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美國越野奇才Jim Walmsley 文字

愛燃燒於 05/08/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原文來自:iranshao.com)

一年來在美國參加越野超馬比賽,沃姆斯利都是所向披靡——直到西部100這場“滑鐵盧”。

如果您讀過《西部100最年輕冠軍安德魯米勒》一文,就會知道這位20歲大一學生之所以奪得這項世界最古老的百英里越野比賽的桂冠,只因比他領先1小時左右、眼看就要大幅刷新賽道紀錄的沃姆斯利(Jim Walmsley)在第90英里跑錯路,白白痛失好局,最終僅獲得第20名。

這真是對中國古代名言“行百里者半於九十”(《戰國策》)的最完美註解。
不過,第一次跑百英里越野就能有此驚人表現,26歲的沃姆斯利雖敗猶榮。正如《WSER西部一百 這才是越野賽始祖應有的全部》所指出:
引用前90mile的表現足以讓Jim獲得所有人的尊敬,Ryan在推特中用‘Flying’形容Jim的表現。賽後Scott Jeruk也電話Jim表示了安慰和喜愛,要知道在美國越野圈能接到SJ的電話,就如同接到奧巴馬的電話一樣。SJ隨後在Ins上也po出一張當年西部賽道上的自己和今年的Jim的拼圖,看來SJ後繼有人。今天的Facebook也全是對Jim的各種好評如潮,風頭遠遠高過冠軍小哥。Jim Walmsley——2016西部100的無冕之王。
美國越野新霸主
其實在這次百英里首秀之前,沃姆斯利就毫不諱言:自己的參賽目標,就是打破賽道紀錄!
沃姆斯利的實力,讓外界對他的話深信不疑。西部100賽前,irunfar.com主編Bryon Powell將他當作一大奪標熱門,進行獨家專訪;《Outside》雜誌甚至派人跟拍他的備戰和參賽全過程。
沃姆斯利的實力究竟有多強?
今年1月,在得克薩斯州Bandera舉行的美國田聯100公里越野錦標賽(USATF 100 km Trail Champs),沃姆斯利以7:46:37奪冠(平均配速4:39),並將原賽道紀錄(8:02:27)一舉砍去15分鐘。
3個月後在加州Sonoma湖50英里越野賽,他再度獲勝並以6:00:52(平均配速4:29)將賽道紀錄縮短將近8分半鐘,比去年的成績快了41分鐘。
沃姆斯利來過中國參賽:去年11月8日,他參加2015酒泉國際戈壁超級馬拉松,以3:37:28榮獲50公里組第三名(平均配速4:20),只輸給兩個肯尼亞人。
青少年時代練過田徑的他,短距離能力同樣強悍:2014年6、7月,他先後在蒙大拿州Missoula參加一英里跑和半馬比賽,前者成績為4分21秒,季軍;後者是1:09:37、亞軍,配速分別達到2:42和3:17。
這還不是沃姆斯利的最好成績。在美國空軍學院上學時,他一英里的最好成績是4分04秒,5000米13分52秒!
早在中學時代,他就拿過亞利桑那州高中越野賽冠軍,一英里能跑到4分17秒,3000米障礙8分41秒。
高中學長帶進門
沃姆斯利14歲剛進高中校隊時,有個高年級學長隊友名叫James Bonnett。此人在美國越野圈內小有名氣:2005年Scott Jurek連續第七次奪冠的那屆西部100,18歲的Bonnett也完成比賽,成為賽事歷史上最年輕的完賽者。
當時沃姆斯利卻不以為然。“我知道他參加這些古怪的比賽,我對此毫無興趣:怎麼會有人想跑100英里啊?”他後來回憶説。
被位於科羅拉多泉(Colorado Springs)的美國空軍學院錄取後,他在課餘時間繼續比賽、訓練,周跑量至少80英里(128.7公里)——在2200米的高海拔上。
在空軍學院畢業典禮上,沃姆斯利與奧巴馬總統握手
2014年,沃姆斯利在蒙大拿州大瀑布市(Great Falls)的空軍基地服役,24小時輪班制的工作導致他訓練有些荒廢。
在當年7月的Speedgoat 50K比賽中,沃姆斯利“完全被所有人碾壓”,僅獲第28名。這一糟糕表現有如當頭棒喝,他決定中止參賽一段時間,因為自己狀態欠佳,不應該勉強上陣,而重大賽事的參賽者大多狀態良好,實力強勁。
重新把他帶進越野世界的,正是高中學長Bonnet。這位老兄加入Ian Torrence組建的AdiUltra團隊之後,把沃姆斯利也拉進來,一起出徵JFK 50英里團隊競賽。
此時距比賽只剩一個月,加之上一屆這支隊伍有太多人退賽,沒拿到成績,因此沃姆斯利被要求必須跟大家一起跑。
在2014年11月22日的比賽中,才跑出一半路程,他就按捺不住,衝到最前面並一直保持到終點,以5:56:31獲勝。
2015年3月,沃姆斯利離開在蒙大拿空軍基地的職位,回到家鄉亞利桑那,終於有時間好好訓練了。
此前一個月在猶他州Moab的Red Hot 55K比賽中,他雖然摔了一跤、扭傷腳踝,仍獲第三名;去年4月首戰加州Sonoma湖50英里,他拿到第五。
此後只要在美國參加越野超馬比賽,沃姆斯利都是所向披靡——直到今年的西部100這場“滑鐵盧”。
其實為了迎接自己的第一場百英里,沃姆斯利備戰不可謂不認真。
賽前三個星期,他前往位於加州Tahoe湖的“山野脈搏(Mountain Pulse)跑步營”,訓練量達到巔峰:連續兩週跑140英里(225.3公里),累計爬升分別為22000英尺和14000英尺(6705米和4267米);其中有不少是和路跑專業選手一起拉20英里以上長距離,在高海拔以每英里6分(3:43/km)的配速。
“我接受了這輩子最大量也是最好的訓練,包括背靠背的140英里周跑量。我在Tahoe的日子真的是非常棒的磨練,讓我對好好跑一場比賽萬事俱備。”
離開訓練營後,他來到距比賽地不遠的加州州府薩克拉門託市,和高中同學兼西部100的私兔James Bonnet一起度過賽前最後一週,作一些最後的訓練,同時敲定補給和裝備細節。
和Scott Jurek一樣,沃姆斯利也吃素,他最喜歡的賽前晚餐是margarita pizza(素食披薩)。“黃金準則是不要吃太多。上高中時我在這方面吃過苦頭,不止一次在賽前的夜晚吃太多,導致第二天上午付出慘重代價。”
他深信以自己賽前的狀態,很有希望打破賽道紀錄;他也不諱言這一點。不過到了比賽日清晨,這些想法消失了。站在起跑線的他全神貫注,只考慮此時此刻。“我釋放掉先前腦子裏的所有念想,一心只聚焦比賽。我想知道自己的身體內部和周圍在發生什麼,僅此而已。”
一開賽他就發足狂奔,其實這並非他的本意。“我真的是想保守一些。我知道天氣會變得很熱,不想拼得太狠。”
儘管如此,上路才16英里,沃姆斯利已經達到打破賽道紀錄的配速。目前的紀錄是14:46:44,2012年由Tim Olsen創造。“如果賽前你告訴我我能比賽道紀錄快15到30分鐘,我會笑話你説,這是史上最愚蠢的比賽計劃。不過那天我感覺真的很棒。”
前60英里他跑得非常high。“我不斷告訴自己,真正的比賽從62英里才開始,但我就是有一種從未有過的所向披靡感覺。一切都無比理想,這真的很神奇。”
沃姆斯利飛一樣的驚人速度,不止一次讓補給站的志願者措手不及。
“快到一個補給站時,我想吃幾片西瓜。但一到那兒,我只看到一整個的西瓜,旁邊連一把刀都沒有。我來到另一個補給站,志願者還在開賽前會議。不過我不能責怪他們,我的意思是沒有人——包括我自己在內——會預想到這種情況。那些志願者很棒:他們馬上適應過來,我得到自己需要的東西。”
到62英里,選手可以讓私人兔子領跑。四度參加西部100的學長Bonnet充當沃姆斯利的私兔。
因興奮劑醜聞被取消成績的“環法七冠王”蘭斯阿姆斯特朗雖然被禁止參賽,今年也加入退役棒球明星Eric Byrnes的“夢幻兔子小隊”,陪後者跑了20英里,為此今年2月他還參加過一次西部100訓練跑。40歲的Byrnes最終以22:50:55、第73名的成績順利完賽。
高手兔子Bonnet只陪沃姆斯利跑了7英里,原因是在等待學弟的時候,他吃了一個墨西哥捲餅,裏面的肉可能沒煮熟。“才跑出6英里,他就上吐下瀉。一起極不尋常的事故,但在比賽中這樣的事情確實會發生,你只能繼續前行。”沃姆斯利賽後説。
放單飛的他來到78英里美國河渡口時,已經比賽道紀錄領先將近40分鐘,然而第二個意外正在等着他。
“去年Rob Krar一隻手扶着繩索,另一隻手划水,結果成為過河速度最快的人。所以我也這麼做,感覺真的很好。於是我想:幹嘛不用雙手游過去呢?不是個好主意。我遭遇激流,被衝到下游。”

沃姆斯利掙扎了一兩分鐘,重新振作起來,幾乎毫髮無損地上岸。“我丟掉一隻水壺,但我知道我的團隊會在兩三英里後幫我搞定補水。這絕對是比賽的一個低點——至少當時我是這樣想的——不過情況還不太糟。”他仍然遙遙領先,賽道紀錄在望。
“93英里前後,有大約一英里我看不到賽道標誌,開始感到擔心。我看到Highway 49,雖然沒有標記,我心想‘這肯定是賽道’;我相信自己的直覺。在比賽中,要説服你自己走回頭路非常難。”
一英里過後,他確定自己肯定跑錯路了。“犯這樣的錯誤非常讓人心碎。我坐下來,躺倒在路邊。我的肌肉抽筋了。我斷送了自己的競爭優勢。”

發現錯誤時,他已經偏離賽道兩英里,狀態也一落千丈。賽事醫護人員讓他上車,但他不肯接受。“不上車的決定很難作出,但我知道自己的crew(後援團隊)還在等我,我知道自己能完賽。我的目標已經從爭取破紀錄、贏得比賽,變成只求完賽。我的意思是,我參賽的目的變得和其他所有人一樣:去忍受痛苦,擁抱挑戰。”
沃姆斯利沒法再跑起來:每次他一試圖奔跑,馬上就會抽筋,人差點摔倒。於是他只能走路:先回到賽道,再走到最後一個補給站與crew會合,換上乾淨衣服;然後走到終點。
抵達終點時,他已經比賽道紀錄慢了4個小時,但粉絲們和其他選手還是用熱烈掌聲迎接他。“每個人都過來告訴我,我整個白天的表現如何令人難以置信。這是很特別的一刻,我將永生難忘。”
沃姆斯利和在他家鄉旗杆市上大學的20歲冠軍安德魯米勒是朋友,“我告訴他,我不希望其他任何人拿到冠軍。”
剛有機會洗漱、吃飯,西部100“七冠王”Scott Jurek就打來電話。“太意外了!我的意思是,你想,一個像他那樣的傳奇人物,居然會抽空給我打電話!”
有趣的是,這兩人形神酷似。“我記得在不久前的一次比賽中,另一個跑者在超過我時説:我喜歡你的書。她指的是Scott的《Eat and Rund》。所以説人們不僅覺得我長得像他,而是認為我就是他。”
對於這戲劇性的一天,沃姆斯利感慨萬千:“我為自己能堅持到底而驕傲。老實説,我不確定自己能否再次重演如此神奇的一天。不過沒錯,我會回來的;我還會相同的方式跑,還會瞄準賽道紀錄。”
筆者只能説,很多人都在等着這一天。


資料來源:愛燃燒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