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連續100天100個100公里 印度超馬奇人辛格的不可能挑戰 文字

愛燃燒於 01/09/2017 發表 收藏文章
辛格的“3個100”壯舉驚世駭俗,而他的完成條件更是艱苦卓絕。

4月29日星期六清晨5點,44歲的薩米爾·辛格(Samir Singh)離開他位於孟買北郊貧民區的家,在拂曉的晨曦中不疾不徐地向南奔跑,陪伴他的只有發小拉梅什(Ramesh)一人。


辛格身穿藍色速幹背心和短褲,打着赤腳,一條腿上還纏着繃帶。

大約20公里過後,兩人來到地處孟買市最南端的商業區。拉梅什就此別過,而辛格掉過頭繼續往前跑。當天他的目標,是完成五倍於此的距離——一個100公里超馬。


這只是他100 x 100 x 100挑戰的第一天:從這天起連續100天內,他將一天不停歇地跑100個百公里超馬!


不可能的任務

辛格的“3個100”壯舉不僅跑量令人歎為觀止(那些連續數月、每天一個馬拉松的大神立馬就被比了下去),和同類極限跑者相比,他的完成條件也堪稱艱苦卓絕:
沒有贊助商,也沒有教練、理療師或營養師,每天的花銷只要190盧比(3美元)。


而且是在印度這個酷熱難耐的國家,這實在讓人無法想象。該國每年除了冬天幾個月之外,其餘都是夏季。
筆者曾於某年5月初造訪新德里、孟買、齋浦爾和班加羅爾等城市,領教過當地那種令人透不過氣來的悶熱——天天40度左右高温,把人焐得暈暈乎乎。


以前一直有一點困惑:新聞畫面中的印度火車和公交車,為什麼總是不關門,乘客還喜歡危險地站在門邊?
一到當地馬上恍然大悟:因為車廂沒空調,不這樣會熱得受不了,很多公交車乾脆“門都沒有”。這裏絕無貶低印度的意思,只是特殊的氣候條件使然。

言歸正傳。我們故事的主人公辛格看上去並無過人之處:身高1米7、體重56公斤,是個生活拮据的無業“盲流”。


“過去9個月中,我沒有工作卻生存了下來。很多人站出來支持我——用捐款、鞋子、衣服和裝備。”在第100天開始最後一跑之前,他告訴法新社記者。

引用“我的每天跑100公里之旅確實極具挑戰性,不過我想證明人類精神的耐力極限。”

剛開始很多朋友都嘲笑辛格,説這根本不可能做到。他每天南北縱貫孟買市的身影,被路人起了不少外號,諸如“瘦骨仙”(Haddi)、“瘋子”和“100公里”等等。

但後來關注和支持他的人越來越多,到最後每天都會有粉絲陪他跑上一段。


辛格從35歲才開始跑步,緣起是因為圍觀孟買馬拉松。目睹那些身手矯健的肯尼亞人,他馬上就萌生希望能和他們一較高下的念頭。

從此他每天都跑,距離雖然不長,但50天后已經能跑上42公里。他向印度財經網站Livemint解釋説:
引用“我唯一懂得的就是跑步,自從10年前開跑以來就一直如此。

我來自中央邦(Madhya Prades)Mandsaur區一個叫Kanhakheda的鄉村。我的學校大樓倒塌時,我的所有教育記錄都被埋在裏面。所以來到孟買之後,我一直找不到一份合適工作。

當我意識到自己擅長跑步時,就愛上了它。很快我成為一個跑步教練,這成了我的生計,也是現在我唯一會做的。”


信仰跑者

一次回農村老家時,辛格的母親給他講述一個寓言:有個人想要鍛鍊力氣,於是每天都努力舉起一頭小牛犢。隨着牛的長大,他的力氣也越來越大。等它長成奶牛時,他仍然可以輕易舉起它。

辛格大受啟發,將這個循序漸進的故事奉為圭臬:“我想我會每天都運用這個理論。”

經歷過幾場馬拉松之後,辛格發現自己的強項是超馬。前年和去年他都參加孟買12小時超馬比賽,以107公里和121公里蟬聯冠軍。


2016年11月,他開始進行為期5個月的超馬訓練。

這位印度教至尊人格首神奎師那(Krishna,意為黑色,中國佛經譯作“黑天”)的虔誠信徒前往聖城維倫達文(Vrindavan,也是瑜伽靜修聖地),住進一座奎師那寺廟。

在誦經和祈禱之餘,他會圍繞Vrindavan和Govardhan兩座聖城各跑一圈,距離大約分別為10公里和24公里;兩地之間的21公里距離也是跑步往返,總距離達75公里。


如此的跑步式朝聖修行法,辛格從每週三四天慢慢增加到五六天。

他發現聖城是個理想的訓練地點:在這個奎師那神的誕生地,自己不會像在孟買時那樣,不時遭惡狗追逐和路人嘲笑,當地人只是把他的奔跑當作一種朝聖方式。

於是他不斷上推自己的極限,直到一天能跑上一兩百公里。今年四月,“修成正果”、對自己的功力自信滿滿的他回到孟買,不久就開啟“3個100”挑戰。

辛格用一隻GPS手錶(他的Strava賬號顯示,跑表型號是Garmin 235)記錄跑步數據,身上還攜帶一隻只有最基本功能的手機,以便應對緊急情況。


跑表是他的跑步學員Kunal Kasat買給他的。多虧此人和另一位學員Sandeep Chaudhary的資助,辛格的挑戰才得以啟動。

這位素食者每天的主食是米飯配扁豆羹、煮土豆和紅色鷹嘴豆(lal chana),由弟弟負責準備。


跑步過程中,他會隨時補充能量和水份。水果他喜歡蘋果,避免吃香蕉和西瓜。


“我吃悦性食物(sattvic food,以當令蔬果、奶製品、堅果和穀物為主),製作時少用鹽和咖喱,不加香料。正是它給了我能量。”

他將每天的跑步分成兩部分:下午1點前跑六七十公里,午休後再完成剩餘定額。


他的作息時間如下:
  • 早晨4點至5點:起床,洗漱,祈禱,早飯,喝水。
  • 5點至下午1點:跑60至75公里。
  • 下午1點至3點:午飯,洗澡,休息。
  • 下午4點至5點:用步行重啟身體。
  • 傍晚5點至8點:完成剩下的40至25公里。


日復一日要完成如此令人腳軟的巨大跑量,辛格是如何應對的?他的祕訣是:
引用“我把這項任務分成一天天來過,知道自己在完成前是不會停止的。第二天當我一覺醒來時,身體已經完全恢復元氣,繼續每天的流程。每次只考慮一天,這減輕了精神上的負擔。”

挑戰進行到第47天,辛格被紀錄片製片人姐弟檔Vandana和Vikram Bhatti偶然注意到。

他們對他的壯舉大為驚歎,決定出手相助,為他專門創建一個叫“信仰跑者”(The Faith Runner)的臉書頁面,發起造勢和眾籌行動。


壯志未酬亦英雄

由於幾天前辛格因病只跑50公里,第100天8月6日星期天,他必須完成150公里。令人遺憾的是,最終他只完成114公里——僅差36公里未能達成百日跑1萬公里的目標。

“他因為病毒感染腸胃不適,而且發燒,不過這100天他已經跑了9964.19公里。”Vandana Bhatti告訴法新社。


辛格考慮過第二天(週一)補齊36公里差額,但最終還是放棄了,改而進寺廟祈禱禮佛。
100天下來,他體重鋭減16公斤。“我已經有一陣子沒有見我母親了。看到我深陷的臉頰,她會心碎的。不過我很開心,因為現在有如此多人對我的故事感興趣。”


辛格的腳踝、關節和雙腿也都有過傷痛,他説自己的解決辦法是“專注於自己的目標,堅定決心,重温夢想”。

引用“跑步的慾望應當來自內心。如此則不管身體如何殘破,你都能夠push自己。這個身體是用來為我們的夢想提供燃料的,如果我們關注自己的身體多過關注自己的夢想,我們就不會成功。(If we give our body more attention than our dreams, we won't succeed.)
不時有人問我:你傾聽你的身體,聽見它在告訴你什麼嗎?其實我們應當專注於我們的夢想,我們的身體就會自動跟上。(We should focus on our dreams, and our bodies will automatically match up to them.)
人類擁有的力量遠遠超出他們所知曉的。關鍵在於發現你自己。”


挑戰結束後,“信仰跑者”頁面記錄下以下數據:
  • 跑步天數 = 100
  • 完成100公里天數 = 連續96天,總共98天
  • 未完成100公里目標天數 = 2(第96、99天)
  • 100天跑過的總距離 = 9,964.19公里
  • 與目標差距 = 36公里
  • 100天內日均跑量 = 99.64公里
  • 總跑步時間(時:分:秒) = 1270:55:58(97天)
  • 12小時內完成100公里天數 = 19天
  • 12至13小時完成100公里天數 = 33天
  • 13小時以上完成100公里天數 = 45天
  • 平均跑步時間 = 12.77小時
  • 最快(第44天)= 9.42小時
  • 最慢(第8天)= 16.43小時
  • 最短(第96天)= 45公里
  • 最長(第98天) = 130公里
  • 去醫院 = 4次
  • 減重 = 16公斤
  • 傷痛 = 水/血泡,癤子,趾甲掉落,體液流失,右膝腫大,胃腸感染,腹瀉,發燒
  • 隨同團隊 = 0
  • 後援人員 = 1人(弟弟)
  • 使用鞋服
  • 短褲 = 1條
  • 背心 = 4件
  • 跑鞋 = 3雙(Vibram, Skinners, Nike)
辛格接下來會先休息一陣,然後再規劃新挑戰。他的下一個目標是連跑4萬公里——環繞地球一週。

也許過不了多久,叫好又叫座的印度勵志片《摔跤吧,爸爸》又會有一部超馬續集。

資料來源:愛燃燒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