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多蘭多·佩特里(Dorando Pietri) :馬拉松改變了我的命運 文字

愛燃燒於 15/07/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他第一個衝過終點,卻沒有獲得金牌。一個意大利的小人物是如何因禍得福,最終成為馬拉松歷史中的大人物的?是女王的嘉獎,是柯南道爾的造勢,還是之後在國際比賽中的影響力?

馬拉松的大人物

説起Dorando Pietri這個人,我們不得不説起1908年的倫敦奧運會,説起那一場被稱為“世紀之戰”的奧運馬拉松。

當時的奧運場館:白城體育場(White City Stadium)的原址就在如今的BBC電視中心附近。當我們走進BBC的媒體村(Media Village)的大院時,可以看到一塊高大的紀念碑豎立在大樓的一側,上面刻着1908年倫敦奧運會的獎牌榜與獲獎者的名字;在人行道上,黑色的地磚上漆着一行白字:“這裏是主辦1908年奧運會的懷特體育場終點線所在之處”。
This is the site of the finishing line of White City Stadium which hosted the 1908 Olympics.
然而,我們並不能找到和Dorando Pietri這個人有關的任何信息,一點點蛛絲馬跡都沒有。當我們走出這座圍城,來到一條分開辦公區域和住宅區的小道上,一切變得豁然開朗,我們會發現,這條路的名字叫做:Dorando Close。歷史並沒有忘記這個小人物。
文字裏的回憶
柯南道爾爵士,創造出福爾摩斯的著名小説家,他也觀看了這場比賽,既是比賽的工作人員,也是每日郵報(Daily Mail)邀請的記者。

“我們緊張,急切地等待着,人羣中時長爆發出一陣陣騷動,人們已經等的不耐煩了。”柯南道爾寫道,“他一定會從那邊的通道進來。彎道上觀眾的每一雙眼睛注視着那個通道的缺口。他現在一定很近了,在街道兩旁人羣的呼嘯中減速。我們可以聽到人們交頭接耳的議論聲不斷,每一雙眼睛都看着那裏。最後,他來了。”A HEROIC ROMAN,這篇報道發表在7月25日的每日郵報上。
紅圈裏的就是柯南道爾啦!
人們原以為進來的是個壯實的美男子,不過看到事實的人們都驚呆了:Pietri,這個意大利糕點師,是個1米6不到的小個子(5ft 2in),22歲的他看起來還稚氣未脱。柯南道爾如是描寫到“一個矮小的男人,像一個小男孩”。

人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Pietri身上。

“天哪,他暈倒了:難道在這最後一個,獎牌就要從他的指間溜走了嗎?我們的目光掃過黑暗的通道。還沒有人到達。人們不禁鬆了一口氣。我覺得沒有一個人會希望在這最後一刻,有人將勝利從這個勇敢的意大利寶寶身上奪走。他已經贏得了比賽。他理應獲得金牌。”

“感謝上帝,他又站了起來,這個小紅腿斷斷續續地往前走,憑藉着意志力努力跑向終點。當他再一次摔倒時,人們爆發出歎息聲,當他又站起來時,人們又致以歡呼聲。那樣的場景讓人覺得可怕,又讓人覺得陶醉,那是一個人固執的信念與竭力的軀體的抗爭。又一次,在幾百碼之後,他又一次以那種玩命的踉蹌的步伐跑了起來。再一次,他摔倒了,友善的手把他從重重的一摔中救了出來。”

“他離我的位置只有幾碼遠了……”

最後的385碼對Pietri來説真的是太過漫長了,這也是他第一次跑那麼長距離的馬拉松。
Pietri的最後一次摔倒

“他還會再摔倒嗎?不,他雖然搖搖晃晃,但還是衝過了終點線,跌進了工作人員友好的懷抱中。他已經達到了人類耐力的極限。沒有一個最強大的羅馬人能比Pietri在1908的倫敦奧運會上堅持得更久。羅馬人偉大的血統還未滅絕。”柯南道爾如是評價道。

回顧世紀之戰
7月24日的下午,天氣晴朗,空氣温暖而潮濕。在2點到4點的這段時間,氣温從22.2攝氏度一直上升到25.5攝氏度,然後才逐漸回落。一如往屆的奧運馬拉松那樣焦灼。

來自16個國家和地區的55名選手們排成4排。當威爾士王妃從亞歷山德拉女王那裏收到了發令的電報,她立即命令德斯博羅勛爵(Lord Desborough)鳴槍發令。
19號Dorando,位於第一集團的末端

比賽在下午2點33分正式開始。槍聲過後,選手們衝下温莎城堡的山坡。

街道上到處懸掛着大不列顛的國旗,英國的選手們一開始就發飆了。Thomas Jack的第一英里只用了5:01.4。如果他能保持這個配速的話,他的成績差不多就是2:11:44秒。事實證明,出發跑得太快了。要知道,直到1953年,英國人Jim Peters在這條賽道上才打破220的大關。

Jack的第二個英里用了5:11,前5英里耗時27:01。不出所料,他最後沒能完成比賽。Jack退賽之後,剩下的3名英國選手(Jack Price,Fred Lord, Alex Duncan),南非的Charles Hefferon,意大利的Dorando Pietri繼續留在第一集團。

10英里的時候,Price超過了Lord,取得了2秒鐘的優勢,Hefferon則超過了Pietri一個身位。美國人就在1英里之後,領先的是John Hayes和Michael Ryan,他們跑得非常保守。

賽道的半程在瑞斯里普(Ruislip),Price依然領先,他以1:15:13.41跑完半程,超過Lord的Hefferon第二個通過。

在14.5英里處,Price終於因為早先過快的配速而崩潰。Hefferon成為了第一名。在15英里處,Hefferon用時1:28:22,比Fred Lord快了2分鐘,Pietri處於第三,落後Hefferon2分06秒。熱門的奪冠選手,來自加拿大的Tom Longboat位列第四。

Lord因為高温高濕的天氣而停了下來,放棄了比賽。Lord的問題同樣出現在了Longboat身上,他在17英里的地方開始慢走,之後也退賽了。Hefferon一如既往,勇敢向前衝,他以2:02:26通過20英里,領先Pietri 3分52秒。

這時Pietri開始發力了,雖然他沒有聽過《愛拼才會贏》,他選擇在沉默中爆發。
當時的馬拉松比賽最大的特點就是每人配備一個助理裁判(可能是負責計時的)

由John Hayes,Joe Forshaw,Alton Welton組成的美國三人組穩步提高排名。他們很快就發現自己在前五的行列中了。

21英里,還差3分18秒;22英里,還差2分47秒;24英里,只差2分鐘了。Pietri一點點地趕上。在最後1英里的時候,Pietri終於超過了Hefferon。隨後,Hayes也超過了Hefferon。Hayes的狀態很好,而Pietri和Hefferon快要精疲力盡了。
當Pietri從傾斜的馬拉松通道進入體育場,他聽到了上萬人如雷貫耳的叫喊聲,疲勞和脱水讓他變得神志不清,搞錯了前往終點的方向:向右而不是向左轉,在左轉的時候,他摔倒在了鬆軟的煤渣跑道上。

如果他摔倒的地方就是終點的話,Pietri就真的是冠軍了。他之後又摔倒了5次,才終於到達終點線。Pietri確實是第一個通過終點的人,但他不是走上領獎台的冠軍。
奇妙的人生轉折
2012年,意大利Rai 1台製作並播出了一部名為Il Songo Del Maratoneta(The Dream of the Marathon Runner),總共兩集的電視電影,它就是以Pietri的故事為藍本的,描繪了一個偉光正的馬拉松跑者的形象:出生於貧民之家,始終堅持自己的跑步夢想,即使在成為專業運動員後也不忘初心,為理想而奔跑,為窮人而奔跑。(這樣的小夥子就應該入黨呀)

Pietri的首馬是1906年4月2日在羅馬舉辦的奧運預選賽,賽程長42公里,下午1點43起跑。Pietri以2:42:06秒奪冠。所以,之後,他就參加了1906年在雅典舉辦的在奧運史上未得到官方承認的奧運會(the Intercalated Game),但是他因為胃不舒服而中途退出了,這是他第二次參加馬拉松。

第三次的比賽就是1908年倫敦奧運會了。

“當我進入體育場的時候,我的腿和肺部都很疼,我幾乎快撐不住了。”7年之後,Pietri在名為Sport Illustrato的意大利雜誌上回憶道,“我感覺就像有一雙巨大的手握住了我的咽喉,越來越越用力。(摔倒之後)我自顧自的爬起來,又試着往前走幾步。我根部不知道我是不是正跑向終點,還是跑反了方向。他們告訴我,我之後又摔了五六次,我那時就像一個癱瘓的人跌跌撞撞地走向他的輪椅。其他的事情我什麼也記不起來了。我的回憶停留在最後的那次摔倒。”
Pietri的這幾次摔倒中,很多人可能因為發自真心地想幫助這個可憐的意大利小夥而忘記了比賽最重要的公平競爭的原則。

也真是因為這些在場的裁判的幫助,Pietri才被判犯規,被取消了名次。冠軍最後屬於來自美國的Hayes。
在The Olympic Marathon這本書中,介紹1908年奧運會馬拉松的標題是:Pietri Steals the Show as Hayes Captures the Gold,可謂一語中的。

Pietri雖然丟掉了金牌,但他在最後關頭的那種永不言棄的精神讓王室,讓柯南道爾,以及在場的觀眾深深折服,這是真正的馬拉松精神的現代寫照。

第二天,亞歷山德拉女王就位Pietri頒發了一個銀製的獎盃。
女王亞歷山德拉是現任女王的祖母哦(⊙o⊙)
柯南道爾還未沒有路費回家的Pietri發起了一次募捐,總共籌集到了300英鎊!

回家之後,美國人就覺得不開心了,憑什麼自己拿了冠軍還不那麼受待見,沒拿冠軍的反倒出了名。美國的著名作曲家(雖然在1908年還不太出名)為Piertri專門寫了一首歌,歌名就叫做《Dorando》。
於是美國人邀請Pietri和Hayes開展了一次史無前例、驚心動魄的馬拉松SOLO。
在跑道上跑完一個馬拉松,Pietri最後贏了Hayes半圈。

之後,這個馬拉松Solo流行開來,成為美國城裏人最熱衷的體育賽事之一。於是Pietri也漸漸走上了“職業”的道路,日後他還和Tom Longboat過過招,那就是後話了。

2008年,為了紀念Pietri,在他的故鄉,Carpi,當地人為他建了一座雕像,還發行了一張紀念郵票。
這就是Pietri的人生,就像馬拉松那樣,總是充滿了意外。
原來跑馬拉松還能讓你走上人生巔峰!

參考:
1.50 stunning Olympic moments No16: Dorando Pietri's marathon, 1908. Simon Burnton. Sport, The Guardian.
2.David E Martin; Roger Gynn.The Olympic marathon : the history and drama of sport's most challenging event. Champaign, Ill. [u.a.] : Human Kinetics, 2000.
3.John Bryant. 26.2 : the incredible true story of the three men who shaped the London Marathon. New York : John Blake Pub., 2013.
4.Peter Lovesey. Conan Doyle and the Olympics. Journal of Olympic History, Volume 10 December 2001 / January 2002.
5.Clifford Goldfarb. Arthur Conan Doyle and the Dorando Affair. Journal of Olympic History, Vol.20 No.1, 2012.
6.[視頻] Marató dels Jocs Olímpics de Londres 1908


資料來源:愛燃燒
【球迷世界 X Futbol Trend 睇波之夜 — 曼車大戰】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