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18天四全馬 最慢2:47:賞金跑者劉路峰續篇 文字

愛燃燒於 15/10/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原文來自:iranshao.com)

從8月28日的哈爾濱到9月16日的太原,劉路峰18天完成四場馬拉松,平均成績2:44。

5個月前,在《4周4全馬 三進2:40:中國賞金跑者劉路峰》一文中,我們介紹過這位25歲跑者令人咋舌的參賽頻率:

從3月20日到4月10日,他先後轉戰重慶、成都、湖北遠安和武漢,連續四個週末參加四場全程馬拉松,其中三場跑進2小時40分,後兩場分別取得國內第二和第一的好成績。
不少跑友可能感到好奇:如此密集的參賽和不俗的成績,會不會只是曇花一現——像韓春雨的實驗那樣不可重複?
平均6天一場全馬
劉路峰自己給出了答案:5個月過後,他又一次上演“四連發”,而且比春季更加密集,發揮更穩定,平均成績更好:
上次四場全馬用了21天,這次只用18天,平均6天一場;
上次平均成績2:56:46(成都雙遺僅3:50:07),這次2:44:04,名次也有提高。
有證書和照片為證:
一、8月28日,哈爾濱國際馬拉松,2:38:25;總名次第7,國內第一。
二、9月4日,烏蘭察布國際馬拉松,2:46:28;總名次第17,業餘第三。
三、9月11日,伊春國際森林馬拉松,2:43:33;總名次第5,國內第一。
四、9月16日,太原國際馬拉松,2:47:52;總名次第15,國內第四。
這次四全馬之所以少用3天,是因為太原馬拉松是在週五舉行的,而不是通常的週末,可能是為了與第二天的北馬錯開,劉路峰向筆者解釋説。
成績不如意
儘管這四場平均用時更少,但只有第一場哈爾濱跑進2:40。劉路峰承認,他對這些成績並不滿意。
究其原因,一個是夏天廈門天氣太熱,導致訓練量不足,不像上半年剛經過冬訓,狀態更好一些。
“我訓練的時間和其他人還不一樣,一般都是在中午12點多——希望練得更耐熱一點,比賽時可以少補充水分。”他説。
當然,他不可能在夏天正午的大太陽底下跑,而是會選在樹林裏或室內場館,跑量也從正常的15至20公里減少為10到15公里,而且不會跑快,除了每週一次的強度課。
他嘗試過到不那麼熱的地方訓練:“去年夏天我比完重慶一個半程就去西寧,結果在高原立馬感冒了,第二天早上立馬買最早一班飛機趕快回廈門,養了二十多天才好。在高原感冒特別危險,所以今年不敢去了,老老實實在廈門呆着。”
另一個原因是這幾場比賽地方都很遠,難免有些舟車勞頓。
8月底跑完哈爾濱,劉路峰直接前往位於內蒙古中部的烏蘭察布,在當地訓練了幾天。那裏海拔1300米,“一比賽發現咱們從平原過去的還是很不適應,跑得特別吃力”。
遠在黑龍江東北部的伊春交通最不方便:週五晚上他坐飛機先到哈爾濱,週六又坐一天火車,下午很晚才到,非常折騰。
而太原沒跑好,除了和伊春捱得太近——中間只隔四天,還因為比賽前一天(9月15日)凌晨超強颱風“莫蘭蒂”在廈門登陸,隆隆呼嘯的狂風讓劉路峰“挺害怕的,一夜沒睡”。
傷痛也是這幾場發揮不理想的原因。哈爾濱賽前,他穿一雙小1.5碼的新鞋訓練,導致右腳跟腱腫得老高。比賽時跑沒多遠跟腱就劇烈疼痛,“後面就沒有知覺了。到現在還腫着,要穿大兩號的鞋”。
但他認為,下半年沒跑好,最根本原因還是主觀上的:
引用“天熱是一方面,但自己還是沒有練到位。可能是因為不在專業隊,就沒有那麼刻苦了。以前是被逼的,你必須要練。現在稍微有點熱我可能會堅持一下,但如果特別熱、特別悶,或者家裏有事,就會偷點懶,練得沒那麼系統了。
“馬拉松需要訓練量的積累,你長期比賽、訓練不夠的話,光往外掏東西,還是不能跑出好成績。”
萬里遠征
這四場劉路峰之所以勞師遠征,是為了增大贏得比賽獎金的機會——作為一個“賞金跑者”,這就是他的生計。
他千里迢迢奔赴毗鄰俄羅斯的伊春參賽,是賽前兩天臨時作的決定,理由是那裏位置偏遠且比賽獎金不太高(第一名兩萬元),或許不會有非洲選手。
“我就是去碰碰運氣。當時的想法是:我從廈門過去都那麼遠,夠折騰的,老黑應該不會過去吧?結果全程有四個老黑。”
最終他們包攬了前四名,劉路峰第五,税前獎金4000元。
據他透露,伊春賽前很多同行都説不去了,但最後還是不甘心,有比賽還是想盡量多參加。今年馬拉松比賽數量比去年又翻一番,很多人都以為比賽多了,可以和黑人以及專業選手錯開一點,拿更好的名次和更多獎金,誰知粥多僧更多,非洲選手似乎還是無所不在。
偶爾也會有運氣好的比賽,但只是極個別現象,例如9月10日的山東海陽國際馬拉松。
它不僅獎金高:前五名從5萬遞減到1萬,第10名也有5千,而且獎勵面高達20%,位居全國同類賽事第一:第11至第100名1000元,連第301至500名都能拿到100元。最出人意料的是,男子全程只有一個黑人,女子一個也沒有。
體制外第一高手李子成贏得半程冠軍,收穫4萬元大獎。可惜劉路峰沒有報名。他説今年煙台馬拉松“也是沒人去”;它獎金一般,第一名兩萬。
在18天四全馬之前,劉路峰夏天還跑了兩場比賽:7月23日的貴陽國際馬拉松,7月30日的張家口康保草原馬拉松。
夏天參賽,他一般都會挑比較涼快的地方:“張家口天氣挺涼的,貴陽也只有20來度,都比廈門涼快太多。”
但貴陽坡多難跑,黑人冠軍成績將近2小時16分,劉路峰以2:48:42排名國內第二。
一週後的張家口康保草原馬拉松號稱“國內最難公路馬拉松”,全程距離長達43.5公里。劉路峰在那裏勇奪冠軍,成績是2:58:51,獎金5000元。
對於自己的奪冠原因,他分析説:“張家口這兩年獎金比以前少很多,從好像是幾萬美元變成幾萬人民幣,後來又降得更低。可能是這個原因,加上那邊比較遠,去的人少,老黑好像都是當地的留學生。”
簽約新公司
2015年是劉路峰成為職業跑者的第一年。一整年南征北戰下來,他雖然掙到幾萬元獎金收入,扣除參賽和生活開支後卻所剩無幾。
因此,當他得知有幾個認識的中年人在讀過我們關於他的報道之後,居然辭職走上這條道路,便大感吃驚和不安,畢竟要靠比賽獎金養活自己談何容易。
下半年劉路峰手頭總算有了一些餘錢,原因是除了原有的簽約公司康比特之外,今年6月他又多簽了一家贊助商。
這是一家位於廣州的互聯網企業,名叫“三七互娛”,主要經營遊戲、娛樂等業務,是一家在2016年中國互聯網百強榜上排名第18、擁有數千員工的上市大公司。
“他們兩個老闆都挺愛跑馬拉松的,其中一個水平很高,跑進3:30。他們關注到我,從微博上搜到我的(聯繫方式)。他們的品牌總監找到我,直接讓我去了趟廣州,當天下午就簽了合同。”
劉路峰於是成為三七互娛“超跑團”團長,從此開始代表公司跑比賽。比賽由公司指定,參賽時要穿公司的衣服,並作些相關宣傳。
他説這家公司經營的業務其實和體育關係不大,主要是希望他能帶動成天坐辦公室的員工多外出活動,提升健康。除了跑團,該公司還組建籃球、足球等等員工體育隊伍。
此外,該公司網站還道出另一個理由:“堅持與突破是馬拉松文化最核心的精神,也是劉路峰與三七互娛最契合的地方。”
多了新贊助商,自然有利有弊:收入增加了,但公司指定的比賽必須參加。公司指定的一般是較大型賽事,在18天跑的那四場全馬中,有三場代表三七互娛,只有較小的伊春不是。
太原馬拉松之後,劉路峰沒有再跑全馬。“十一”期間,他1至3日都有比賽,但只是廈門周邊的小比賽:一個半程,外加一個跑步機比賽的預賽和決賽;已經報名的一場52公里越野就放棄了。
接下來他的打算是:
引用“不想像去年那樣參賽太多,每週都安排得很滿——不管是全程半程。因為夏天練得不好,身體偶爾也會出一點問題,所以還是想穩一點,少參加比賽。
“下半年可能會針對簽約公司的比賽,希望為他們比得好一點,自己也很想跑好一點,因為這家公司對我還是挺不錯的。”
下一場是10月16日的南京馬拉松,他“挺想跑出好成績”。上馬本來也要去,可惜沒中籤。北馬他相信自己肯定能抽中,只是競爭太激烈,於是錯開選了前一天的太原。
明年1月2日廈馬之前,劉路峰還計劃跑長沙、杭州、廣州、深圳(尚未確定是否舉辦)等5場全馬。


資料來源:愛燃燒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