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最後一個親吻硬石的人 文字

愛燃燒於 18/07/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這是2015年硬石100英里越野賽最後一名完賽者:BogieDumitrescu的完賽日誌

“悲傷的迷失在荒野中後,我終於找到了在樹林的出口… 走到這裏之前,我甚至不知道我要去往哪裏。感謝這條道路和每一步所教給我的一切,還有一切未知的”——《Wild(涉足荒野)》Cheryl Strayed

超馬之路

首先我想感謝兩位改變我人生的朋友,Jennifer Shultis和Jones夫婦(Ben Jones with Denise Jones)

大概在11年的時間裏,我的運動僅僅只是一天徒步6-8英里、然後渾身痠痛一個星期。有一天徒步後我看到一對夫婦在跑,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那麼做(但事情發生總是有其理由),我問他們在做什麼、我能不能加入。你可以想象:你正在山裏進行自己的越野跑,一個穿着徒步靴子揹着大包的人問能不能和你一起跑?聽起來很不可思議吧!但當時Jennifer就説可以,我和他們一起跑起來,幾天後我報名一個12小時探險比賽,不到一年後、又參加了一個4天個人探險賽,之後越陷越深。關於Jennifer Shultis,我記得阿卡迪亞公園,雨中6點晨跑,Pete's咖啡,支援EFIX (在那兒我問晚上可以睡在哪兒) 和很多其他事情。


第一次報名硬石100我並沒有中籤、當時非常失望,那大概是5-6年前的事情、當時的比賽還沒現在這麼多人報名。有一個朋友跟我開玩笑説“Bogie, 既然你這麼喜歡熱天,乾脆去死亡谷把惡水賽道自己走一遍吧。”他的話卻在我心裏紮了根,只是我沒有告訴任何人。

那時候我的水平才勉強夠完成一個百英里比賽,就要去完成一個146英里(加上從Whitney返回一共156英里) 總爬升24,000英尺(並且所有爬升都集中在24英里內)的事情 … 太難以想象了。我查看google地圖,又發現了Ben Jones和Denise Jones的電子郵件,我並不認識他們,但我就那麼給他們發了郵件、問他們是否願意開車把我從Lone Pine 小鎮(惡水賽道沿途的一個小鎮,也是Ben一家居住的地方)帶到惡水比賽的起點,單程112英里、開車約3.5小時。當時我認為:Ben不會回覆我的郵件,然後我就有理由放棄這次嘗試。


意外的是我收到了Ben的回覆,他答應幫助我。我把遺囑信託準備好、以防我在死亡谷250華氏度的路上被烤焦。我想我沒告訴任何人這件事。兩三個月後,帶着一個冷卻器和一點兒吃的、我開始了一個初級慢跑者的惡水之旅。完全自補給行進,一路沿途可以買到更多的水和食物,然後,我就完成了我的第一次惡水自補給之旅。那次旅行給我開啟了一扇門。我清晰地記得開始前那個晚上我坐在旅館的地上,想着我正要做很瘋狂的事情,瘋狂的好像提前退休、又或者是一年環球旅行。當時腦盤子裏想的只有兩句話:“我學到了去嘗試並失敗,這比從未嘗試要好”。“如果你不嘗試,你不會真正瞭解。”

硬石和雙硬石

我覺得這個想法在我腦子裏已經有幾年了,沿一個方向完成硬石的之前或之後,你會有繼續把反向也完成一遍的想法。雙硬石,每個方向在48小時內完成,96小時內完成雙向。

Peter Backwin(在2006年7月完成96小時雙硬石)是唯一一個完成過雙硬石的人。我從來沒跑過硬石,所以嘗試完成雙硬石對我來説就是挑戰極限。我開玩笑的招募朋友來支援我 (這相當於我要求朋友們從工作中請假來支援或者陪我跑連續4天,我幾乎找到了一個支援者、但他體力不支),雙硬石最大的挑戰是40小時左右你完成了一個方向,睡4到6-7個小時後又要在精疲力盡的狀態下重新踏上那條危險的征程。


我像瘋了一樣訓練,特別是1月份骼脛束手術後,我儘可能把自己的極限推到更高。我把我的計劃告訴了Peter和Stephanie,打算留一個防熊罐/容器在Grouse、留一個包在Ouray ( 謝謝Piper),Jagged Edge零售店(位於Telluride)的Erik Dalton,他非常友善、主動提出在Telluride等我、留着Pizza (我們並不認識)。我打算揹着所有足夠硬石第二圈用的必需品、安全用品、急救用品、衣服、食物,這就是為什麼我家裏是這個樣子。


我揹着一個10磅的揹包( 不包括水)開始了我的硬石比賽,想看看有額外負重會怎樣。起跑前很多人看着我偷笑,但我不能告訴他們我為什麼那麼做。開始15英里我保持着每小時3英里的速度,過了Magie補給站我意識到陡峭的山和高海拔、加上那些額外負重,確實太困難了。到了下一個補給站Sherman我扔掉了揹包裏的大部分東西,雙硬石留待以後有支援者和陪跑員的幫助下更優雅的去完成吧。


接下來,對我來説不太尋常的事情發生了。過了Grouse補給站(賽程將要過半的地方),每次上坡40-50英尺,我的呼吸就變得非常急促,我不得不停下來調整呼吸。下坡一切正常,我能大口呼吸。我解釋不清楚這是為什麼,空氣寒冷又幹燥,呼吸的問題使我上坡的速度降到了每小時1英里,下坡就衝刺。在Ouray (賽程剛剛過半的地方) 我算了算時間、意識到我完賽時間可能會非常接近硬石的48小時關門時間。我艱難的幾乎要停下來,我知道憑我的運氣、在未來硬石抽籤中多1張票(完成過硬石)並不會帶來更多的中籤好運,我實在不知道自己現在為什麼還要前進。上坡很慢,慢到所有人最後都超過了我。我記得在Virginius積雪中的每一步,我覺得我聽到的喊聲”加油!是的!你可以完成…”是Kroger’s Canteen站長Rock Horton在衝我喊,但我還是不得不每30步就停下來調整呼吸,他們永遠不會明白。


在KT (大概88英里的地方) 我問我的朋友Ann那裏誰比較熟悉賽道、能告訴我餘下的11+12+13英里中上坡有多少,她説大概3英里上坡。我算了算,3-4英里上坡要4小時左右,8英里下坡需要兩小時,那就是6小時。我在午夜離開KT,比賽是早上6點關門,時間就這麼多。那之後從kT直到終點的6小時裏我一直在想,我能不能提前20分鐘到、又或者關門後20分鐘才到。


到了穿過Silverton的mineral 小溪,我再次問志願者終點前還有多少上坡和下坡。他説,先有一些上坡、然後下坡,之後一直沿公路到聖殿、很快就是硬石了。我還有40分鐘、2英里,路上全是土,拐角處只有一個旗子,我不知道在那兒豎旗子的意思是直走還是拐彎。我非常累,過河的時候那人提到了一段上坡公路,於是我開始在滿是土的公路上跑起來,我還有20分鐘、大概不到1英里。我盡了全力跑了100步上坡,但又被迫停下來調整呼吸。

上坡路到一半我看見了山頂的一個房子,但我沒看到拐角處的第二個旗子而且當時已經筋疲力盡,我就想、這條路應該一直向上通向山頂的那個房子。於是我就往回跑,結果看到另一個選手跑上來。天哪!於是我又轉身,踩着土繼續往上。可怕的事兒又發生了,我無法呼吸、需要不停停下來調整呼吸、避免呼吸過度。終於到了聖殿,我開始跑着下坡衝向小鎮,左拐彎後我能看見學校後面的拐角了(也就是終點對面的拐角),Steve Brockermeyer在那兒衝我喊”只有幾秒了”…瞬間、我不能呼吸了!我停了3-5秒調整呼吸。當時那種情況下如果我真停下來,可能就真的無法呼吸了。Steve看我停了,一臉茫然無語。然後我馬上意識到如果我只有大概10-20秒,我可以摒住呼吸並跑的非常快。於是我就那樣跑到了終點硬石那兒,癱軟下來,這樣就能呼吸並親吻硬石了。


從Ouray開始就一直是這樣的問題和這樣的配速,只是呼吸有問題,腸胃都很好、沒有水泡困擾;上坡、下坡,然後直至終點滿是土的不到1英里公路,太難忘獨特且美好的衝線記憶 … 當我看到終點的硬石的時候,我想起了一直把我養育長大的祖母,她上週五剛剛過世,享年100.6歲(100年零7個月)~


資料來源:愛燃燒,作者:上海越野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