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她們在看不見的跑道上“奔跑” 文字

愛燃燒於 24/09/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原文來自:iranshao.com)

她們是跑道上勇敢前行的折翼天使,讓我們相信every cloud has a silver lining.

近日,英國殘疾媽媽藉助仿生設備,最終歷時五天完成半馬的新聞頻頻見諸報端。這位堅強的媽媽是現年36歲的Claire Lomas,曾不幸在2007年發生意外從馬背上摔下,導致胸部以下癱瘓。
雖然完全感觸不了胸部以下的身體也感受不到踩下的每一步,堅強樂觀的她依然堅持帶着16周的身孕走完了21公里的路程。“我對自己還能用手已經感到很幸運了。”Lomas説。這位勇敢的媽媽一路走來是為了給尼科爾斯脊髓損傷基金會(Nicholls Spinal Injury Foundation)募集善款。而她5歲的女兒也緊跟媽媽的腳步,在完成了這場Great North Run的迷你跑後,已集得了近300英鎊。
其實這並不是Lomas第一次步行完成馬拉松比賽,早在2012年的時候她就參加了倫敦馬拉松,當時花費了16天才完成半馬。
這則新聞不經讓我想起在這樣看不見的跑道上“奔跑”的還有一位台灣超馬媽媽——邱淑容。並不是專業運動出身的她,憑着對跑步的執着和堅持不懈的練習,從100公里、24小時馬拉松再到7天7夜超級馬拉松,一次次刷新各項比賽紀錄,有了“超馬媽媽”的稱號。
可是命運總是愛開玩笑,在2008年8月全長1150公里的“穿越法國”(Transe Gaule)18天超級馬拉松比賽中,由於弄破腳底水泡遭受細菌感染,再加上過度勞累使她患上了敗血症,為了保全性命不得不進行截肢。
失去了對跑者來説最重要的雙腿,超馬媽媽依然選擇勇敢面對生命:“義肢,是超馬留給我的勛章。”她笑對人生的態度,亦如她的另一個封號“微信天使”。超馬媽媽選擇了騎車的方式重回她最愛的運動場,克服重重困難在比賽時為跑友們加油打氣。
2013年,一部名叫《看不見的跑道》的紀錄片呈現了邱淑容的人生起落。雖然這兩位媽媽不能再在賽道上奔跑,但她們用其他的方式繼續陪伴馬拉松這項運動。她們是人生這條跑道上勇敢前行的折翼天使,讓我們相信every cloud has a silver lining.


資料來源:愛燃燒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