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馬拉松“新人”Galen Rupp 文字

愛燃燒於 29/02/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Galen Rupp在馬拉松上的“橫空出世”,能否解救美國馬拉松界青黃不接的危機?

情人節前一天在洛杉磯舉行的2016年美國奧運會馬拉松選拔賽(2016 US Olympic Marathon Trials),堪稱今年最受美國媒體關注的馬拉松賽事。

原因是在專業運動員看來,相對於那六個一年一度的世界大滿貫賽事和兩年一屆的田徑世錦賽,在每四年一遇的奧運會上代表自己的國家參賽,才是最為終極的榮耀。
美國奧運馬拉松代表隊的選拔規則非常簡單透明:一賽定乾坤,選拔賽的男女前三名自動出線;其他人哪怕平時實力再牛,只要這一場跑砸了,照樣靠邊站,8月只能在家看電視。
這場選拔賽的參賽門檻是:
男子A標:全馬2:15;B標:全馬2:19或半馬1:05。
女子A標:全馬2:37;B標:全馬2:45或半馬1:15。
A、B標選手的區別在於,前者參賽可以得到美國田聯資助,而後者只能自費參賽。
選拔賽的最大懸念
在男子選手陣容中,賽前最被看好的是以下幾位:
40歲老將梅布·柯弗雷茲基(Meb Keflezighi),20年來跑過24場馬拉松,僅有一次退賽經歷;去年在紐約馬拉松獲得美國選手第一。他此前已經三度出征奧運會馬拉松,是贏得波士頓馬拉松冠軍(2014年)、紐馬冠軍(2009年)和奧運會馬拉松獎牌(2004年雅典,銀牌)的唯一一人。
賴恩·霍爾(Ryan Hall)的同學達森·瑞曾海恩(Dathen Ritzenhein),33歲,去年波馬美國人第一;同樣三度征戰奧運會,此次實力排名第一(PB 2:07:47,2012年芝馬),比梅布還牛。他的毛病是容易受傷。
身高1米93的大個子盧克·帕斯基德拉(Luke Puskedra),26歲,馬拉松跑齡不長,但去年10月在芝加哥跑出2:10:24的美國人年度最好成績、榮獲第四並將PB大幅提高5分多鐘。他的實力在選拔賽選手中排名第三。
美國萬米紀錄保持者蓋倫·拉普(Galen Rupp),29歲,倫敦奧運會萬米亞軍,與冠軍莫法拉同為耐克俄勒岡項目隊隊員,師從馬拉松冠軍出身的名教練薩拉扎爾;2014年創下美國萬米紀錄26:44.36,是非東非裔選手的史上最好成績,他也成為萬米史上前25強榜中唯一的非黑人選手。
儘管拉普去年12月半馬跑出61:20的好成績,問題是他從未跑過全馬,馬拉松對他來説是個未知數。事實上,直到賽前兩週,他才宣佈參加這場角逐,他的表現成為比賽的第一大懸念。
但據教練薩拉扎爾透露,此次賽前三週,拉普剛以每公里3分01秒的配速跑了32公里,全過程心率從未高過149bpm——遠低於年齡最大心率191,甚至比他的MAF180心率151bpm還要低!以3分出頭配速連跑32公里竟能如此輕鬆,説明拉普的功力深不可測。
2月13日週六上午10時06分,2016美國奧運馬拉松選拔賽在洛杉磯市區鳴槍,男女參賽者分別為166人和198人。
賽道有點單調:從北端的洛杉磯市區Staples中心(NBA洛杉磯湖人隊主場),一路南下到洛杉磯紀念體育場(Memorial Coliseum),基本沿着Figueroa大街跑四個來回,每個6英里(9.6公里);最後2英里(3.2公里)主要在Staples中心往北的中心商務區Flower街跑一個折返。
這一天相當炎熱,開賽時氣温已接近攝氏19度且烈日當空。到男子前幾名完賽時,温度已經上升到二十多度。
新手完勝老將
第一集團前面跑得比較保守:5公里15:48,10公里31:34,15公里47:12,20K 63:02,半程點用時1:06:31——按這個平均配速,完賽要2小時13分以上。顯然大家都在保存實力,沒人肯當出頭鳥。
但由於氣温高、烈日高照,沿途又罕有遮蔭的緣故,這支先頭部隊仍在不斷減員:抵達半程點時,已經從30人減少到20人,不久後又降至12人。
第一次跑全馬的拉普,努力執行教練薩拉扎爾制定的策略:不要跑在最前面,能hold住多久算多久,最好等最後800米再拼。因此,他如果偶爾收不住腳、衝到第一排,很快又會“退居二線”。他降温的獨特方式,是在背心上剪開一個個小洞眼。
右三為拉普,右一是季軍沃德
率先發難的是2014年美國馬拉松錦標賽冠軍Tyler Pennel。到16英里(25.7公里)南加州大學校園附近時,他將配速提高到4分56秒每英里(3:04/km),獨自一人衝到隊伍最前方;這是開賽後僅有的第二個英里配速進5分(3:06/km)分段。
第17英里(27.3公里),Pennel又加速到4:50(3分/公里),此時緊跟上他的只有梅布和拉普兩人。
賽後梅布評論説:“Tyler決定了那場比賽。走出那一步棋是個決定性因素。每當有三個或五個人衝出去時,最後總會有一個挺不住。”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Pennel自己。又飛奔了3英里(到第32公里)之後,他力氣不支,被梅布和拉普甩開。
第23英里(37公里)一過,拉普見距離終點只剩5公里多,開始使出全力,跑出整場比賽最快配速——每英里4分47秒(2:58/km),一招絕殺出現抽筋和腹部不適的梅布。
最終拉普以2:11:12完賽,成為馬拉松首秀贏得美國奧運選拔賽的第一人,也是自1968年以來第一個首馬直接入選奧運代表隊的美國選手
梅布以2:12:20獲得亞軍,成為史上年紀最大的美國奧運馬拉松選手,參賽時將年滿41歲。
來自猶他州的賈瑞德沃德(Jared Ward)以2:13:00搶到最後一張里約門票。這一成績僅比去年他在洛杉磯馬拉松創造的PB僅慢4秒——高手中成績最接近PB的一個。衝線後他癱倒在地,但臉上帶着微笑。
身高1米93的大個子帕斯基德拉僅獲第四(2:14:12),痛失奧運資格,只能充當替補隊員。“攪局者”Pennel以2:14:57排名第五。
炎熱的天氣導致男女完賽人數僅為108人和149人,完賽率分別為65%和75%,退賽者包括在第33公里腿部抽筋的瑞曾海因。
前20名選手中,只有冠亞季軍跑出負分段(negative split,即前慢後快),其中拉普的後半用時比前半快了將近兩分鐘。這三人收穫豐碩:除了今夏代表美國出征里約的殊榮,還分別獲得8萬、6萬和5.5萬美元的重獎。
美國馬拉松的希望
1986年5月8日出生於俄勒岡州波特蘭市的拉普,原本喜歡踢英式足球。上高中時,他被薩拉扎爾慧眼相中並加以悉心指導,從此在徑賽和越野賽中大放異彩。
據美國媒體報道,拉普在此次選拔賽後表示:“能在奧運會代表這個國家是個巨大榮譽。這一結果讓我極為興奮⋯⋯這次有很多傑出的競爭對手,這是一場硬仗。”
拉普有意參加下月舉行的世界室內田徑錦標賽,以及7月的5000米和萬米奧運選拔賽(他的5000米PB是12:58.90)。假如都能出線的話,他必須在7月11日前決定,到底要在里約奧運跑哪幾個項目。
奧運會萬米決賽定於8月13日晚上10點42分舉行,馬拉松則是8月21日上午9點半,相隔七八天,拉普認為自己恢復沒問題。
上一次有人在同一屆奧運會摘得萬米和馬拉松兩枚獎牌,已經是近半個世紀前的事了——1968年墨西哥城奧運會,埃塞選手Mamo Wolde一人獨得馬拉松金牌和萬米銅牌。
此番賽後,教練薩拉扎爾如此評價高足拉普:“我認為他具備有朝一日跑2:05的實力。”這就意味着,拉普有望打破由摩洛哥裔移民選手Khalid Khannouchi保持14年之久的美國馬拉松正式紀錄2:05:38。
不過,要在奧運會馬拉松比賽中拿獎牌,估計不需要跑那麼快:奧運馬拉松冠軍僅有四次跑進2:10,進2:08更只有一次——2008年,萬吉魯在北京奧運創造的2:06:32賽會紀錄。
拉普的“橫空出世”,有望破解美國馬拉松界青黃不接的危機:近十幾年來的旗手梅布正在年華老去,而霍爾和瑞茨海因這一代退的退、傷的傷。作為繼肯尼亞、埃塞俄比亞和日本之後的馬拉松第四強國,美國差點就要後繼無人。
長跑觀察家Brett Larner認為,近50年來的美國馬拉松歷程可以劃分為三個階段:
一、從1970年代中期到1980年代初,這是弗蘭克肖特、比爾羅傑斯、阿爾貝託薩拉扎爾等高手的黃金時代,當時美國馬拉松領先世界。巔峰期1983年共跑出四個2:10內成績,前十強平均成績2:10:11,至今尚未被超越。
二、從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到2000年悉尼奧運會,美國馬拉松水平急劇衰落,16年間只跑出4個2:10內成績,不及1983一年;前十名平均成績也比1983年慢5分多鐘。
三、悉尼奧運以來16年間,美國馬拉松有進步,但走得跌跌撞撞。2012年有5人次進2:10,打破1983年的紀錄,其中4個創造於休斯敦奧運選拔賽。那年前十名平均成績2:10:20,在美國史上排名第二。此輪復興的原因之一除了霍爾和瑞茨海因這些新世代的湧現之外,梅布等移民選手也功不可沒。
不無爭議的新星
拉普的馬拉松首戰告捷博得一片喝彩,但他的為人並非完全沒有爭議。對他有意見的同行,居然是以為人和善、容易相處著稱的選拔賽亞軍梅布。
這位老將賽後忍不住向媒體抱怨拉普的緊逼式跟跑:“這又不是田徑場跑道。大路朝天嘛(你幹嘛非要跟在我屁股後面)!當時(我們)的對話不是很友好。你要麼領頭,要麼閃一邊去。”
另一個心存芥蒂者,是拉普的的前師姐、37歲的卡拉高徹(Kara Goucher)。高徹是美國女子長跑名將,2007年大阪田徑世錦賽的萬米季軍,為美國贏得16年來第一枚徑賽長跑獎牌,她的馬拉松成績在美國排名史上女子第四。
這次高徹也參加了選拔賽,但運氣不好,拿了第四。聽説拉普獲勝之後,她的反應是:“他贏了嗎?我不感到驚訝。正義會來的!你們以為我知道的一切都在BBC紀錄片上播出了嗎?調查還在進行呢。會有那一天的⋯⋯我並不詛咒他們。到目前我已經做了一切我所能做的,我只想讓(薩拉扎爾和俄勒岡項目)不再做他們正在做的事。”
他們之間到底有什麼是非恩怨?原來,去年夏天,高徹曾現身BBC的調查節目,指控自己曾經效力7年的耐克俄勒岡項目(Nike Oregon Project)隊大量使用禁藥,薩拉扎爾和拉普都被點名,不過並未得到證據支持。
這次薩拉扎爾的迴應是:“這並不出乎我的意料。我們已經發表過聲明瞭。眼下我們將專注於里約。對這件事我們並不擔心。我們會向前看。”
拉普則説:“我所能説的是,我始終提倡乾淨的體育,而且多年來我一直很努力,才會有今天(的成就)。我正在與任何我需要配合的官員合作。”
梅布和高徹的“掃興小插曲”,可能預示着拉普將來的道路也許不會一帆風順。
至於拉普能否讓即將走完又一個16年週期的美國馬拉松繼續留在上升通道?從徑賽長跑高手轉型馬拉松的先例看,成功者有過不少,包括埃塞“長跑皇帝”格佈雷塞拉西和去年“世界馬拉松先生”基普喬格;不那麼成功的也有一些,例如莫法拉和貝克勒。拉普在里約的表現值得期待。


資料來源:愛燃燒
標籤: Galen Rupp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