,我們注意到了這樣一個細節,Bernard Lagat作為Pacer領跑着賽場上唯一的希望Eliud Kipchoge跑過最後一個彎道,出彎後就是Pacer的交換區了,Lagat忽然開始揮動起手臂並放慢了腳步留出了最後直道的衝刺空間,此時時鐘已經跨過了兩小時的門檻,然而Lagat依舊使勁地激勵着Kipchog去完成自己最後的使命,2小時零25秒,距離Breaking2還差25秒,所有的人都盡力了。這是整個Breaking2現場令我們難忘的時刻之一,正如Kipchog在之後的紀錄片中所説的那樣,自己100%的努力都抵不上一個團隊給予他的力量。

毫無疑問在Breaking2中挑戰者是當然的主角,然而我們也對這個特別的Pacer:Bernard Lagat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藉着這次Eliud Kipchoge中國行的機會,我們終於有機會面對面地與這位田徑場上的老兵來聊聊他的傳奇生涯了。


美國曆史上第一位參加五屆奧運會的田徑選手(2000年,2004年代表肯尼亞參賽),美國田徑史獲得奧運和世界錦標賽獎牌最多的運動員,美國曆史上年紀最大的中長跑項目奧運選手 我們很難將這些殿堂級的殊榮與眼前低調謙和的Bernard Lagat聯繫在一起,在那天採訪的現場的確很少有人對於他的這些輝煌經歷有所了解,有人甚至誤以為他與Kipchoge年齡相仿,而事實是1974年出生的Lagat整整比Kipchoge大了10歲。

作為一名真正的田徑老炮兒,Lagat究竟是如何保持一個強有力的競爭狀態,能夠在如此眾多優秀的年輕人中脱穎而的呢?他的回答竟然出乎意料的簡單,“保持健康”。職業生涯沒有什麼重大傷病,對於一名職業運動員來説無疑是最大的幸運,然而這其中也包含了常人難以想象的刻苦與自律。1996年,20歲的Lagat來到美國求學,在華盛頓州立大學遇到了他如今的教練,來自中國定居美國的James Li(李犁),從此兩人開始了長達20年的合作關係,而最初的4年被Lagat認為是最為關鍵的一個時期。李教練出色的執教計劃加上Lagat的卓越天賦與刻苦,這一切都在四年後的悉尼奧運會上開花結果,賽前並不被看好的Lagat勇奪1500米的銅牌,這是他的第一塊世界大賽獎牌,同時也是對於他職業生涯最具有意義的一塊獎牌。


“當時我甚至不確定自己能不能拿到獎牌,而衝過終點線時我拿到了第三,當我被戴上銅牌時,我想,哇,我做到了!在這之後的事情就是去想我還能進行哪些突破,因為一旦你成功突破你的極限,你就會想自己會做的更好。”

2000年奧運會站上領獎台被Lagat視為自己整個職業生涯的突破時刻,在隨後的4年時間裏,他先後為肯尼亞在世錦賽和奧運會上贏下了四枚獎牌,而在2001年他跑出了1500米的個人最好成績3:26.34,這是1500米歷史上的第二快成績,僅次於摩洛哥傳奇選手Hicham El Guerrouj的3:26.00。


2004年Lagat拿了美國護照,並在2007年第一次代表美國田徑隊參加了當年的田徑世界錦標賽。在大阪的田徑場上,Lagat站上了自己職業生涯的巔峰時刻,成為了歷史上第一位在世錦賽上同時奪得1500米與5000米金牌的運動員。談及自己的巔峰時刻,Lagat想起了自己的教練對自己説的話,”我很高興你是個好運動員,但我想讓你變得更好,讓你上奧運會世錦賽,拿到世界冠軍,我想讓你變成最好的運動員!“相互間的信任讓他們最終實現了彼此的承諾,“一些人會説教練與運動員之間的關係類似父親和兒子,或者是一個你一定要懼怕的教練。但對我來説,我和李教練在一起時,就像最好的朋友一樣,也許這才是最好的關係。”


如今這位田徑場上的常青樹所期待已不是下一個賽場,在里約完成了自己的第五次奧運之旅並且在5000米比賽中收穫第五名後,Lagat選擇了用另一種方式繼續他的傳奇:成為Breaking2的Pacer。

“在我收到給Kipchoge當領跑員的邀請時,我欣然地接受了,對我而言那是一次全新的挑戰,恰好我那時也訓練的很刻苦,我想我應該能夠應付這個任務。”面對這次與眾不同的挑戰,Lagat又再度尋回了2000年奧運會上那種突破極限的感覺,“對我來説,當成為一個Breaking2的Pacer並不是只是要去把自己當成一個Pacer來訓練,而是需要把自己訓練成一個Breaking2的挑戰者,為此我不僅僅只專注於5000米的長度,10000米甚至是半程馬拉松都開始加入了我的訓練計劃。”於是,我們在蒙扎的賽道上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Lagat,在閃光燈的背後默默付出,最後目送Kipchoge衝線的Lagat。


“我覺得成為馬拉松Pacer的工作非常的棒,因為Pacer會幫到很多很多的跑者,他們首先要成為一個善良的人,想去幫助別人達成目標,並且沒有私心,而最終人們會感謝Pacer們做的一切。”這是Bernard Lagat當天在採訪最後對於即將踏上上海國際馬拉松賽場的Pacer們所説的話,那天採訪結束後的疾速跑訓練中,Lagat一絲不苟地完成了全部所有的訓練科目,與身旁那些也許要叫他大叔的年青人們一起,在完成訓練後擊掌、擁抱,這一切正如麥克阿瑟將軍曾經説過的:Old soldiers never die,They only fade away。


資料來源:愛燃燒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