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他每天跑2.7個全馬 僅用42天橫穿美國 文字

愛燃燒於 29/11/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原文來自:iranshao.com)

他曾是體重200磅的大胖子,跑馬8年,3年前才破三。涉足超馬5年後,他終於找到人生歸宿。

9月12日是皮特·科斯特尼克(Pete Kostelnick,下圖右三)的29歲生日。他為自己慶生的方式,是用一種前無古人的方式挑戰自我:跑步橫穿美國,打破已經塵封長達36年的吉尼斯世界紀錄。
原紀錄是46天8小時36分鐘,由鞋類推銷員弗蘭克·賈尼諾(Frank Gianinno Jr.)創造於1980年,當年他的跑距是4989公里。

皮特打算只用44天跑完,跨越將近3100英里;為此他每天必須跑70英里(112.65公里)。
每天2.77個馬拉松
生日當天上午8時,皮特從舊金山市政廳出發,全天跑步13小時54分鐘,距離125.78公里。
當時在美國跑步論壇Letsrun上,有人驚呼:一天跑這麼多太荒唐了——比普通人一週的跑量還要大。第二天,皮特又加量到127.81公里。
跑量最多的一天,出現在臨近終點紐約的新澤西州。那天他雖然摔了一跤,導致右膝流血、左手掌和臉頰擦傷,但仍跑出140公里,當然於3.3個全馬!
皮特的跑法不是一般的拼:每天凌晨3點半開工,跑滿40英里(64公里)才第一次休息——總共就半小時,包含吃飯、按摩,然後接着跑到完成全天的目標。晚上7點,他在全程跟隨的後援RV(房車)中睡覺。
皮特僅用4天就橫穿加州,沿途12州他計劃最多用時6天(科羅拉多),最短用時1天半(新澤西)。
結果他只用了42天6小時30分鐘,提前四天完成目標,總行程3067英里(4935.72公里),相當於117個馬拉松。
也就是説,他平均每天跑2.77個全馬,一天不停地跑上六個星期!
10月24日週一下午5點半,當皮特抵達紐約市政廳時,迎接他的不僅有和他緊緊相擁的妻子尼基(Nikki),還有剛被他打破的前紀錄保持者賈尼諾等等十多人。他們身上都穿着印有“Forrest Gump is Fiction”(阿甘是虛構的)字樣的綠色T恤。
帶着激動和疲倦,皮特顫聲説出的第一句話是:“我不會再跑回去的!”(I am not going back)然後哈哈大笑。
看到皮特打破自己的紀錄,賈尼諾感慨萬千,説這讓他有一種懷舊的感覺。他稱讚皮特的速度很快:平均每英里9分半,而當年他自己僅為11分多(每公里配速分別為5:54和6:50)——因為經常走路,只是在路上的時間更長,每晚只睡6小時。
賈尼諾橫穿美國的速度貌似不快,但36年來,在超馬高手如雲的美國,有無數名將試圖衝擊他的紀錄,最後卻都敗下陣來。
2008年兩個大名鼎鼎的挑戰失敗者之一,是跑過124場超馬、成功登頂七大洲第一高峰(都是一次過)的Marshall Ulrich;另一位是一年前跑步橫穿撒哈拉大沙漠的Charlie Engle。
今年迄今,又有三人高調宣佈要刷新紀錄,結果有的因傷放棄,還有一個是我們報道過的英國人羅伯特·楊(Robert Young),他被捉到搭車作弊,落得身敗名裂。
不滿三旬的皮特究竟有何能何德,居然能啃下這項堅若磐石的世界紀錄?

從減肥跑者到超馬狂人
和眾多美國跑步大神一樣,皮特也是個業餘發燒友。他的正式職業和跑步風馬牛不相及:金融分析師,在內布拉斯加州林肯市的一家公司上班。
皮特的出生地也是中西部——位於艾奧瓦州中部、人口約1.2萬的Boone鎮。這個家裏5個子女中的老幺兒時痴迷的不是跑步,而是棒球。直到上高中後,他才加入學校越野跑隊,5000米的最好成績十八九分。
大學時代,他仍然保持跑步的習慣——並非為了參賽,而只是想減肥、健身。體重一度達到200磅(90.72公斤)的他,給自己定了一個在當時看來不可能的目標:跑海軍陸戰隊馬拉松。
2008年10月,他順利完成陸戰隊馬,成績相當不錯:3:35:44。
皮特很快又給自己一個新挑戰:波士頓馬拉松達標。在父親和未婚妻的鼓勵下,他在2009年芝加哥馬拉松再次如願以償,將成績提高到3:07:45(如今34歲以下男性的波馬達標線是3:05)。
2010年,皮特終於參加波馬,但發揮一般——3:30:28。2013年5月在居住地舉辦的林肯市國民警衞隊(Lincoln National Guard)馬拉松,他終於以2:56:33首次跑進3小時。
此後兩年在同一賽事,他的馬拉松PB先後縮短至2:53:22和2:41:06。順便説下,他的其他PB是:半馬1:19:26,10公里34:08,5公里16:25。
在人才濟濟的美國業餘跑圈,這些成績不算突出,進步也不算快。皮特難免有些沮喪。
“有一次他告訴我,他對自己的成績不滿意。他對我説:好吧,既然我不能跑更快,那我就要跑更遠。”他母親克萊爾回憶説。
於是,皮特開始嘗試超馬。在這一點上,他和日本“藍領超馬王”關家良一頗為相似——後者也是跑馬5年後進三,因為全馬成績遭遇瓶頸(2小時35分),便選擇以超馬作為主攻方向。順便説下,關家的其他PB和皮特也很接近:5公里16:32,10公里34:47。
2011年,皮特完成第一個百英里:密蘇里州的Ozark Trail百英里耐力跑,成績相當不錯:28小時16分49秒,第18名。這證實了他想法:自己更擅長的不是速度,而是耐力。
2014年,皮特首次參加號稱惡水超馬(Badwater 135)——賽程135英里(217.26公里)的“世界最艱難的徒步比賽”,結果以30小時38分09秒的不俗成績收穫第14名。
第二年再戰,他將時間大幅縮短到23小時27分10秒,一舉奪得冠軍。今年第三次上陣,更是以21:56:26蟬聯冠軍並刷新賽道紀錄。
今年6月,他還完成西部100越野賽,成績是19:55:44,總名次第29,性別名次第26。
精心籌備
母親克萊爾見證了兒子在超馬界的功成名就。“我記得在他創造惡水新紀錄之後,我跟他説:皮特,這麼説現在你已經站上巔峰、再也沒有缺憾了,對吧?”她向Runnersworld網站透露。
問題在於,超馬的追求是沒有止境的。皮特很快又有了新目標,開始惦記上跑步橫穿美國的紀錄。
他父親查理日後回憶:“我曾經和他聊過那個紀錄,但只是在説那是一項驚人成就。我從未想過他會真的去做。”
今年夏初,皮特打電話給父母,告訴他們過去幾個月來,自己一直為衝擊那個紀錄着手籌劃準備。
《紐約時報》描述了皮特下定決心的經過:那天上午,他坐在一個停車場裏,和一個兒時好友一起喝啤酒,突然就作出這輩子最大膽的決定:“我要挑戰那個橫穿大陸紀錄!”
為此他的訓練量十分驚人。啟程前一個月,他跑量超過900英里(1448公里)。平時每天兩練,至少跑30英里(48公里)。週末加碼:星期六50英里,星期天40英里。
他半數以上的跑量是在跑步機上完成的,以減小對腿腳的衝擊。訓練配速在每英里7:30至8:45(每公里4:39至5:26)之間,這是他的舒適節奏。
惡水超馬賽事總監Chris Kostman評價説:“他正好是在合適的時間,衝擊橫穿大陸紀錄的合適的人。他為人謙遜,又擁有天賦和將它派上用場的幹勁和抱負。”
7月中旬在加州跑完惡水超馬後,皮特又在當地盤桓數日,招募自己的後援團隊。其中之一是54歲的運動按摩理療師沃爾芙(Cinder Wolff)。他遊説她加入團隊,幫他跑後恢復、準備三餐和駕駛房車。
沃爾芙答應了,因為她覺得皮特人很好:“他真的是我見過的最謙和、禮貌、善良的年輕人之一。”
此外,他還有一大過人之處:身體的自愈能力異常強大。像他這樣自虐般地過度使用身體,換成別人早就玩完了,可他居然能讓傷痛自生自滅。
例如挑戰紀錄的第一週,皮特的兩個腳踝都腫大,迫使他在第7天休息整整24小時;他還飽受脛骨疼痛和膝關節發炎之苦。“一週前,他的膝蓋腫到平時的兩倍大,兩天後卻自動消失了。這種自愈能力令人驚奇。你很難想明白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沃爾芙感歎。
後援團隊的另兩名成員是Chuck Dale和Dean Hart。他們都是軍人出身,紀律性極強且處變不驚。
第35天清晨,後援車被一輛大卡車撞毀,幸好無人受傷——出事時Dean就在車上。他們絲毫沒有慌亂,很快就找到一個願意把車子借給他們的跑友,然後繼續前行。那天皮特的里程完全不受影響。
見證史詩性壯舉
皮特破紀錄的真實性讓人無可挑剔:他手腕上戴兩個相同的GPS手錶記錄數據,身上還攜帶第三個,以防其中一個出故障。
後援團隊將他所處的位置實時發佈到網站上,歡迎任何人監督、陪跑(唯一條件:不要跑在皮特前面),每天還拍攝視頻,同時沿途收集目擊者的報告和簽字,證實他確實是一路用腳跑來。
《紐約時報》相關報道的作者Nathan DeWall也是個超馬愛好者,去年曾加入皮特的惡水超馬後援團,陪他在酷熱的死谷沙漠跑過40英里。
這次在皮特上路後的第36天上午10點35分,DeWall驅車到俄亥俄州Bowling Green市和他會面。
當時後援車正停在自行車道上,剛跑完當天第一段行程的皮特在上車休息之前,先查看幾個GPS裝備,然後在小白板上記下完成的距離:42.5英里(68.4公里),外加起訖時間。這塊白板除了他誰都不能碰。
上車後,他“狼吞虎嚥下一兩千卡路里,用大勺子喝牛肉湯”,又將蛋白粉沖劑、蛋白塊和巧克力太妃糖吃進肚子裏,彷彿在把煤塊鏟進火紅的鍋爐;沒多久,當天的第二跑已經準備就緒。
兩人邊跑邊聊。皮特説:“你能過來太好了!今天是我整個旅途中最低落的一天,有你在,我可以好好放鬆,悠着點。”
他説自己將每一天看作獨立的一集,這天是第36集;再把一天的里程分成四段:20-20-20-10英里。他保持穩定的節奏,以便儘可能多地休息;“每天我爭取做到讓雙腳離地11小時。我不是很容易睡着的人,大多數夜晚只睡6小時。”
2007年橫穿撒哈拉沙漠的Charlie Engle告訴DeWall:“要挑戰這樣一個紀錄,有一支過硬的後援團隊是最重要的方面。想想他們的後援車遭遇的那起大事故吧,碰上如此飛來橫禍,誰都可能大驚小怪:天塌下來了!極少有人能面對那樣的逆境,卻只把它當作一個路上的小坎坷。”
上圖為破紀錄挑戰最後一天早晨的皮特
皮特之所以能夠打破紀錄,還有一點也很重要:一個能理解他的老闆。站在紐約市政廳的台階上發表成功感言時,他沒忘記感謝自己所在公司National Research Corp.的經理給自己准假這麼長時間:“我老闆真的很支持。”
當然,最支持他的莫過於妻子尼基。雖然已經有六個多星期沒見面,她在終點和丈夫重逢後,只是短暫擁抱數秒鐘,隨後就悄悄閃到一邊,讓他接受媒體提問和拍照(看到他右膝的傷口了吧?)。皮特在路上奔跑期間,她獨自操持置換新家和搬家事宜,他們的結婚四週年紀念日10月6日也是一個人過。
皮特透露,他補償妻子和慶祝打破紀錄的方式,是第二天會陪她漫步紐約的某個公園。
對於一個剛跑完將近5000公里、打破36年堅挺紀錄的壯士來説,他要的實在不多:“一杯啤酒和我老婆,這就是我現在需要的一切。”


資料來源:愛燃燒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 黃尚
    黃尚 於 29/11/2016 評論 NO. 1

    太強了

快捷鍵:←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