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他一年跑遍六大馬拉松 平均成績2:31 文字

愛燃燒於 17/11/2016 發表 收藏文章
(原文來自:iranshao.com)

這位美國業餘大神馬拉松PB 2:17,他曾經一天跑兩場全馬,分獲冠軍和第10名!

幾乎每一個馬拉松跑者的心中,都藏着一個WMM夢想。

這輩子至少要完成一個大滿貫賽事!這屬於“經濟型”的心願。
“豪華型”則更進一步:在有生之年,要把“六大”打通關。中國已有數十位“成功人士”達成這一目標,例如我們報道過的主播跑者於嘉。
再往上的“超豪華型”,自然是一年之內跑遍“六大”。11月6日紐約馬拉松——年內最後一場WMM賽事,就被這類“一年六星族”當作在2016年搞掂WMM的收官之戰。
極限的召喚
剛滿40歲的美國人迪恩·貝爾(Dean Bell,下圖)正是其中的一員。這位四大會計師事務所KPMG(畢馬威)的合夥人賽前一週還在阿姆斯特丹公幹,週末匆匆飛回紐約,參加今年他的第六場馬拉松。
類似的“追星族”還有42歲的品酒師克羅寧(Brian Cronin),以及來自意大利、西班牙、中國和丹麥的眾多跑者。據《紐約時報》報道,這一羣體多達1200人。
按紐馬官網的數字,今年紐馬賽後,約有70人將晉升“六星完賽者”(Six Star Finisher)。
在這幫“功德圓滿者”中,最牛的一位莫過於來自美國弗吉尼亞州的42歲大鬍子邁克爾`沃典(Michael Wardian),他不僅有錢有閒,而且擁有驚人實力。下圖為沃典和奧運鐵三冠軍、紐約首馬2:41的格温·約根森(Gwen Jorgensen)
此次紐馬沃典以2:33:18完賽,獲得第45名。對他來説,這已經算慢的——紐約賽道的確不好跑。這一年六場WMM下來,他的平均成績達到2小時31分09秒:
2月28日 東京 2:28:14;
4月18日 波士頓 2:31:39;
4月24日 倫敦 2:37:37;
9月25日 柏林 2:28:19;
10月9日 芝加哥 2:32:02;
11月6日 紐約 2:33:18。
此前跨年的速度紀錄是2小時46分,由日本的福田泰(Fukuda Yutaka)創造於2013至2014年;同一自然年的紀錄,則是英國人巴斯(Andrew Bass)2013年創造的3小時06分(注:東京馬拉松2013年才加盟WMM)。
不過,WMM終生紀錄可能讓沃典難以企及。它的保持者是意大利人Hermann Achmuller;2006至2015年間,他“六大”的平均成績是2:22:05,其中的2012年柏馬跑出2:18:56。
今年是沃典第二次跑紐馬。上一次是1997年,他的人生第三場馬拉松;那次的成績反而不如這次快:2:45:44。
紐馬前一個週末,沃典剛跑過華盛頓特區的海軍陸戰隊馬拉松,完賽時間2:34:29。紐馬是今年他的第40場比賽,其中全馬9場,超馬10場——包括Vibram香港百公里,以及幾場百英里。
今年6月,他在完成聖迭戈百英里越野的第二天,又背靠背參加聖迭戈搖滾半馬,兩者的成績分別為21:33:54(總名次第四,首位無後援完賽者)和1:18:28(總名次第72,而且做到前慢後快)。
這是他在聖迭戈半馬賽後,與女子冠、亞軍的合影。是不是有點面熟?她們正是美國奧運馬拉松女將Shalane Flanagan和Amy Cragg(左),用那場半馬為里約大賽熱身。
“對這位如此密集參賽的超級跑者來説,完成六大就像普通跑者就近跑一場5公里。”《紐約時報》形容道。
該報總結説,以沃典和貝爾為代表的這一羣體有一些共同特質,其核心是對極致的追求:
  • 他們用電子表格(沃典)或履歷(貝爾)形式記錄自己參加過的比賽。
  • 他們一天兩練:清晨4點45分起床,在家所在的市郊晨跑(沃典在弗吉尼亞州阿靈頓,貝爾在康涅狄格州格林尼治);午休時間只要能夠,就在市內工作地點再跑一次。
  • 他們都是四十出頭,能夠兼顧跑步和家人——他們都有妻子和兩個幼子。
  • 兩人都聲稱,自己並不像別人覺得的那樣異乎尋常。
貝爾説:“當然,我知道一切跑步都是某種程度的瘋狂,但我基本是一個普通人,況且更加不良的嗜好還有的是。”
沃典也表示,他的生活方式很普通,只是每兩個週末左右,點綴以一場馬拉松或百英里:
引用“我認為自己很正常。有些人會説未必,但我有一個家庭,一份全職工作,我帶孩子去參加童子軍夏令營、練足球,我是一家公民組織的成員——正常人做的一切我都做,但與此同時,我不覺得我們有必要受限於別人認為的正常行為。我只是對確立自己的極限、然後再打破它抱有一種極大的興趣。”
像他們這樣跑法,行程安排肯定很緊張:9月底到11月初,連跑柏林、芝加哥和紐約三場馬拉松,而且速度都很快。沃典經常在完賽後馬不停蹄地跑回下榻處,然後拖着行李箱直接上機場,參賽衣服都無暇換下。
貝爾跑齡只有5年出頭,他用一年時間規劃“六大”的行程,但沒有改變自己的訓練。自從2011年開始跑步以來,他迄今已跑過20場馬拉松,“六大”的成績多在3:10到3:15之間,除了運氣不好(腰部疼痛)的柏林之外。
對他來説,這是一種不斷上推個人極限的召喚:“剛開始你會想:我要跑一場馬拉松。跑完後變成:我要跑進某條時間線,以便波馬達標。然後又想跑遍大滿貫。隨着我們進入人生的這一階段,我們開始缺少競爭。我們是在和時鐘賽跑,而這正是你可能找到的最大對手:你自己。”
業餘大神
1974年4月出生的沃典沒有專業田徑背景,跑步實力卻十分強悍:
5000米14分55秒;
1萬米30分21秒;
半馬1:06:28;
全馬2:17:49;
50公里 2:54:06。
1996年,22歲的他在大學畢業後完成第一場馬拉松,目的也是波馬達標。很快他覺得全馬還不夠過癮,於是升級到參加50英里(80公里)比賽。
在他決定提高速度之後,他的成績連續達到2004、2008和2012年三屆美國奧運會選拔賽的報名門檻。
2008年選拔賽在紐約時報廣場舉行,前10公里他領跑各路高手的畫面成為比賽一景。不過,現在的他更專注於跑得多、跑得遠。
沃典從小學四五年級就開始打長曲棍球(lacrosse),一直打到大學三年級(密西根州立大學)。後來他才喜歡上跑步,因為它“超便宜,很簡便,而且健身效果非常好”。
他和妻子詹妮弗結識於大學派對。結婚生子之後,因為太太上午要去做有氧健身操,他留在家中一邊帶孩子,一邊跑跑步機。
沃典現在的周跑量達到160至192公里。一次被問及如何在全職工作和當奶爸之餘騰出時間跑步時,他回答説:
“我認為,你能做的永遠比你想象的更多;你必須探索自己的極限。我就試着這樣生活。我5點左右或更早起床,通常在跑步機上跑,好幫忙照看孩子;然後跑步或騎車上班;午休時間也跑,下班再跑步或騎車回家。”
2006年,沃典曾在45天內參加5場全馬,贏得其中的4場;第二年他在9周內7戰3勝。
2008年他總共參賽53場,包括在華盛頓特區和田納西州諾克斯維爾市的背靠背全馬,他先後奪得冠軍和季軍。同年他還奪得百英里全國錦標賽冠軍。
2008至2010年,他蟬聯三屆美國50公里超馬錦標賽冠軍,並連續三年被美國田聯“年度超馬跑者”。2010年他在直布羅陀百公里世錦賽中獲得季軍,被國際超跑協會評為年度超馬跑者(IAU Ultra Runner of the Year 2010)。
2011年沃典37歲時,在明尼蘇達州祖母馬拉松創下2:17:49的PB,藉此入圍美國奧運選拔賽。
這一年他還贏得舊金山馬拉松冠軍,迪斯尼馬拉松亞軍,邁阿密馬拉松和惡水超馬第三名,並打破cosplay超級英雄(蜘蛛俠)跑馬拉松的吉尼斯世界紀錄。
他最令人咋舌的背靠背,是一天兩場全馬,而且成績優異:2013年11月17日,他先在聖安東尼奧搖滾馬拉松以2:31:19奪冠,旋即轉戰拉斯韋加斯搖滾馬拉松,以2:57:56獲得第10名。
和日本公務員跑者川內優輝一樣,沃典也經常要面對“質與量”的疑問。2009年4月他曾如此回答:
引用“很多人都説,如果你每年只跑一兩場比賽、全力備戰的話,説不定能跑出2:12或2:14。我認為相反的論點是:你可能因此受傷,到頭來一場比賽也跑不了。外面有這麼多機會,我就是喜歡站在起跑線上……
“我希望人們看到我時會説:哇,如果這哥們一年能跑13場馬拉松,而且跑得挺好,也許我也可以跑一場。我覺得這會讓很多人有所觸動,比如他們會想:人家他也有一份真正的工作呀,他不是專業運動員。”

跑神的日常

上個月沃典慶祝和太太結婚12週年的方式,是在大峽谷完成來回兩個穿越,總距離48英里(77.2公里)。他太太對此沒有意見。
不過,老婆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她定下規矩:在孩子們18歲之前,不許我爬珠峰。”
儘管沃典對跑量和速度都胃口驚人,而且有過人天賦,身高1米83、體重66公斤的他20年瘋跑下來,卻基本無傷無痛。
唯一的例外是2012年8月,他的骨盆一連發生5處應力骨折,又連得五次疝氣,只得停跑兩個月。他將那次傷病歸咎於小兒子罹患癲癇症,導致他和妻子只能斷斷續續地睡,每次不到半小時。
“通常我一天睡四小時,而且人好好的。”他透露説。
沃典到世界各地參賽時,都會帶上老婆孩子。兩個男孩迄今已到過四個大陸的14個國家,在阿爾卑斯山腳下或澳洲內陸荒漠邊緣,等候爸爸跑完百英里。
他的護照被《Competitor》網站形容為“像一本翻爛的電話號碼簿”,去年秋季剛剛正式增擴24頁。
在飲食上,沃典和很多超馬跑者相似。大學時代一次吃快餐導致沙門氏菌中毒之後,他就不再碰雞肉,後來成為純素食者,動物產品只吃蛋白和蜂蜜。
一次赴日本參賽時,因為看到有些跑友自帶電飯鍋煮賽前餐,他從此早餐改吃白米飯和蜂蜜,晚飯前會到日本料理店吃些黃瓜鱷梨壽司;酒類他“每一年半隻喝兩次”。
沃典的職業是國際船運代理,為援助糧食安排海上運輸。他的一些比賽對手就來自受援國,例如他在一次晚宴中認識的肯尼亞馬拉松名將特加特(Paul Tergat)。後者在席間透露,自己從小接受援助物資,並由此改變了人生。
2009年遭索馬里海盜劫持(後被美國海軍陸戰隊神槍手解救)的“馬士基阿拉巴馬”號貨輪,正是沃典租用的。他在跑完為期一週的撒哈拉馬拉松(Marathon Des Sables,比賽地沒有手機信號)之後,才得知這一消息。
據他估算,自己“六大”跑下來的總花銷達到近萬美元,好在他有多家品牌贊助——Hoka One One,Vitargo,Nathan,Compressport,Injinji,Julbo和UVU,還有無數飛行里程積分可以減輕負擔,儘管自己也要耗費不少資源。
紐馬後的週末,沃典又有一場比賽:拉斯韋加斯搖滾馬拉松。他將衝擊cosplay“貓王”埃爾維斯的速度紀錄2:42:52。
他的下一個計劃,是明年1月迎接世界馬拉松挑戰(WMC):七天七大洲,跑七個馬拉松——分別在南極洲聯合冰川,南美洲智利的Punta Arenas,北美洲邁阿密,歐洲馬德里,非洲馬拉喀什,亞洲迪拜和澳洲悉尼。
沃典給其他跑者的建議是:想一個超酷、異想天開的目標或夢想,然後全力以赴。(Think about one super cool, outrageous goal/dream and then go for it.)


資料來源:愛燃燒

留言

會員
我要評論
請按此登錄後留言。未成為會員? 立即註冊
快捷鍵:←
快捷鍵:→