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從“環法王”到“越野王”,Lance Armstrong 的救贖之路 文字

愛燃燒於 22/12/2015 發表 收藏文章
越野跑是否應該給所有人一個救贖的機會?

原文首發於trailrunnermag.com,作者David Roche,部分刪改

上週末,在加利福尼亞州Palo Alto市郊區進行了一場名為Woodside Ramble的越野跑比賽。毫無疑問這只是一場小比賽,但有關這場比賽的消息卻充斥美國越野跑圈的社交媒體並引起了軒然大波。

在晨間的傾盆大雨之中,Lance Armstrong(沒錯,是Lance Armstrong)以3:00:34的成績贏得了這場總長度為35公里,累計海拔爬升3500英尺的比賽,這一成績比亞軍Roger Montes快了1分52秒。(在Strava上可以找到Lance關於這場比賽的相關記錄)

Lance的奪冠成績在這個比賽的歷史中並不算出色。Matthew Laye在2012年創造的賽道紀錄比Armstrong快了15分鐘;而女子賽道紀錄屬於Caitlin Smith,她在2013年跑出了2:58:10的成績。或許Armstrong並沒有過多在意自己的成績,但他頗受爭議的背景卻在社交媒體上鬧得沸沸揚揚。

曾獲得過9次美國山地越野全國冠軍的著名運動員Joe(Joseph) Gray在其Facebook主頁上寫道:“那些允許Lance Armstrong參賽的賽事總監應該知道一點:他並非只是因服用禁藥而不受歡迎,而是他在服用興奮劑外做的那些事情——他曾經的所作所為給其他人帶來了負面影響。


相信不用過多的介紹Lance Armstrong,他是曾經的七屆環法自行車賽冠軍,頑強的癌症抵抗者,是歷史上成就最豐的耐力運動員。然而,這些成就(或許是部分)的背後有一個完整的禁藥計劃支持,這一計劃在過去十餘年間欺騙了所有人,反興奮劑調查者、媒體與觀眾。

2012年,美國反興奮劑協會裁定Lance Armstrong所在的車隊運作了體育史上最為複雜、專業及成功的興奮劑案件。結果是,Armstrong被禁止參加美國反興奮劑協會(USADA)涵蓋的所有比賽。然而,這並不包括大多數越野跑比賽。


Tim與Tanya Stahler夫婦是Woodside Ramble的賽事總監。Tanya在Inside Trail Racing的Facebook主頁上發佈了一條澄清問題的內容——對我們來説,Armstrong先生只是另一位支付註冊的參賽者,一個來探望朋友的人(朋友是指Inside Trail Racing隊中的運動員Scott Dunlap),他想跑個長距離。我們未曾公開他參賽的消息或對待他有別於其他跑者,當然他也並未接受任何形式的現金或獎品,甚至沒有接受獎牌和賽事T恤。

這條內容繼續説道:“我尊重他的過去,但也不考慮他的過去。他仍是一個熱愛體育運動的人。我贊同他應該被禁止參加任何在全國範圍內約束的精英級比賽或資格賽,但他仍應該有權利去尋找跑步的樂趣。”
在隨後接受Trail Runner雜誌採訪中Tim Stahler也表達了同樣的觀點。Armstrong確實採取了一些卑鄙的行為,對自行車運動和身邊的朋友造成了傷害。他悲慘地失敗,很多人離他而去,但不是我們所有人。
然而,Stahler説:“並不應該因為那些失敗就將Armstrong排除在一些本地賽事之外(像Woodside Ramble)。Inside Trail Racing主辦本地越野跑比賽主要目的是通過跑步、走出去擁抱自然來提高人們的身體素質與生活質量。我認為每個人(包括Armstrong)都能從踏上小徑與其他人一起奔跑的過程中獲益。
從個人的角度看,Armstrong強調他並不是在追求榮譽。Armstrong通過他的新聞發言人告訴Trail Runner雜誌:“我並非為錢或獎盃而跑,我只是為某些個人原因而跑,為了健康與理智——簡單地説,我愛跑步。“他還表示他計劃參加一些越野跑比賽。


而由興奮劑帶來的顯著影響與(參與)越野跑是有爭議的,有一點毫無疑問——Armstrong擊敗了48名參賽者,如果Armstrong被禁止參加這場比賽,其它人的排名都將提高一位。這也是Ethan Veneklasen指出的問題的一部分,Ethan作為一名跑者已經很久了,他是Heard Sports的主要負責人。同時,他還和Eric Schranz共同主持著名越野跑播客——UltraRunner Podcast(iphone用户能在Podcast軟件裏找到這個播客)

他説:“參賽者們為爭取自己的最佳排名所付諸的努力被體育史上最臭名昭著的興奮劑使用者搶走了。
相似地,Gray在接受Trail Runner雜誌採訪時呼籲跑者和粉絲(是的,還有雜誌)避免認可他,因為他拿走了其它人的成績。


並不是所有人都有相同的感覺。從自行車手轉變為越野跑者,並在這場比賽取得亞軍的Roger Montes説:“不,我沒有感到被欺騙。Lance Armstrong從未從我這裏拿走什麼。相反,我發現我有機會在比賽中努力推動自己去戰勝一個強大的運動員。

Montes補充道:“在比賽中我們並沒有太多交流。但在賽後我向他做了自我介紹,和他握手並講了一個諷刺兩個自行車手在跑步中遇到問題的笑話。他笑了,贊同並回答道:”嘿,那很省事兒。“
Eric Barnes是一個從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退役的外野手,如今的他開始參加鐵三與超級馬拉松,這場比賽中他取得第四。經一個共同的朋友介紹,Barnes在賽前一個週末與Armstrong一起打了一輪高爾夫球,並決定邀請他來Ramble。

談到棒球、跑步與自行車運動中的興奮劑醜聞時,Barnes説:“相比於譴責運動員個人,我更傾向於將責任歸咎於這些運動的文化。那並不意味着我略過了他們曾經的所作所為,但我對待他們就像“社會的棄兒”,在生活上排斥他們顯得過於荒謬了。

最近,一些社交媒體評論者們也響應了這一爭論點——越野跑社區應該給所有人(包括興奮劑使用者)一個救贖的機會。


最終,Armstrong是否應該被允許參加一些比賽或許只是個小問題。相比之下更為重大的問題是:越野跑運動中的興奮劑濫用因他的事件擺上了枱面。

Vaneklasen説:“從我個人的角度來看,這場辯論的焦點並不是Armstrong。如果我們想保持這項運動在各個層面的完整性的話,我們需要以一個負責而積極主動的態度來解決問題。那意味着我們得采取明確的政策以及興奮劑檢測程序以預防興奮劑像毀掉自行車比賽那樣毀了我們的運動。


越野跑正在發生巨大的轉變,從基層,社區運動到逐漸變成一項專業化的運動,至少在高水平領域是這樣。伴隨着大量的資金投入到越野跑競賽之中,從其它運動中得來的教訓(像自行車、路跑和田徑)表明服用興奮劑將成為一個嚴重的問題(如果現在還沒沒有這一問題的話)。

爭論至今仍未結束。作為美國Skyrunning主席,同時也是精英超級馬拉松運動員的Ian Sharman概括了很多越野跑社區應有的立場:“反興奮劑是一個有爭議且複雜的領域,但重要的是有一個明確的立場——在越野跑中,任何形式的欺騙都是不可接受的。


資料來源:愛燃燒
標籤: Lance Armstrong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