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雨戰非洲軍團創佳績 “錫馬雙雄”楊定宏、李子成專訪 文字

愛燃燒於 31/03/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2017無錫馬拉松,楊定宏和李子成和黑人選手一路廝殺到最後幾公里,創下今年中國兩個最好成績。

美國總統大選的兩黨初選階段,會出現一個最多州同時投票的“超級星期二”(Super Tuesday)。

2017年中國馬拉松的“超級星期天”,則非3月19日莫屬:無錫、重慶、成都和清遠四場全馬比賽,全都在這一天“撞日”。
其中中國選手表現最為出色的,無疑是無錫國際馬拉松:
  • 雲南專業隊名將楊定宏跑出2:13:40的今年國內最快成績,同時將PB縮短3分鐘。作為非特邀選手,他比冠軍只慢27秒,戰勝9名非洲高手。
  • 體制外第一高手李子成以今年國內第二好成績2:15:21排名第七,超過7名非洲精英;值得一提的是,此役距他以2:18:31收穫海南馬拉松國內第一(國際第七)僅隔三週。
他們是如何做到的?近日筆者分別對兩人進行獨家專訪。
背水一戰跑無錫
巧合的是,楊定宏今年也在海南跑過一場全馬:1月8日海口馬拉松。那次他奪得冠軍,雖然跑得不算太快:2:22:11。
“海口濕度比較大,有點難跑。”他告訴筆者。三名黑人男選手無一進2:30、黑人女子冠軍成績僅為2:58的事實,應該可以佐證他的説法。
此次東征錫馬,是楊定宏賽前三四天才臨時作出的決定,“本來不準備參加任何比賽”。
今年是全運會年,這位專業隊選手卻三個月內連賽兩場,讓人有些意外。
對此他解釋説:自己的比賽積分不夠參加全運會馬拉松,所以想爭取機動名額(每個隊有兩個);“隊裏可能覺得我還欠缺一點,去了也拿不到好名次,就讓我寫申請説明理由。我想光靠嘴説沒用,不如好好跑一場比賽,證明我的實力。”
由於在海口沒跑出好的時間,無錫就成為楊定宏的背水一戰——4月29日,全運會馬拉松就將在天津武清區舉行。
爭取到機動名額對他很重要;“我是快下隊的人了,將來沒機會參加這類(全國性專業)比賽,比一場少一場。(全運會和8月倫敦世錦賽)這麼好的機會,我還是想爭取一下。”
一個朋友幫他找組委會設法要到一個名額,儘管不是特邀;“我這幾年比賽都沒有特邀過。我名氣沒那麼大,賽事組委會可能也看不上我。”他坦言。
享受不到精英待遇的楊定宏,不得不一大早就趕到起點:清晨5點半坐車前往,6點左右抵達,否則人多擠不進去,很難跑出好成績。
到起點後他上了一次廁所,這也是比賽前的最後一次。寄存方面因為有贊助商的人幫忙,他等到離比賽20分鐘才脱下衣服交給他們,不必長時間受凍。
和其他高手不同,比賽中楊定宏穿的不是背心,而是T恤。
“因為臨時決定來比賽,贊助商沒準備好衣服,只好隨便弄了件T恤穿。下雨後大概有一兩斤重,太影響了!號碼布在上面,又不好扔掉。這是贊助商的衣服,他們給了點路費和出場費。”他解釋説。
他的賽前目標是:起碼跑2:14左右,爭取能進2:14,證明這個項目自己不是那麼弱。
大戰非洲軍團40公里
比賽開始後,楊定宏一路跟在非洲選手後面跑。“讓他們帶一帶蠻好的。我狀態還不錯,感覺沒問題,不吃力,還能跟。能夠創造好成績,也是非常感謝他們。”
當然,人家可不想為你義務領跑。對方中途數次變速,試圖甩開這幾個尾巴,但一直沒有奏效。
去年12月昆明馬拉松,同樣獲得第四名(2:27:33,高海拔)的楊定宏只跟到27公里左右,這次他緊咬黑人軍團不放,一路尾隨至40公里。
“他們從二十多公里開始變速,一變就好幾公里,跑得很快。30公里又變了幾次。最後幾公里又變一次。”他回憶説。
大概從25公里開始,前面一直“蠻順的”他感覺小腿有點不對勁,“可能是有點拉傷”。
三十多公里又開始下雨,剩下兩公里左右時,他終於被黑人甩掉。“當時他們速度比較快,拉開距離。我沒敢追,害怕小腿出更大的問題,就保守地跑下來。”
最後兩公里多,楊定宏的配速稍稍放慢到3:14,以2:13:37的淨成績完賽,將塵封了六年的PB縮短3分02秒。
比賽過後兩天,他告訴筆者現在小腿已經好多了,只剩一點痠痛。對於這次錫馬,他總結説:
引用“感覺蠻好的,但還不是太盡力,後面右小腿肌肉有點痛,害怕玩命跑把小腿弄傷,全運會就廢了,所以就跟着跑。沒狀況的話,拿第一不敢説,應該可以爭取前三吧。”
錫馬規定第四名獎勵6000元,國內第一兩萬,但不能累加;楊定宏自然選擇拿國內獎。海口馬拉松獎金不高,冠軍僅1.5萬。
實力迅速提升的祕訣
談到自己水平的大幅提升,楊定宏解釋説,這是因為賽前訓練比較到位,自己心裏也有底,知道能夠達到這個水平;“賽前我估計自己能跑2:14左右,因為去年我半程最好跑到65分出頭。”
他認為自己以前技術不太好,髖關節力量薄弱,便有針對性地加強髖部肌肉訓練。
他仔細研究東非高手的跑法,發現他們步幅打得開,就是因為髖部力量上得來。他於是在這方面下了很多功夫,用一些練習加強髖部的力量和靈活性。
“現在力量起來之後,我覺得步幅邁得比較開,跑起來比較流暢。現在步幅1米7左右,大概能達到黑人的步幅;以前可能只有1米5多。”
楊定宏認為,像亞洲技術風格那樣追求步頻的話,提高不會太大;步幅大跑起來彈性好,黑人也不追求步頻。
除了身體力量,他還通過掌控訓練量,刻意磨鍊後半程的支撐能力——以前的另一大弱點。“這兩個致命弱點都彌補了一下,所以這次能很輕鬆地跑到2小時13分37秒。”
略為可惜的是,今年楊定宏就要退役,錫馬的突破似乎來得晚了點。
“我前幾年訓練不太動腦子,瞎練,比賽下來也不去找自己失敗在哪些地方的原因。後來隨着自己年齡的增長和越來越成熟,開始喜歡去琢磨這些東西,借鑑國外的訓練方法,包括日本等馬拉松優秀國家的;這些對我幫助蠻大的。”他分析説。
楊定宏的錫馬成績,排名一年來國內第三,僅次於去年3月20日裏約奧運重慶選拔賽上隊友董國建創造的2:11:41,以及西藏隊多布傑的2:13:15。他夢寐以求的全運會馬拉松入場券,終於可以如願到手了。
“這次這個成績領導也比較滿意,已經説這個機動名額會給我。”他透露道。
雲南隊估計會派五六名男選手參加全運會馬拉松,其他人包括董國建、朱仁學、粟國雄和楊紹輝等,其中兩個不佔名額。女隊人數更多,因為要打團體名次。
接下來楊定宏不會再參加比賽,以便專心準備全運會馬拉松。他認為自己恢復應該沒問題,“我恢復挺快的。以前參加間隔時間短的比賽,也能創造PB。”
全運會他還有另一場比賽:9月份的10000米——在中國無人達到報名門檻的倫敦世錦賽結束之後。
對於馬拉松和萬米,楊定宏覺得自己都有希望問鼎;“機會很難得。已經參加過三四屆了,這是最後一屆,反正自己盡力吧。”
錫馬的好成績,並不會影響他今年退役的決定——他不考慮在隊裏多待。不過“將來出去以後,會繼續從事馬拉松,畢竟能把自己提高到這個程度也不容易,所以會珍惜,認真練一下,我想應該不會太差。我的潛力?應該可以跑進2:13”。
三週二全馬,兩進2:20
錫馬的成績同樣讓李子成大感驚喜。
“賽前沒計劃跑這麼快。因為去年全年比賽比較多,這是我第一次一整年都在比賽,沒有(大段的)訓練時間。”他告訴筆者。
2016年,李子成總共跑六場馬拉松,最後一場是廣東河源馬拉松。
“我不是很想跑,是組委會邀請我去,出了機票,還給了些出場費,我想那就去吧。那次也是沒怎麼準備,可能是一年當中半馬比得多,強度上得比較好,所以跑了個2:18。”
去年 六場全馬,他五進2:20,只有鎮江馬拉松是2:22:19——因為主辦方只要求中國前三名進2:32;“要進220你肯定要拼一把,想輕輕鬆鬆跑下來是不可能的。”
去年2月在海南(三亞)馬拉松,李子成跑出2:14:18的三年來個人最好成績。今年他再戰三亞,雖然比去年慢四分多鐘,但仍然排名國內第一。
賽前他僅僅快速準備三個星期,中間還有一個禮拜發燒,實際只練兩週;“三亞跑2小時18分,我已經很滿意了。因為準備少,能進2:20就不錯了。”
比完三亞,他攜家人回山東老家待了半個月——訓練、調整各一個星期,隨後就南下無錫。
李子成參加錫馬的決定,是跑完三亞後的3月初作出的。2015年他拿過這一賽事的冠軍(2:18:23),因此對無錫“有一種情結”。
去年因為2月28日剛比完三亞,所以沒跑無錫;“我覺得我是比較理性的運動員,跑出一個好成績馬上要給自己放一個假,休息一下。”
今年錫馬組委會一度規定,國內前三名必須進2:18,才能拿到分別為2萬、1萬和0.5萬元獎金。“結果沒人報名。組委會溝通以後,降低到2:26。”李子成説。
他自己也覺得:“如果要求太高,要跑得太辛苦,就不會去。它放到2:26,我想去就去吧,當一節訓練課也蠻好。”
據他透露,錫馬沒給出場費——匯跑的賽事基本都沒有;國外選手如果是A標(2:10內)且來自巴林等不好請的國家(非肯尼亞)的運動員才給,具體多少不清楚。主辦方只為他提供住宿,沒有路費。
3月18號早晨,李子成從山東驅車到無錫,路程將近600公里;“我回山東都是自己開車,因為要帶老婆孩子,還要帶行李。開習慣了,不怎麼累。”
楊定宏的出現讓他有些意外:“我預測(國內專業選手)應該不會有人來,因為他們都在準備全運會。”
儘管如此,他説自己賽前目標仍只是跑進2小時26分——“隨便跑跑都能進。沒想到發揮這麼好。”
李子成的比賽經過
那天天氣比較理想,也是李子成發揮出色的一大原因。
賽事方安排特邀選手下榻的酒店距起點僅100米。早晨7點他們在酒店樓下集合,由工作人員統一帶進去。
主辦方沒請兔子,他們就跟着黑人跑。“這次非洲運動員帶得比較平均。前半程不快。我和楊定宏兩個人基本上一直在跟隨跑。15公里以後就我們倆,沒有其他中國選手;李偉只跟到15公里。”

李子成記得,非洲選手從17公里開始變速,變了3公里到第20公里;25公里又變了4公里。32公里的時候又變一次。
“我經歷過三次變速,基本上每次都是3公里。楊定宏應該經歷過四次,最後三公里他們肯定還要變,確保沒有中國運動員在後面跟。”
他明顯能察覺到,黑人運動員是在針對中國對手團隊協同作戰,輪流領跑;比賽前三名都出自同一個經紀人。
不過他們水平不算很高,進2:10的很少,而且坐飛機過來還要倒時差,狀態並非最佳。
36公里以後,李子成配速下降,掉出第一集團。他回憶説:
引用“那個地方有幾個連續的轉彎,轉過後我右腳腳踝內側靠近跟腱的部位有點痛,就不敢發力了。到最後一個大橋上我才減速。
我知道如果自己如果硬挺下去的話,宰一兩個人沒問題,但是肯定要受傷,可能兩三個月跑不了。雖然這樣放慢——從3:10放到3:20和3:30,後面還是一直在痛,而且在加重,我就確信自己的選擇是對的。
這個地方以前傷過。我的理解是:本來三亞就沒什麼準備,一週後又跑了個10公里(杭州馬拉松接力賽),這次又跑2:15,只能説你調整、發揮比較好,但訓練跟不上,達不到這麼高的強度,就會受傷。如果厚積薄發,可能沒問題。”
李子成掉隊之前兩三分鐘,大約35公里過後,又出現一個新考驗:開始下雨了。
“下雨肯定有影響。本來氣温就只有10度左右,跑到三十幾公里體温也會下降,加上雨一淋,肌肉馬上就僵硬,後面幾公里很不願跑下去。”
這時他看了看錶,算了一下:完賽時間要2小時15分多,決定還是堅持跑完。“對我來説,跑個(2小時)14分、13分和15分都一樣,無所謂啦。”
整個錫馬過程中,李子成沒有太多補給,原因是覺得身體不需要——他出汗不多,消耗比較少。
“那天我並不是體能跟不上。我體能是有,只是肌肉跟不上。30公里後感覺腿沒有力,總感覺一種説不上來的不舒服。36公里後腳開始出現問題,説明身體在發出嚴重警告。可能你再堅持一公里,這個傷馬上就會爆發。”
好在比賽結束後,他的腳已無大礙。
川內優輝的啟發
這次來無錫,李子成準備了兩雙跑鞋,都是贊助商聖康尼的。其中一雙透水效果和抓地非常好,另一雙彈性、緩衝比較好,但稍微厚重一點,下雨蹬地時會打滑。
因為天氣預報説上午11點才會下雨,他於是選中後者參賽;“我怕受傷,所以選了這雙。這雙鞋不下雨沒問題。”
他説現在自己跑馬拉松,只要不拼PB,就不選特別專業的鞋——它們的特點是輕、薄,但容易受傷。
比賽服他穿簽約贊助商豌豆客的,去年是聖康尼。今年跑鞋合同保留,但衣服沒續簽。
錫馬的表現讓李子成自信心大增:“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能跑出這樣的水平。如果稍微準備一下,應該會比這要好很多。想回到2011年(上馬2:11)的高度,我想應該不會太久。”
4月份他有幾場比賽,5月上中旬還有兩場,後面就沒安排了。他打算6到9月份休息一段時間,好好訓練,因為平時比賽確實太多了。
“以前是訓練不想訓練,想比賽;現在是比賽不想比賽,想訓練(笑);對訓練比較懷念。今天能完成一堂好的間歇課,或者一次長距離跑得好,反而要比跑一場比賽還要高興。”李子成感慨説。
但他覺得高原訓練對目前的自己來説不太現實,畢竟結了婚、有了孩子,不能拖家帶口地説去就去,行李也要裝滿一車。另外,他覺得居住地寧波除了七八兩月之外,還是一個很適合訓練的地方。
今年他計劃多跑全馬——應該會超過去年。迄今已有兩場,5月前應該還要跑兩到三場,全年估計八到十場;但是其他類型比賽的場次會縮減。
李子成之所以決定多跑全馬,是受日本最強業餘跑者川內優輝的啟發。自己的切身體會讓他覺得,這樣做效果確實不錯:三亞和無錫只隔三週,成績都很滿意。
下一個確定會跑的全馬是已經報名的武漢;“去年沒去,口碑這麼好,昨天又成為中國五大滿貫之一,我覺得要跑一下。”
至於下半年的比賽,像北京、上海之類大賽他也願意考慮,“如果和組委會溝通得好的話。不一定要給我什麼條件,你不給我住宿什麼的都沒關係,但最起碼給我一個前排發槍,讓我不用去擠。我們進去站隊確實太辛苦,很早就要起來,擠到這麼多人中間,本來可以跑好的都跑不好。”
點評前兩名跑錯事件
針對錫馬備受爭議的兩名黑人領先選手跑錯路、最終屈居二三名的烏龍事件,楊定宏認為:
引用“他倆其實沒跑錯多少,跑過去一發現就回來了;可能是太專注於往前衝。我覺得那裏應該封起來,不要誤導他們,延伸出去一段,讓人以為要往那邊跑。
(錫馬終點前)賽道的急轉彎太多,對選手有一定影響。到最後衝刺時還不知道終點在哪裏。國內選手可能還分得清楚,國外的看不懂中文,可能影響很大——要到終點了還弄一個大急轉彎。”
李子成的看法則是:
引用“如果組委會説它沒有責任,我覺得不太妥。應該是有責任的。
我覺得是當時在那個位置的裁判或引導員的失職。他們當時可能看得很高興,認為運動員知道應該拐,其實他們不知道。如果不失職的話,應該拿個旗揮一揮、作個手勢。
你讓運動員看牌子上的字,説實話他們根本看不到。那時視力都是下降的,而且字也不是很大。
運動員跑到42公里,腦子裏想的基本就是我要用什麼樣的戰術戰勝對手,絕對不會想這個路怎麼跑。所有馬拉松的最後直道一般沒有少於600米的,一般都是一公里左右。
不知你注意到沒有,其實第三名也沒反應過來。他是看到前面兩個人撞上去以後,才反應過來的。不過組委會也沒辦法,因為轉過來以後不遠是一個體育館,還要疏散完賽選手。”


資料來源:愛燃燒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